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车一跳,上海到”,嘉定连通江苏的浏翔公路坑塘连环竟开出了“越野”的感觉

  7月16日一早,家住嘉定区的陈小姐出门晚了,便决定开车上班,途经浏翔公路塔新路路口时,被颠簸的路况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浏翔公路的这段道路坑坑洼洼,柏油路四分五裂,伴有明显下沉。陈小姐脚上油门踩得有些急,又碰上连环“坑塘”,“车头一下子蹦得老高,跟过山车似的,人也差点撞到头。”

  浏翔公路位于进出上海的西北物流门户嘉定区,24小时穿梭着大型、重型卡车与货车,自然也承担了较大的道路负荷和损耗,道路的养护和维修就显得格外重要。“可这条公路年年修年年坏!一下大雨,就会出现一个又一个积水点。无论是私家车还是卡车,为了安全纷纷绕道躲避,污水直飞溅到非机动车道……”作为门户担当的浏翔公路,因此被不少进出上海的司机调侃为“车一跳,上海到”。浏翔公路为何总修不好?能否想办法加以改善?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前往现场实地调查。

  大坑小坑连一片,车辆腾空飞起

  7月19日上午,记者从上海绕城高速G1501驶入浏翔公路收费站。沿着下匝道行驶,急转弯处三个连续的“鼓包”提醒路况在同步“急转直下”。没多久,采访车就突然抖动,原来收费站口的沥青路面出现了凹陷和碎裂。由于来往车辆多,破碎处已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在浏翔公路收费站口,大型重卡、挂车源源不断进出。

  浏翔公路是一条南北向的双向四车道公路,中间绿化带隔离双向车道,两旁则有金属隔离带划出非机动车道。道路两侧树木林立,西侧间或出现村庄和工厂,东侧路口连续不断地出现了马陆葡萄、农家采摘的招牌。但往来飞奔而过的皆是集卡、箱式货车,或是空挂的加长拖车,他们带给果园的只是阵阵翻飞的尘土和喧嚣。采访车夹在重卡之间小心翼翼地行驶,至嘉旺路路口,所有车辆竟不约而同踩紧了刹车,跟在前车后面亦步亦趋。

  前方怎么了?原来往南的两车道因施工而封堵,往北的两车道,分出一条供往南车辆行驶。车道数减半,车流量却不减,车速放慢后,记者得以看清受损的路况:灰扑扑的地面出现一块块1平方米左右面积的沉降和龟裂,凹陷处厚度不均,每每车辆驶过,都会经受一次次小幅震荡。一块路面颜色不一,显然是曾经修补过的路段,然而经不住重卡的连续碾压,“补丁”再次出现了凹陷,与周边破裂的地面形成了连续的小鼓包。迎面驶来的司机见状后,纷纷绕开,免得受颠簸之苦。

△一过浏翔公路嘉旺路路口,沥青面四分五裂。△一过浏翔公路嘉旺路路口,沥青面四分五裂。

  尽管道路限速为40码,但道路的龟裂程度还在加重,已经出现了可以放下一个拳头的裂缝和小坑;避无可避之下,司机们只能一再控制车速,甚至降速至10码缓行。在一处废弃公交站亭附近,出现了一处10米多长的“坑塘”。一辆牌照为皖C、载荷最高40吨的欧曼牌重卡似乎格外小心,等着前方的私家车走完,才小心翼翼地向前跋涉。躲过了这边的长距离坑塘,却躲不开那边的“三连小坑”。重卡摇头晃脑,车身发出“哗啦哗啦”“吱嘎吱嘎”响声。越接近浏翔公路塔新路口,道路则越失去了原本的面貌,逐渐千疮百孔,4条车辙生生在沥青上滚出了8条微型的坡峰坡谷,遍地都是洒落的黄沙和木屑。记者蹲守在一旁,也感受到地面传递而来的震动。有司机抱怨,好好的一条城市公路,竟开出了“越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