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文娱体育>69岁二胡皇后闵慧芬音陨人间 经历6次手术15次化疗

69岁二胡皇后闵慧芬音陨人间 经历6次手术15次化疗

A-A+2014年5月13日09:05劳动报网评论

  被称为“二胡皇后”的闵惠芬昨天上午10时05分永远离开了热爱她的观众、朋友和亲人,年仅69岁。今年2月13日,闵慧芬突发脑出血入院,昏迷了近三个月后,她还是未能苏醒。永远沉睡的闵慧芬再也无法为观众奏出《江河水》和《二泉映月》那经典之音,她的离世,对中国民乐界、艺术界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闵惠芬的作品曾让全世界的听众深受感染,法国报纸评论她的演奏“连休止符也充满了音乐”;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曾被《江河水》的悲怆大气触动,当时的媒体报道小泽曾“伏案痛哭”,认为闵惠芬奏出了世间的悲切。而闵惠芬也的确尝尽人间悲苦,她在艺术盛年期被查出患上癌症,此后虽历经6次手术和15次化疗,却未能阻挡其登台的愿望。就在一年前的5月12日,她奉献了人生中最后一场大型演出,一曲《赛马》成为“二胡皇后”留给观众的最后美音。

  历经病痛折磨今年2月脑出血入院

  昨天上午,网络上突然传来闵惠芬老师去世的消息。记者求证多方后了解到,闵惠芬老师于昨日上午10时05分逝世于上海仁济医院。该医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2月13日,闵老师因突发脑出血被紧急送入医院。当时的情况已经非常危急,刚入院的闵老师神智还略清晰,但随着病情的急速加重,她陷入了昏迷状态。院方决定第一时间进行手术。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手术进行得很成功,脑部抽血量达到了150CC,这个量着实很大。

  据介绍,其实在入院抢救时,闵老师曾经有过一次心跳停止,但当时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据透露,由于闵老师此前患有癌症,血液中各项指标也开始恶化。而从手术后,她就一直陷入昏迷状态,到离开人世间的那一刻也未苏醒。

  闵惠芬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患上重病。当时,在艺术上处于巅峰期的她被查出患上恶性程度很高的皮肤癌:黑色素瘤。此后,她做过6次大手术和15次化疗,但她顽强乐观,为早日重返舞台而拼搏。1987年9月,她重返舞台,应邀参加首届“中国艺术节”,与中央民族乐团合作演出《长城随想》;1988年1月,应邀参加“龙乐音乐周”,与上海民族乐团合作首演《洪湖主题随想》协奏曲。可以说,闵惠芬的艺术生涯伴随着病痛,但她永远以超人的勇气和毅力去战胜病痛,并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舞台上,为观众带去她发自内心的真诚演奏。  

  去年的今日她仍在演奏

  “就是去年的今天,闵老师在上海之春举办了她的专场师生音乐会。当时她的身形看起来有点瘦,但精神状态很好,演出效果也跟以前一样棒。”昨日,上海民族乐团工作人员周薇向本报记者回忆道,2013年5月12日,是闵惠芬举办的最后一场大型专场演出,当时她的学生纷纷从香港、新加坡赶来,演出中有闵惠芬和学生各自的独奏,也有她与学生的同台合奏。那场演出的最后一曲,正是闵惠芬享誉乐坛的代表作之一———《赛马》。

  周薇告诉记者,闵惠芬退休后仍一直在乐团工作,排练时常常自己背着一个小包,拎着二胡就过来了。“闵老师是个非常和蔼、幽默的老太太,我们一看到她都很开心。”这是团里的同事对闵惠芬的印象。

  年轻的二胡演奏家赵磊告诉记者,闵惠芬老师就是他心目中的“标杆”。在赵磊2012年3月举行的个人专场演出中,他尝试演出闵惠芬的成名作《阳光三叠》,闵惠芬作为指导老师全程参与了这台演出。演出结束后,赵磊接到了闵老师的电话,电话里,闵惠芬先是夸赞和认可,但随后还是点出了赵磊的不足。“她告诉我,古曲新奏的风格还是值得尝试的,但对于传统乐曲,在改编时也要充分了解那段故事背后的历史背景,需要演奏者更好地吸收,如果不能深入理解,改编出来的作品是没有灵魂的。”

  赵磊表示,对于上海民族乐团里的年轻演奏者,闵惠芬的态度海派大气。“她经常说,对于小年轻,不论风格,只要热爱,我就愿意教。”赵磊还记得闵惠芬老师和他一起举办的专场讲座,原本完全可以自己定下主题,直接交给赵磊的讲座内容,闵老师邀请他和其一起讨论,一起构思选题,全然没有艺术大师的“架子”。

  “没有一个音是败笔”《江河水》无人能超越

  说到闵惠芬演绎的经典之作,除了《二泉映月》,她的《江河水》曾让小泽征尔感动痛哭,一直令乐坛难忘。关于这段往事,上海民族乐团的团长王甫建记忆犹新,他表示,小泽征尔当场听完,就感动得伏案流泪,对着闵老师激动地诉说自己的感受。而王甫建随后则谈到第一次听到《江河水》时,自己的真实反应。“我第一次完整地欣赏闵老师拉琴是从银幕上看到、听到的《江河水》。记得的不仅是那如泣如诉的琴声,还有银幕上演奏家那泪光闪烁的表情,所有在场的观众(主要是下乡知青和当地的干部)全都被感染了,露天场地上鸦雀无声,只有那当时简陋的音响设备中放出的琴声和电影机器转动的咝咝声……一曲奏完,镜头在演奏家的脸部特写上停顿了一会儿,此时忽然就响起一片掌声———当时看电影鼓掌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是英雄人物出场亮相,二是危急时刻人民军队赶到,胜利旗帜飘扬———但这一次是被一位年轻的女演奏家所感动,无人号召,无人引领,自发而起,并且是在那个遥远的边疆。”

  王甫建还特意摘录了一段文字来表达对《江河水》的赞誉。“没有一个音是败笔,情感极其投入,手法的把握……完全忘我,半天都拔不出来,自己内心痛彻肺腑,很长时间都浑身颤抖,无法平静。这个曲子她以后再也不录了,原因很简单,想着要如何超过它的杂念将使自己无法再专注拉这首《江河水》……”

  王告诉记者,这段文字是他从一篇报道中摘得的,说的是闵老师一次在国外演出时偶然与一位录音师合作录制二胡名曲《江河水》之后的感受。而“纵情投入”也成为闵惠芬二胡演奏生涯中最好的注脚。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