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台新闻热线62706270日前接到听众康先生来电,反映自己9岁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五月初拿家长的手机偷偷刷抖音,短短三小时内,打赏游戏主播花费高达5万多元。家长联系抖音要求退款,但一个多月过去了,都没有等来回音。听本台记者吴雅娴发来的报道:

  康先生说,5月3号他们全家外出聚餐,孩子说无聊,妈妈就把手机递过去,让他自己听会儿歌。不曾想,孩子在手机上装了抖音APP,拿母亲的手机号注册了账号,然后进入网易游戏——第五人格的直播间,给主播一笔接着一笔地打赏。三个多小时后,面对手机上一连串的扣款短信,总共五万多元的花销,家长目瞪口呆。收钱一方,是经营抖音app的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

  [小朋友下抖音,而且他在登记注册的时候,在自己的页面上面注册了自己是9岁,被这两个主播威逼利诱,先是说你给我打上几百块,就几百个花。然后我带你去玩游戏,后来都是五千五千,不打他就说我要告诉你家长,我告诉你学校,就这么讲。]

  不仅是打赏,康先生发现儿子还下载了这款手机游戏,跟着主播玩了几轮,并花4000多元购买了游戏装备。那么,孩子是如何操作手机,一次又一次打款的呢?

  [记者:要支付密码的呀?

  康先生:就当天给他玩的时候,手机密码他知道的,支付密码、手机密码都是一样的,这一天三个小时光是给主播5万多,然后其中有一个是给网易的游戏,就是第五人格。]

  事发后,康先生第一时间联系了抖音和网易游戏,并且提供了身份证、户口本,孩子的出生证等证明材料。几天后,网易游戏退还了4000多元的费用,但抖音却迟迟没有回音。

  记者搜索发现,网上能找到抖音的两个电话,其中一个是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记者拨打后等待了20多分钟,一直无人接听,而另一个广告营销电话一打就通,客服建议康先生在APP里的“反馈与帮助”板块在线反映问题。

  [在直播过程中遇到未成年人被主播要求打赏这个情况,他可以在APP-我的-设置-反馈与帮助,将这个情况在线反馈,会有工作人员根据他提供的信息来帮他核实、协助进行反馈的。]

  康先生说,他们在事发第二天就在线向抖音反映了问题,但始终没有得到抖音回复的处理结果。隔了几天,他发现涉事主播的账号被抖音平台给封了,也没有标注原因。又过了一段时间,相关账户显示被解禁,再度开始了游戏直播。

  未成年人重金打赏网络主播,父母该如何追回钱款?上海铭寰律师事务所崔中宝律师认为:

  [按照民法通则相关规定,九岁的小朋友是属于限制民事行为人,在实施民事行为时,应当是由其法定代理人实施,或者事后由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追认。鉴于本案的涉案标的比较大,与小朋友的认知年龄是不相符的,可以通过主张该网络购物合同无效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记者再三与抖音方面联系,昨天下午,抖音公关潘女士表示,他们将向康先生全额退款。但对具体的核查情况,没有明确说明。

  [作为平台方不赞成未成年人在观看直播的时候,充值打赏,如果有未成年人打赏的这种行为,未经监护人同意,如果经过核实我们会全额退款。]

  康先生提供给记者的截图显示,孩子在抖音账号年龄信息中填的就是9岁,这样一个新注册的账号,短短几分钟之内,连续大额充值,抖音为何没有设置提示确认的机制呢?打赏分分钟到账,退款却拖拖延延,记者了解到,主播获得的打赏,抖音能够获得30—50%的抽成,有这样一层利益关系,效率上的反差,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以上由记者吴雅娴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