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文娱体育>上海国际电影节明天开幕 380部电影拷贝困难重重

上海国际电影节明天开幕 380部电影拷贝困难重重

A-A+2014年6月13日08:07劳动报网评论

  上海国际电影节明天就将拉开大幕。380部拷贝,1000场放映,这是国际A类电影节中少有的放映量。不仅普通观众很难想象,即使专业人士,也难以清楚知晓围绕着380部拷贝,其背后所包含的“血泪史”。本报记者连日来走访电影节组委会相关机构和工作人员,试图让读者了解到,这些散布全球各地的电影拷贝,是如何克服重重困难,历经艰险来到上海国际电影节观众面前的。

  “失灵”的外交邮袋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的办公室里,鞠里和严琦的座位挨在一起。他们两个负责拷贝的运输以及拷贝的状态确认。严琦的电脑上有一张长得几乎拉不到底的表格,表格上五颜六色,栏目众多。在这张表格上,绿色状态下的拷贝表示确认无误,已到上海。而蓝色的则是在途,而红色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颜色。严琦说:“红色的表明拷贝损坏,需要寄回片方重来一遍。”

  而“重来一遍”则意味着严琦需要再一次联系片方,电话邮件跟踪,确认对方发出,清关,提货。

  按照一般流程,拷贝的报关和报检要三天时间,但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这些流程统统要被压缩到一天。严琦透露,电影节期间,他和鞠里时刻陷入癫狂状态,因为他们不知道哪部拷贝又会因为哪种原因出错。

  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法国电影大师阿伦·雷乃的7部影片备受关注。由于阿伦·雷乃今年3月刚刚过世,他的遗作《纵情一曲》首度在国内放映,意义非凡。但正当影迷翘首期盼时,阿伦·雷乃这7部拷贝却遇上了麻烦。严琦透露,这7部拷贝如何到沪,本来最让他们放心,原因是,影片是通过外交邮袋的方式来到上海的,所谓外交邮袋是在海关免检的。但谁也没有想到,工作人员突然被告知,拷贝“拿不出来了”。按照排片表,《纵情一曲》在电影节首日14日,即有一场放映,时间紧迫。

  鞠里和严琦紧急联系片方并作出后备方案,正在展映阿伦·雷乃影片的台北光点影院成为救命稻草。多方联系后,台方紧急借调拷贝,《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这部雷乃经典之作终于从台北调来了上海。令人欣慰的是,其余六部影片也经过各方协调顺利抵达上海。严琦说,从法领馆工作人员那里拿到拷贝的那一刻,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人肉”来沪的金爵参赛片《雪》

  在鞠里和严琦看来,和片方沟通所产生的误会、差错在所难免,他们会尝试采取各种办法去解决,但有一些遭遇也的确让他们无能为力。鞠里在联系金爵奖伊朗参赛片《雪》时,被告知,他们一直采用的FEDX快递公司无法将“货”从伊朗取出并送至上海。“因为这家美国公司无法进入伊朗,所以只能换DHL进行尝试。”严琦透露,联系的时间正巧遇到国内的端午假期,而在6月3日国内正式上班时,伊朗那边将会放假。如果这么一拖,拷贝肯定无法顺利抵达。在一番紧急协商后,拷贝在6月2日晚从伊朗方面发出,几天后就能到达上海。

  但要命的是,两人收到拷贝进行检测后发现,这部寄来的《雪》竟然是坏的。此时,离电影节开幕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如果重新寄回再发,必然会错过评委们的看片。需要再次没完没了的紧急联系。最终,这部拷贝由《雪》的导演本人迈赫迪·拉赫马尼亲自带来上海。据悉,导演将于今晚抵到上海,严琦和鞠里将对拷贝连夜进行测试,以保证2天后开始的评委看片。

  严琦和鞠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再三表示,其实他们对于片方的各种“不靠谱”早就有了很强的抗压能力,但每一次总有新情况发生,确实让人措手不及。“就像好莱坞大片的最后一秒营救,《菲利普船长》、《与恐龙同行》这次热门电影就是最后一刻才拿到的拷贝。”

  日夜颠倒的“密钥组”

  其实,顺利拿到拷贝并不意味着这部影片就能顺利和观众见面,DCP检测,密钥制作这些更为专业的工作仍然需要推进。而今年,已经是上海电影技术厂第三次负责电影节期间的拷贝技术支持。厂长徐景调侃地称“这个工作就是个坑,跳进去就出不来了。”记者在该厂六楼的数字制作中心看到,近50人的团队正在为已经抵沪的拷贝进行最后的技术测试。

  徐景告诉记者,目前上技厂对电影节拷贝实行技术标准制定、数字DCP拷贝检测、DCP密钥联系、胶片拷贝鉴定、影院放映系统检测和技术咨询6个方面流程。由于今年的拷贝从去年的250部激增至380部,他们的工作量也从原本每天检测10部增加到每天检测18部,由于DCP的测试一般需要四到五个小时(该电影时长的2,3倍),庞大的工作量让厂里的员工们几乎没有休息。“去年,检测组的小胡干到最后脚都血肿了。今年的工作量其实更大了,我去过戛纳,这么个小镇,哪有这么多影院,这么多拷贝……”

  记者在六楼一间不起眼的房间上贴着“17thSiff密钥组,谢绝参观”的纸条,这个房间里有四人构成的工作组,他们的工作低调却关键。去年,由于密钥问题出现放映故障的影片引发了观众一些不满。今年,这四人小组从五月中旬开始便在这间小小的房间内日夜颠倒地进行测试。由于数字拷贝的特殊性,密钥确保了影片必须在固定时间、固定场次、固定放映机信息等条件满足下才能进行放映,有任意一点出错,都会导致放映故障。而这些信息的及时确认和沟通,就是密钥组需要完成的。由于他们要和海外的片方进行及时沟通,所以按照海外时差工作成了常态。

  小组的负责人毛先生透露,他们的工作时间几乎就是24小时制,实在累了就打个盹。而现在正是他们最紧张的时刻,“大战还未开始呢……”他笑着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