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国足球改革发展要遵循足球发展规律——专访新任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

  中国足球协会第十一届会员大会8月22日推选陈戌源担任中国足协主席。这位中国足球的新掌门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对如何落实《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及体制机制改革、职业联盟、职业联赛、归化球员、国足备战2022年世界杯、体教融合、女足振兴和青训等中国足球的热点话题一一作答,表示要“做正确的事,走正确的路”,专业务实,找到振兴中国足球的根本之道。陈戌源在接受新华社视频专访时,多次强调“要尊重足球发展规律”,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8月22日,陈戌源当选后上台致意。 新华社 图8月22日,陈戌源当选后上台致意。 新华社 图

  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以下简称“记”):祝贺您当选新一届中国足协主席。您担任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期间,做了大量调研。根据调研,您认为新一届中国足协在机构、机制、体制方面应该做哪些改革?足改方案中提到中国足协改革要遵循“政社分开、权责分明、依法自治”原则,但有些人认为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您如何推进落实?更直接地说,中国足协在改革中如何“去行政化”?

  陈戌源(以下简称“陈”):中国足协最大的问题就是要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问题。我觉得改革应该聚焦在以下三个主要方面:第一是要建立一套符合市场化、符合规律的运行体制和机制。这个体制很重要,尽管现在我们已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了,但是一些行政化趋向和思维方式仍然根深蒂固。足协过去设置28个部门肯定有其道理,但放在今天,我觉得应该调整。这个调整是要更加适应“政社分开、权责分明、依法自治”12字方针的要求,更加依法自治,更加能把一件事情的责任、权利交代清楚。你不能一个事情交由几个部门去办,谁也不负责任,那肯定是不行的。中国足协人人都是改革参与者,改革必然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利益,我们要教育说服中国足协的每个工作人员,要大家都从中国足球发展的大局上认识这个改革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第二,中国足协在改革中需要蹚出一条适合中国足球发展的道路,找到中国足球的发展规律。我觉得,这个规律要符合国际现代足球发展的整体方向和潮流。我们要很好地吸收引进,同时必须要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比如我们目前的联赛体制,有合理的部分,也有不合理的部分,整个联赛的体制要调整。你需要根据整个联赛的规律去做出改变。比如说青少年足球发展,它的成长规律是什么,我们该怎么按照这个发展规律,每年扎扎实实去布局、去加强,都需要思考调研。所以,探索中国足球发展的规律,按照规律来办事,我觉得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根本之道,这方面要做很多工作。

  第三个需要改革的,就是我们中国足协。我们的管理理念、管理方法、管理内容要有一个很好的改变,使中国足协更好地服务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认为足协是“足”和“鞋”的问题,鞋好不好只有足知道;足要更好地发挥作用,鞋一定要好。足协自身强大,自身做正确的事,走正确的路,我觉得任何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如果我们自身建设都做不好,那我觉得中国足球要发展就会非常困难。

  我们足协必须实实在在地工作,满足人民群众对足球的期望。我们在整个工作的导向,包括目标导向、结果导向、问题导向上都要进一步强化,让人民群众能看到,中国足球每年都有进步。

  对于落实足协改革“政社分开、权责分明、依法自治”的12字方针,我觉得关键是足协自身的依法自治,应该要有更多的自主权,更多的自理权,更多的自律权。必须是依法自治,在依法上一定要下功夫,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按照依法自治,足协必须建立一整套规矩、规则,这些规矩规则是符合中国足球发展要求的,是符合世界足球发展规律的。这个非常重要。

  从足协自身角度来讲,要敢于担当。你只有敢于担当,才能真正做到依法自治。足协发展的一些重大问题,不能靠别人来给你指条路。你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专业部门,你应该更多按照你对足球发展的认识做出决策。我觉得要敢于担当,只有敢于担当才能把这12字方针真正落到实处。我觉得,在体制机制、依法治理、依法自律和敢于担当方面,足协应该更加有所作为。

  我觉得中国足协既要向中国体育的主管部门国家体育总局负责,更要为中国足球的发展负责。判断足球搞得好不好,人民群众是阅卷人,人民群众对足球的美好愿望是判断我们足球工作好不好的根本标准。要把这个理念树立起来,足协所有的体制机制、工作方式、运作内容都应该按照这个要求建立起来,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

  记:“足改方案”里提到一条具体改革措施,拖了四年,至今尚未启动,即成立职业理事会,现在也叫职业联盟,社会呼声比较高。在这方面,您有何考虑?

  陈:我到足协以后,把组建职业联盟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我们目前已经成立了筹备工作小组,目标是在今年10月份把职业联盟组建起来。明年中超联赛就由职业联盟为主来进行运营管理。我个人认为,足协和联盟是合作伙伴关系。职业联盟按照职业联盟的规则去运行。足协以后扮演好两个角色:第一,按照法规规则监管;第二个是要服务好联盟,让联盟分管的职业联赛有一个更加健康的可持续发展。

  我到足协以后深深感受到,我们的中超中甲中乙各级联赛,实际上是面临很大危机。我在上海上港俱乐部时就感受到,上港俱乐部要打造百年俱乐部的话,靠现在这个运作模式是远远达不到的。我到足协之后这种感受更加强烈和深刻。大家也知道我们的联赛这么多俱乐部投资,但市场回报是很少的。一个俱乐部如果做不到在经济上独立可持续发展,你要保持这个俱乐部长期发展是很困难的。这个问题在中甲中乙可能反映得更多一点,有很多俱乐部欠薪,已经有部分投资人发声要退出联赛。

  联赛是中国足球发展很重要的基石。没有一个好的联赛,就谈不上一个好的青训;没有一个好的联赛,就谈不上各级国家队的建设和发展。所以联赛很重要。联赛要发展,组建职业联盟是一个发展方向。要按照市场化的原则,让各级联赛更加具有自我发展空间。要相信职业联盟组建以后,他们有能力按照足协的规则去把它运行好。我相信中超联盟的组建会起到很好的效果,相信职业联赛会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

  记:按照“足改方案”,中国足协与职业联盟都是一级法人社团,互派代表,实际上是并列关系。如果将来足协和联盟在理念或利益上发生冲突,这在国际上也有先例,您该如何处理?

  陈:我个人把中国足协和联盟定位为伙伴关系。伙伴关系当然可能会有冲突,但我觉得这种冲突主要不是反映在理念上。如反映在理念上,那说明足协有问题。我觉得整个联盟组建以后,我们有一套联盟的方案,按照规则去做,不应该有大的问题。只有不按照规则去做,才会犯很多错误。既然规则定下来了,那么就按照规则去做。

  记:比如说,如果国家队集训与俱乐部参加联赛发生冲突,那谁该让步?

  陈:我们在方案中很明确,联盟必须支持国家队的建设。国家队要参加国际比赛或者参加重大活动,俱乐部在人员上要全力服从支持。以后我们的规矩也会很清楚,国家队不会去参加俱乐部的联赛。这不会发生。所以,我觉得我们把方案定准确了,把各自的权利义务交代清楚了,足协和联盟本质上不会有冲突。如果有冲突了,那说明这个规则一开始就没定好。

  足协应该更多地去支持把联赛做好,因为把联赛做好,我觉得这是足协对中国足球的最大贡献之一。我相信在根本利益上足协和联盟目标是完全一致的。

  记:在本届足协换届会员大会上,我们看到副主席人数有所减少,执委有所增加,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陈:这次换届大会在人选上、在结构上都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在结构上主要更加体现广泛性、专业性和权威性。足协领导层目前是一个主席和三个副主席。这三个副主席都有专业背景。杜兆才同志在竞赛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担任中国足协的党委书记。他在竞赛和行政管理方面的经验,应该会对中国足球很有帮助。高洪波和孙雯都是专业运动员出身,他们对足球的感悟应该说比我更深刻,更加有切肤之感。

  本届足协在执委会成员构成方面也更加体现了广泛性和权威性,人数从上一届21人扩大到35人,吸收了中国足球方方面面的权威代表。我觉得中国足球实际上是需要社会各界齐心协力来推动的。有了广泛性和专业性,就能对足协的正确决策起到很好的专业帮助。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这一届足协换届以后,我觉得在人员结构上和布局上,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希望这个变化能够帮助中国足协更专业、更准确地开展工作。

  记:中国足协从程序上已经完成了(与体育总局)脱钩,您作为新一届足协主席,将来如何处理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的关系?

  陈:我觉得有两个基本点。第一,中国足协的依法自治能力要进一步提升。如果没有这一能力的提升,在去行政化以后,你就不能够完全做到依法自治。没自治能力,就会耽搁中国足球发展。所以,提升中国足协的自治能力很重要。体育总局对足球很关心和支持,也希望看到你具备很强的自治能力。如果你达到这个目标了,体育总局何乐而不为?这个是重要的前提和基础。

  第二是在提高足协自治能力的同时,我们与体育总局在整个足球发展战略上要保持高度一致。在足球的重大事项、重大决策上,应该充分与体育总局沟通,听取体育总局在国家体育战略方面的意见和建议。

  我觉得如能把这两者处理好,我们就能够在更大的空间上把足协的作用发挥好,也能够把振兴中国足球的国家意志在中国足协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