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文娱体育>谭元元回应介入主播杨蕾婚姻:八卦是某人想出名

谭元元回应介入主播杨蕾婚姻:八卦是某人想出名

A-A+2013年9月27日14:47新闻晚报评论

谭元元谭元元

  晚报记者 李佳杰 报道

  都说是苦尽甘来,但对于一个芭蕾舞演员而言,痛苦不会随着功成名就而减少,只会伴着经年累月的伤痛而增加。日前,著名芭蕾舞演员谭元元带着刚刚出炉的自传《我和芭蕾》回到上海,乐观开朗的她笑说这部“血泪史”花了她五年才“回忆”完成,而当她自己读完样书的那一刻,她终于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一直有人问我,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你还会跳舞吗?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我绝不再跳!”

  “没有伤痛,我早退了”

  作为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为成功的华人芭蕾舞演员,至今谭元元依然是无法替代的“中国骄傲”。1995年,从上海芭蕾舞团一举“跳”到美国三大芭蕾舞团之一的旧金山芭蕾舞团,一晃18年,仍然是根“独苗”。不得不承认,芭蕾艺术对于演员先天身体素质,以及后天努力的苛刻要求,华人演员在世界舞台上难以占据优势,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

  “这些年,陆陆续续会有一些小演员来美国学习,但后来都走了,太难留下来了。”就在今年秋季开学,旧金山的芭蕾学校来了两个中国小演员,作为“大姐大”的谭元元别的没说,立刻给了两人自己的手机号码,“碰到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

  “看到她们,一下子就想到了18年前刚到美国的情景,孤独,无助,多想有人撑你一把。”不为众人所知的是,谭元元在美国的发展也非一帆风顺,在跳《小美人鱼》时,脚趾受伤靠打封闭上场,而在演《吉赛尔》的时候,整个胯骨脱臼,至今在她的腿上还有三处骨折留下的旧伤:“感谢这一身的伤痛,让我坚持到了今天,如果不是这一次次的挫折,可能我早就退了,找一份稳定安逸的工作,生活至少会比现在过得幸福。”

  在《我和芭蕾》这本书里,谭元元也提到小时候她并不是一个特别用功和吃苦的孩子,庆幸的是她遇到了好的导师和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一步步把她“逼”到了今天。“反倒是我受伤最严重的时候,身边的人都劝我别跳了,我却不甘心了,就这样放弃了?不行,我还得跳。”直到重新站上舞台的那一刻,谭元元才真正体验到了芭蕾带给她的骄傲和幸福感。

  今年7月,谭元元受国家大剧院邀请回国当国际芭蕾舞比赛的评委,除了那些选手的动作以外,她说她更关注的是每一个人的表情和眼神,“有一次我问了一个选手一个问题,我说你觉得跳舞幸福吗?她就愣在那里,看着我,半天没有回答。”

  “如果我能在一个舞者的眼神里,读到一种幸福感,才能说明他真正成功了。”

  “我就是那只‘黑天鹅’”

  由娜塔丽·波特曼主演的电影《黑天鹅》,在轰动全美电影市场的同时,也成为了当时美国芭蕾舞界谈论最多的话题。“很多美国朋友问我,会不会认为这部电影扭曲了芭蕾舞演员的形象,我告诉他们说,这部电影再真实不过了,可以说在每个想要成功的芭蕾舞演员心中都住着这只‘黑天鹅’。”

  已经在舞台上跳了整整25年芭蕾的谭元元,至今每一场演出都会紧张到手心流汗,“开演前,我会紧张到一句话不说,谁来看我也不见,坐在那里,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而真正纠结的是每场演出结束后的自我“反省”,“通常演出10点结束,到家11点,洗个澡,喝一杯茶,然后就坐在床上开始大脑里‘过电影’,为什么今天那个单腿转那么不顺,为什么那个动作不够稳……想啊想,一直想到半夜2点才可能浅浅地睡去,第二天上午10点,我就会赶到排练厅练功,去解决前一晚发现的问题。”

  谭元元说,在一个演出季里,她平均每天要工作13个小时,每周要跳坏四五双芭蕾鞋,这样的“苦”只有同行才能体会。“所有的舞者都希望站在台上的那一刻是完美的,就像电影里的‘黑天鹅’,可能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不疯魔不成活’吧。”

  “那些八卦是某人想出名”

  此前曾有消息爆出,土豆网CEO  王微与沪上知名主持人杨蕾的婚变,是因为谭元元的介入,并称王微为谭元元在香港购置了豪宅。提起这段传闻,谭元元马上皱起了眉头,“我也很困惑,为什么会传出这个不实的消息,我的生活和工作重心都在国外,我希望能多回来演出,或者是在国内发展事业,但从来没考虑过感情方面的事情。”

  谭元元说,当时传出这个消息,她完全蒙在鼓里,也是听到国内的朋友说起才知道,“我想可能是制造这个八卦的人,他自己想出名吧。”谭元元虽未点名,但显然是有所指。

  今年36岁的谭元元,确也是走到了生活和事业的转折点。她也提到,通常女性芭蕾舞演员的黄金周期在28至37岁之间,如果碰到一个好的导师或是作品,生命周期还能再延长一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说现在让我放弃这个舞台,太可惜了,我觉得还有太多的事没做,比如有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或者说自己能编一部作品。所以其他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时间考虑,目前舞蹈依然是我唯一的情感寄托。”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