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茂大厦76楼已改为了酒店正常房间。△金茂大厦76楼已改为了酒店正常房间。

  “上海的亏空比较大”

  对于关门的原因,郭某曾解释为“君悦酒店欲涨价,月子会所难以承受,所以才提前终止合同”。但在君悦酒店保洁人员口中,记者得知“亲子悦”开设期间其实生意并不太好。这是否是月子会所关门的真实原因?受害者的预付款最终能否讨回?

  李先生提供了郭某的电话,这是归属地为山西太原的一个手机号。拨打过去,郭某接听了。得知记者的身份和来意,她顿时语气警觉:“谁说我们跑路,他有证据吗?我们肯定继续经营的。”扔下一句“为什么关门,你去找警方了解吧”之后,她挂断了电话。

  据了解,“亲子悦”月子会所的运营公司为“上海亲子悦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李某。企业工商登记信息的关联信息显示,李某也是山西太原“山西亲子悦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通过查询点评网得知,在山西太原,显示有三家名为“亲子悦”的月子会所在经营,分别为“亲子悦母婴会所”“亲子悦月子会所”“亲子悦月子中心”。山西的“亲子悦”和金茂大厦内的是什么关系?

  记者一一致电山西太原这3家会所。据称,山西和上海的“亲子悦”,老板是同一人李某,但“两地经营相对分开”。山西“亲子悦月子中心”一名负责人称,李某以每月预付80万元的价格,包下金茂君悦酒店的部分房间开设月子会所,但“生意不好,亏空较大”,导致资金链断裂关门。据该负责人透露,“亲子悦”在金茂君悦酒店交有一笔房间押金,李某原本打算利用这笔押金退还一部分预订款,但双方就押金存在争执,“没有协商下来”。据称,太原的“亲子悦”目前经营稳定,但是否会用太原的资金来为上海的客户退款,不得而知。

  在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记者看到市场监管部门在相关投诉下方回复,称接到消费者投诉之后先后来到这家公司的经营所在地和注册地,但都没有找到公司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目前已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予以公示。同时,李先生等人也先后前往陆家嘴派出所报案,相关信息已转交给公安经侦部门进一步调查。此外,40个家庭中已有20余个家庭联合聘请律师,将起诉“亲子悦”及相关股东,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