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文娱体育>上海说唱艺术家黄永生昨病逝 下午还在表演说唱

上海说唱艺术家黄永生昨病逝 下午还在表演说唱

A-A+2013年8月5日08:31新闻晨报评论

今年5月晨报记者采访黄永生时的留影/晨报记者 陈征今年5月晨报记者采访黄永生时的留影/晨报记者 陈征

  晨报记者 邱俪华

  上海著名说唱艺术家黄永生昨晚突然离世,笑的舞台上又痛失一位大师。事发突然,记者还是试着拨打了黄永生的电话,电话那头,黄永生的孙子接了电话,表示太突然,一时无法接受。陪伴一旁的演员顾竹君向记者讲述了整个经过——黄老师昨天下午还在“曲艺大家唱”上表演了两段说唱,状态很好。晚上回家却晕倒在自家的电梯里,因为当时恰好是一个人,等到邻居和家人发现后拨打120,医务人员赶到时已宣告不治。“他一定是倒在了舞台上。”昨晚黄永生的好友叶惠贤接到记者电话才得知噩耗,难过中他这样喃喃道。

  ■最后一次说唱:昨下午还唱了《金陵塔》

  昨日下午,黄永生在位于南丹东路的徐家汇街道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为市民表演,黄永生唱了自己写的脱口秀,最后还和自己的学生合唱了一段上海说唱《金陵塔》,表演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昨天是大家唱的第574期,黄老师还唱了两段说唱。”顾竹君告诉记者。

  “大家唱”是黄永生1999年发起组织的公益活动。虽然参加活动的演员没有分文报酬,但加入这一街道社区表演行列的艺术家和曲艺爱好者越来越多。十多年来,黄永生和黄永生演出团的伙伴们一起,坚持每周日下午两个半小时为热爱曲艺的观众义务表演。直到2005年底他突发心脏病,才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但一做好心脏搭桥手术,黄永生又重新出现在了演出现场,风雨无阻。昨天也是一样,他参加完“大家唱”活动回家,不想却晕倒在电梯里。“他的心脑血管一直不好,之前也晕倒过很多次,也住过院搭过桥,不过每次都说‘不要紧不要紧’,他很爱这个舞台。”顾竹君说。

  黄永生不仅是上海说唱的创始人,也担任了多年上海广播电视艺术团的曲艺队长。昨晚电视台的领导也第一时间赶来慰问。顾竹君告诉记者,因为事发突然,黄老师的身后事单位和家人今天还会进一步商议。

  ■最后一次出镜:《精彩老朋友》

  昨晚接到记者电话,叶惠贤直说:“怎么会,太突然!”叶惠贤是不愿意相信,因为就在7月上旬,黄永生还刚刚参加了《精彩老朋友》的录制,在节目里又唱又跳,状态非常好。不想节目还未播出,老友就已匆匆告别,令叶惠贤感觉难以接受。

  “他不仅是我的好友,更是我的伯乐。我们是唐山大地震那年——1976年就认识了。当时我还在新疆当知青。正好北京有一个曲艺调研活动,我代表新疆代表队,他代表上海代表队,因为是上海老乡,所以很快就熟悉了。1978年年底我从新疆回来,他当时是电视台曲艺队的队长,就把我借到他的广播艺术团工作,他不仅是好朋友,更是我的伯乐。”

  叶惠贤回忆黄永生是队长,更是一位高产的艺术家,“他当时非常红火,《买药》、《热心人》……出了不少好段子。他是上海说唱的创始人,也是曲艺队的领路人。‘上海说唱’这个名字还是侯宝林大师起的,黄永生在艺术上应该说对上海的贡献很大。半个世纪来无人能超越。”

  黄永生的本子基本上都是自己写,另外上海说唱唱腔设计,包括演唱功底也让业界和观众普遍认可。

  回忆上个月最后一次出镜,叶惠贤说黄永生有个外号“唱勿煞(唱不死)的黄永生”:“他当年有《山》、《路》、《门》、《人》很多一字韵的唱段很精彩,那天录节目他就一口气唱了一百多座山。我估计他是倒在台上的,我自己真很痛心。”原来黄永生这几年病痛一直没有停过,心脏和脑部搭桥以后不能上台,几次都是抢救过来的,“最近又摔倒过,也晕倒过,但每次都是过两天又听说没事了。我们这次请他的时候也是很小心,怕他出事。7月上旬那天他非常好,又唱又跳。没想到……”

  ■最后一次当嘉宾:星戏会30周年纪念演出

  就在6月中旬,记者也见过一次黄永生,当时是电台星戏会30周年新闻发布会,老先生作为当年第一期第一个表演节目的嘉宾,表示义不容辞要来给这个30周年庆道贺,也欣然接受邀请表示要参加7月中旬30周年的纪念演出活动。当时他还跟记者侃侃而谈,希望说唱艺术后继有人。

  昨晚,上海电台戏剧曲艺频道总监赵虹受访时也唏嘘不已,告诉记者已经做了安排,今天播出的《说说唱唱》节目会把黄永生两个多礼拜前参加这次纪念演出的所有采访和演出内容作为特辑播出,纪念这位上海人所钟爱,他也始终挚爱着上海观众的艺术家。

  赵虹说:“黄永生30年前星戏会的第一场也参加了,这次30周年大庆,我们也邀请他。我记得那天演出结束,黄老师没有看完所有节目,而是中途走的,他心心念念那天自己还要去参加‘大家唱’活动。那天我就在想,他真不像他这个年龄的人,虽然80岁了,但是你看到他不会猜得出他的年纪,他人很清爽,特别有精神。我们也知道他这些年好几次摔倒生病,但是下一次好像没有这件事,不像个病人,尤其是只要一说是上海说唱活动,他那种精气神真跟人家不一样。不仅是对职业的敬重,还有他对戏迷的敬重,我们都看在眼里。”

  赵虹说本来这次邀请黄老师来是想留一些精彩唱段,没想到这么快这些素材又有了这么不同的含义。电台当天负责采访和接待黄永生的上海戏曲广播主持人张源昨天也向记者回忆了自己亲历的老先生最后一次当嘉宾的经过。“他还清楚记得第一次在上海电台的大播音间录第一期他是第一个亮相的,唱的是《金陵塔》。他还告诉我他最近一直在做的‘大家唱’,只要一说起这个,他就特别高兴。说到滑稽艺术的传承,他也比较感慨,常常跟我们提起他那个8岁的小徒弟,很希望说唱艺术能够传承下去。”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