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听众钱女士向本台新闻热线62706270反映,她今年5月在静安大融城花园宝宝早教机构购买了10个月的早教托班课程。但谁知只上了1个多月的课程,这家机构就关门了,机构负责人也不见了踪影。请听报道。

  钱女士说,她今年5月30号,在静安大融城内一家叫“花园宝宝”的早教机构,花38000元购买了十个月早教托班。

  [6月5号进的托班, 7月25号这个托班的群里面就告知,有一个疑似手足口的一个病例,让我们要这边停课一个礼拜,我们也就等消息了,结果等到7月29号,突然之间他就说宣布要关门了]

  钱女士这家机构的负责人也就此消失了,手机也已停机。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老板就找不到了。大融城的物业现在给的说法,就他们也不知道那个老板去哪里了]

  记者联系到彭浦镇市场监管所副所长陆先生,他介绍,在接到投诉以后已到现场核实这家企业已经关门,目前市场监管部门已将这家公司纳入监控范畴,严禁其办理变更登记或注销手续。

  [从7月30号我们接到第一起的投诉到现在一共是五起,接到投诉以后,进行现场检查,发现企业确实已经关门,我们立即对这个单位作监控,限制及办理变更及注销登记手续]

  对于钱女士等家长来说,学费如何退还?从2015年开始,上海市就要求民办培训机构,设立学杂费“保证金账户”并进行监管,当培训机构终止办学时,账户中的款项优先用于向“在册学员”提供继续学习、完成学习诉求所需资金。但记者从静安区教育局成职教科了解到,这家“花园宝宝”没有资质。

  [到目前为止没有到我们局里来申办办学许可资质,就是文化教育的许可资质,他如果说申办了,经过我们许可了,我们会要他交保证金的]

  这样一家无资质的机构如何就能够开门营业。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也可以先向柜台的出租者要求赔偿。对此,静安大融城客服部门的缪女士还没有明确答复。

  [我们租赁方的话有部分的这个保证金,先暂时冻结,因为他的员工工资还有20多万没有付,他的未消课时有80多万,还有部分供应商款项没有付。我们也会吸取这次教训,在下一步的工作中把这些问题的全部提前排查一遍]

  目前,教育局、市场监管等部门表示,将会继续做好后续工作。培训机构卷款跑路的事件已发生多起,同时也提醒家长,可以通过各区教育局的网站和上海市教委门户网站上进行查询到合格校外培训机构的“白名单”,再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