昨天清晨7点,第23届上海国际马拉松赛在外滩金牛广场起跑。濛濛细雨中,来自85个国家和地区的3万8千名跑者,参加这场盛大的“城市派对”,其中外籍选手超过6000人。 最终,埃塞俄比亚选手图拉和梅里希,分获男女冠军;来自贵州的管油胜和来自上海体育学院的李芷萱则领跑本土选手。其中,梅里希以2小时20分37秒的成绩将上马女子组赛会纪录提高了一分多,李芷萱的2小时30分20秒也创造了中国女选手在上马的最好成绩。请听五星体育广播记者张亦莹发回的报道:

  (除了来自上海体育学院的李芷萱,今年的各组别第一名,都是首次参加上马。年仅21岁的埃塞俄比亚新秀图拉,对上海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图拉:上马还是比较容易跑的,赛道氛围也很好,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能用这样的方式认识上海,我觉得很棒!]

  来自贵州的中国男选手第一名、问鼎过北马厦马等金标赛事的职业选手管油胜,更是不吝溢美之辞:

  [管油胜:整个没有下大雨,风也很小,这也是取得好成绩的一个因素吧。整个服务啊,赛道,尤其是赛道,非常非常平整,观众也非常多,基本上一路都是观众,气氛好,跑起来就非常兴奋。可能,以后的每一届都会参加!])

  722个,这是昨天“上马”组委会公布的跑进3小时大关的参赛选手人数。人数之多,在全国所有大型马拉松赛事创下一个新纪录。据了解,每年“上马”至少有超过500名选手跑进“300”,也就是3小时,其中大部分都是业余跑者。上马为何盛产精英跑者?业内分析,一方面是天气帮忙,温度、湿度都比较有利于选手创造佳绩;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赛道更容易跑了。据了解,世界大满贯之一的柏林马拉松,被认为“为纪录而生”,其屡创佳绩的原因在于赛道平坦笔直。“上马”一直在想办法,借鉴“柏马”的长处。引入专属六大满贯的BLUELINE,中文通俗译名是“蓝色最短距离跑进线”。“上马”每年对赛道进行微调,希望优化赛事路线、提升跑友的参赛体验。今年,组委会把龙腾大桥赛段及多处折返弯道改为直道往返,不仅减轻跑者后半程多处折返的压力,更有助于他们挑战自我,刷新个人最好成绩。

  今年“上马”的强大阵容也引人关注。世界纪录保持者、“马拉松之王”基普乔格作为发枪嘉宾现身;前世界纪录保持者、肯尼亚名将基梅托,也作为特邀选手参赛;多位打破过“220”大关的女子选手和打破“205”大关的男子选手,都站到了上马起跑线上。这证明世界对中国马拉松市场的越发重视,也是马拉松顶尖高手们对“上马”的认可。虽然基梅托最终的完赛成绩没有达到预期,但他将自己的复出首战和“中国首马”都献给了“上马”,足以证明“上马”如今在世界马拉松版图上,已具有一席之地。在马拉松的浪潮席卷中国之前,这些伟大跑者们的名字并不被太多人所熟知,如今却俨然已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图腾。在这样的时刻,无论是否热爱跑步,都能明白为什么如此多人为之狂热。

  昨天,组委会芯片计时数据显示,今年比赛完成率为96%——这是上马给出的又一个惊喜。三年前,1万5千人参加上马全马项目,完赛率约89.4%。去年完赛率达94%。如今参与全马的人数更多——今年为2万5千人,但完赛率只增不减,表明选手的专业程度、参赛态度都在提升。顺应跑者的专业化趋势,赛前,官方训练营在北京、上海同时开营,为期六周的马拉松训练课程,通过赛前强化,帮助更多人跑出更好成绩。本届上马还吸引了很多特殊的集体,轮椅跑者、视障跑者,都在陪跑志愿者的帮助下感受了一年一度的欢乐氛围。请听东广记者代灵、实习生黄于悦发来的报道:

  ([陆:你配速多少?(7多一点。)虞涛:让他伴跑吧。陆:你伴跑,你在我们后面好吗?虞:知道伴跑吧?你始终跑在我的右后方。]

  比赛前,视障跑手虞涛和陪跑员陆晓燕再次确认了陪跑团队的分工,言语间的默契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建立。虞涛说,这是因为他跟上海蓝睛灵体育志愿服务中心的志愿者们,每周末都有陪跑约会。热身、休息、喝水,陪跑员的照顾无微不至。在遇见蓝睛灵之前,他的生活似乎与奔跑绝缘,但如今他已经第三次站在了上海国际马拉松的跑道上。

  [最早的时候,蓝睛灵的活动就是在世纪公园,我家正好在它附近,我感觉特别新鲜,所以我抱着尝试的心态去参加的。豁然开朗,生活的空间被打开了,生活再也不会那么单调乏味。]

  这届马拉松,蓝睛灵共有18组视障陪跑阵型参加,其中包括4组全马、11组十公里。和往年一样,参加上马的蓝睛灵全都顺利完赛。上海蓝睛灵体育志愿服务中心创始人陆向东说,回想四年前,他和妻子想做视障陪跑员,上网查询时几乎找不到相关信息,这才自己组织了体育志愿服务活动,就连陪跑训练手册都是自己编写。如今,蓝睛灵已经举办了超过250场活动,直接参与人次超过1.3万。最让他们高兴的变化是,与以往单独申报参赛名额不同,今年上马组委会特别在官网开通了残疾人报名通道,这意味着国内的无障碍运动又前进了一步。

  [体育运动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比比赛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建立的这种联系,特别是残障者和非残障者,给视障者,还有包括其他残障者也有这样的机会,更好地融入主流社会。])

  从不断优化的赛道到愈发细致的服务,上马前行的脚步依然坚实,对于业余跑者而言,多数时候,传奇离得很远,他们所代表的是那一长串无法企及的数字,以及数字背后惊人的天赋与努力;但在某些时刻,传奇却又离得很近,他们与平凡的大多数奔跑在同一条赛道,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或许,这就是马拉松最迷人的魅力。

  以上是今天的东广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