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退钱未兑现

  月子会所关门了,预付的数万元费用拿得回来吗?由于手上只有郭某的电话,李先生和妻子反复联系郭某,催促退款事宜。李先生称,郭某大部分电话并不接听,但电话一直是畅通的。

  6月12日,郭某给李先生等客户每人发来一张“亲子悦退款单(内部使用)”的照片,照片中是一份手写的退款单。退款单上,除了客户姓名、金额、合同编号外,还注明了退款理由为“甲方无法入住,乙方全额退款”,落款为销售总监郭某的签名。郭某承诺,将根据退款单,在7至10个工作日内,为40位客户完成退款。

△郭某给客户发来的退款单。△郭某给客户发来的退款单。

  其实这只是“缓兵之计”。等待无果后,6月22日前后,李先生妻子再次通过微信联系郭某,询问退款事宜。微信中,郭某又称“正与董事长讨论如何妥善安排”。对于李先生妻子提出的“合同诈骗”等指控,郭某予以否认,称若要诈骗,早就“消失”不回任何消息了。

  “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拖着,一会说申请银行贷款,一会请大家别逼她,至今没人拿到过退款”,李先生告诉记者。而与此同时,李先生也试图与金茂君悦酒店沟通,寻求退款可能性。据李先生称,酒店虽不太配合,但仍然透露了一些信息。据称,月子会所曾号称已开业一年多,但实际上,“亲子悦”去年12月才与酒店签约,今年1月1日进驻,双方合同期限为半年。5月初,“亲子悦”单方面提出解约,提前结束合同,此后便发生了5月底月子会所关门一事。沟通中,酒店称月子会所仍拖欠着部分房费。对此说法,李先生当面质疑:“既然欠着房费,酒店岂会轻易让对方搬离?”君悦酒店对此并未正面回应,只是反复催促李先生去“报警”。

△郭某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退款。△郭某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退款。

  7月3日,记者也前往君悦酒店了解情况。金茂大厦76楼一名保洁员告诉记者,76楼此前确实是被一家月子会所包下,但早已恢复为正常客房。记者随后又返回酒店前台询问,前台先是否认76楼曾开过月子会所,记者要求其与管理人员确认,前台随后回复记者:“开过月子会所,但现在已与酒店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