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徐根宝到足球不发达的山西执教。1980年全运会,这支球队在他的带领下挺进前八,还差点进半决赛。后来,徐根宝又去了火车头队和云南队执教。直到1983年,徐根宝和戚务生一同辅佐名宿曾雪麟执教国家队。

  1984年,当时的国家体委制定了一个硬性规定:没有大学文凭的,不能在国家队执教。考虑到教练组的现实困难,有关部门同意在徐根宝和戚务生之间留下一人继续执教,剩下一个则必须去上学读书。

  图说:回到母校北体大,徐根宝一眼就认出了自己35年前的宿舍,“一楼的第二间,就是这里!”

  当时球队征求意见,戚务生说,都一把年纪了,还学什么?问到徐根宝这里,他二话没说,上学。“其实,在执教过程中,我感到很多技战术的要领,如果能够用巧妙的方式整合,一些复杂的东西如换一种思路,可能就迎刃而解了。所以有必要学习。再说国家又支持,我为什么不学?”

  1984年,徐根宝被北体大教练员大专班录取,和郎效农等是同学。 “在北体大两年的校园生活令人难忘。我和郎效农一个房间,我们俩就是一面读书,一面啃方便面,真正体会到寒窗苦读的滋味。我时刻告诫自己,吃得苦中苦,将来才有获得成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