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听东方传呼,我是记者张怡。黄浦区局门后路93弄是一座砖木结构的旧里,楼外布设的简易消防喷淋庇佑着一方安全,然而东方传呼热线电话62706270日前却接到举报,这些消防喷淋竟涉嫌盗水。

  [这个是违章表,不是我们上水的表,是物业管理的,他们私接的表。他觉得我装这个表,我就不算违法,他就掩耳盗铃地自己欺骗自己。]

  闻讯而来的供水公司工作人员打开井盖,果然露出了没有条码的“黑户”水表。通常,“表前供水,表后物业”是两家划分领地的依据,面对确凿的“罪证”,永理物业却连连喊冤。

  [我们知道就是实事工程,专门有一支养护队伍的。(记者:养护单位的具体名字是什么呀?)养护单位……我们只有电话。]

  记者当场拨打养护单位,不料,对于这些来路不明的水表,负责人陆先生也满腹牢骚:

  [偷水是自来水公司去查呀!自来水公司本身就是在捣糨糊呀,他们说不收水费的他们不修的!现在是我们维保单位在帮他们修水表!]

  同在现场的黄浦消防支队黄警官也很诧异:这确实是2014年区政府实事项目,政府部门怎会私接水表?

  [这个要看当时实事项目指定的哪个部门来牵头。(记者:那当时指定的哪个部门来牵头呢?)所以我们也今天过来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责任主体一团乱麻,一时竟成“无头”公案。记者辗转找到原黄浦供水所孔所长,这才得知:这项为砖木结构老式居民楼安装简易消防喷淋的实事项目,最早可追溯至2002年,产生的水费经年累月无人认领。2014年,黄浦区房管部门申领新表时,被供水部门拒绝。

  而黄浦区房管局朱先生则提供了另一视角:当年供水公司提出,全区的简易消防喷淋拖欠水费竟达600万,迫于压力,他们只能出此下策。

  [后来我们跟他说了,我们写一个承诺书。因为14年预算已经造好了,15年我们把水费全部交到你们。他们迟迟不同意,那我们为难了,因为政府立项的实事项目,我们没有办法交代了。后来我们就去市场上买上水的水表来进行安装。]

  对于这600万的“天价”水费,房管部门表示存疑。

  [简易喷淋装的都是有火情的时候才喷水,没火情的时候不喷水的,600万无论如何好像有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