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投诉>“黑职介”发虚假招聘信息 教你四招识破

“黑职介”发虚假招聘信息 教你四招识破

A-A+2014年9月20日10:36劳动报网评论

  本想着到上海的第一份工作能成为光鲜亮丽的高铁乘务员,不想交了200元报名费后才发现应聘的职位其实是保洁工,而在等待面试的过程中还被告知要想面试成功另要交300元,感觉被一骗再骗的彭小姐愤然向本报投诉。

  职工投诉

  报名费收据不盖章

  彭小姐长得小巧玲珑,24岁的她早早地成了家,有了孩子。初到上海,怀着美好的职业愿景,她通过网站找到了一家名为上海市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的职介机构。

  “我看到网上贴的信息是洪大劳务公司(上海市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专门招高铁的乘服人员,招聘信息上说是做一休一,月薪4000-6000元,我挺向往这份职业的,就加了招聘信息上留下的QQ号。”彭小姐告诉记者,高铁乘务员工作体面,收入也不低,所以看到招聘启事,便进一步了解信息。之后,彭小姐一直通过QQ向洪大劳务公司的唐小姐打听工作情况。“她告诉我说就是高铁上引导乘客上下车,推餐车的服务人员,我想这不就是乘务员的活嘛,所以就约了一个周六去公司面试。”

  彭小姐回忆,初到那家劳务公司,感觉不是很好,周围全是类似的职业介绍所。她也是看上海市生产力研究中心这个名字听上去比较正规,所以在诸多公司中挑了这家,但公司一会叫洪大,一会又叫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到底怎么回事她也一头雾水。面试时,接待她的是一位董先生,简单介绍了情况,就让她交200元钱报名费。“我想如果真能做高铁乘务员,交200元也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当场就给钱了,然后他们就开给我一张收据。”彭小姐拿出一张黄色的收据递给记者,在内容栏里,填写着“高铁报名费,包上岗一概不退”的字样,落款处没有任何公章。对于这一次见面,彭小姐形容“感觉疑点重重”。“说是面试,实际上就看了一眼,估计是看形象符合不符合标准;收据没盖章我也没太上心,但是接待我的人介绍说如果上岗的话,工资3000元,做得好再提到4000元,这和我以前了解到的乘务员的工资有点出入;另外,他们让我回去等面试通知,我问去哪面试,面试什么,他们都说这个不用我管;我再问什么时候有消息时,他们的回答是等报名的人达到数量了一起面试,但是要招一两百人,现在报名的只有五六个……”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彭小姐隐隐觉得这事情不太靠谱,于是面试当天回去就上网去查询信息核实。

  “乘务”“乘服”偷换概念

  不查不知道,查询后才发现问题很严重。“我到网上查询招聘高铁乘务员的内容,结果发现高铁根本不通过职介招人,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还有洪大劳务公司的地址也和我之前去的地方不一样。”更让彭小姐觉得无法接受的是,她发现公司招聘信息里所称的乘服人员根本不是通常人们理解的高铁列车小姐,乘服人员和乘务人员完全是两码事。“乘务人员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列车小姐,乘服人员是负责列车保洁的,他们跟我说的什么引导乘客、推餐车,那都是乘务员做的事,但实际他们是招乘服人员,我没干过这行,根本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区别。”彭小姐认为,无论是在招聘启事中,还是在面试过程中,职介公司对招聘职位的描述都是在有意混淆概念,误导我们应聘者。

  满怀愤懑的彭小姐立即用QQ质问之前联系的唐小姐。“我问她这个职位是不是正式工,她回答我说合同工,我也不知道这个合同工到底是什么性质,反正她就一直在跟我强调待遇都是一样的。我继续追问她有没有可能转成正式工,她说干满一年,做得好的话通过考试就行,而且还要给钱,其实这根本是两种工种,怎么可能干得好就给你转?说到钱我就问她为什么给了200元还要再给300元,她就说200元是通关系的费用,300元是劳务费,我不知道后面是不是还会生出各式各样的费用来。”彭小姐称,她在QQ中也同样问了到底是做乘务员还是保洁员的问题,对方只是一再重申“是负责引导乘客上下车,推餐车”来搪塞她,实际上就是不想把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挑明了。“我还追问了合同到底和谁签,她说是‘华铁’,我问‘华铁’是什么地方,她说是华东铁路局。”这下彻底把彭小姐惹毛了,因为她通过网上查询根本没有华东铁路局。

  劳务费还要再交300元

  本以为是乘务员,没想到实际做的却是保洁工;一再许诺和铁路局签合同结果根本没有这家铁路局;自觉被骗得头头转的彭小姐还花了200元报名费买了一次见面的机会和没有任何盖章的收据,不仅如此,后面还要交300元劳务费以及还可能由此产生的培训费等,越想越不服气的彭小姐又一次来到了这家劳务公司。

  “我去和他们公司的经理交涉,戳穿了他们的骗局,要求他们还我钱,结果他们比我还横,说事先都写明的,一概不退还,还说我这个工作试用期的时候是乘服员没错,试用期过后表现好就会转成乘务员。公司从来没有骗过我,是我自己放弃机会。”彭小姐觉得经理的解释很荒唐,但要用强硬的态度要回她的200元报名费,心里也多少有些害怕。“他们经理就好像威胁我一样,说随便我往哪告,有本事就试着去告告看,所以我也有点担心。”正因为此,彭小姐走进了本报的信访室,希望用自己的经历告诫大家不要被这些“花腔”给耍了。

  记者调查

  铁路部门:乘务员由路局直接招聘

  究竟乘务员和乘服员有哪些区别呢?记者通过铁路部门了解到,彭小姐在网上查询的信息没错,乘务员就是通常大家说的“高姐”“铁姐”,属于客运段管理。乘务员的招聘都是通过铁路局统一招聘,不经过任何职业介绍的中介机构;乘服员说白了就是列车保洁,火车站保洁都是通过项目外包的方式由第三方承包。乘服员的协议一般也都是跟劳务公司签,然后再派遣到第三方公司,由于保洁工作技术含量不是很高,人员需求也大,所以可能会通过市场上的职业中介机构招聘人员。乘务员和乘服员不仅在招聘形式、工作职责、用工方式上有很大差别,就连服装也有明显的区分。乘务员虽然也是工人,但至少在铁路局是有编制的,乘服员就跟铁路没有半点关系,因此,分属两个领域,自然没有一年转正或是表现好转正的可能性,此外,待遇完全相同的说法也无从谈起。

  至于华铁的问题,铁路部门表示,没有华东铁路局这个单位,但确实是有“华铁”的说法存在,全称是华铁旅客服务有限公司,一般的乘服人员都是由该公司管理,彭小姐所了解到的和华铁签订劳动合同,可能说的就是这家公司。

  职介公司:许可证还在办理中

  从铁路部门大致了解了情况后,记者开始寻找彭小姐所说的洪大劳务公司,然而网页上的地址显示是闸北区海宁路,这与彭小姐所称的普陀区中山北路相差甚远。当记者赶到中山北路3612号,只见底楼的墙面上赫然挂着上海市社会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的招牌,总计四层楼,下面几层是一家宾馆和网吧,电梯直达四楼后,走两级阶梯就是所谓的辅楼5楼了,门口同样挂着上海市社会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的牌子,但未见任何洪大劳务派遣公司的招牌。正当记者怀疑是否是此处时,一位前台小姐反应极快地询问:“是来应聘的吗,来填一下个人信息。”

  在等待过程中,记者询问公司究竟是劳务公司还是研究中心,两者是否是一家时,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是劳务公司,和研究中心没关系。

  随后,一名自称是公司资历较深的文员杨先生接待了记者,并对彭小姐的一些疑问作了解答。“我们说白了就是职业介绍所,以前有一位领导来我们公司之前是洪大劳务公司的,但他不是我们的老板,研究中心是新的名字。”

  当记者询问彭小姐应聘的岗位究竟是乘务员还是乘服员,两者有什么区别时,杨先生回应,他们招的是乘服员,乘务员可不是随便就能招聘的,两者的区别简单地描述就是乘务员属于不用干活的,乘服员就是干活的,有推餐车的也有保洁的。

  至于费用一说,杨先生解释,200元是最初的报名费,公司会根据报名情况统一安排面试,后面的那300元就是公司派人带他们去面试时的车钱、饭钱,还有些信息费,统称为劳务费。如果收了200元报名费没有安排面试的话,200元会如数退还,如果是她自己不要去,那么就不予退还,如果面试了不合格,公司还会继续帮她找其他的工作。收据上所说的一概不退是指安排了面试之后,就不予退还的意思。

  对于收据上的内容,包括如何做到包上岗,为何收据没有公章的问题,杨先生均避重就轻地描述,包上岗只是指营业员等此类当天就能安排上岗的工作,收据虽然没有公章,但有签名也一样。

  被问及既然是职业中介机构,是否三证齐全时,杨先生和唐小姐一致表示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都有,职业介绍许可证正在办理中,还没有批下来。记者追问,公司是否受华铁旅服公司委托招聘,杨先生坦言不是,是帮忙找人,然后集中到一起再统一进行面试,一般面试通知会在一个月左右发出,也有例外情况,多久就不好说了。

  然而,让记者感到困惑的是,就在公司里间———接待应聘者面试的办公室墙上挂着的是一家名为上海广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大幅宣传海报,招聘的内容中明明白白地有一项是高铁乘务员。看到记者拍海报,杨先生连忙上前阻拦,称这个海报不是的,是以前的,还没弄好,随后又借口要查看记者证岔开话题,让记者到外间的会客沙发上继续聊。

  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杨先生表示,通过本报联系彭小姐,让其再到公司详谈一次,如果她还想在这找工作的,公司会继续帮她物色,如果彭小姐想退出,公司也可以考虑将200元报名费退还给她。

  资料显示:研究中心主营培训

  为了弄清楚上海市社会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和洪大劳务公司的关系,记者又上百度查询,资料显示,上海市社会生产力发展研究中心原为上海桥智培训、咨询中心,是经上海市政府部门批准注册的非企业单位,“中心”以提供信息服务、咨询诊断、课题研究、品牌策划、人才培训、成果推广等综合性、全程性、系列性服务为主,业务覆盖生产力发展研究、促进、推广,并不涉及招聘。在公司的信息栏及公司成员中也均为相关的职业培训信息和培训讲师为主。反倒是洪大劳务公司确实在网上有大量的高铁、航空的乘服人员招聘的信息。

  此外,记者也留意到,除了洪大劳务公司,网上也有大量的类似的招聘信息,发布的劳务公司也是各式各样,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聘启事的标题中,大部分信息都直接指向招聘高铁的乘务员,不仔细查看里面的内容,确实容易被混淆。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