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文娱体育>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来沪首发中文版《大河湾》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来沪首发中文版《大河湾》

A-A+2014年8月12日07:12解放日报评论

奈保尔在思南文学之家与读者见面。

  “全世界有100多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们的作品或多或少都进入中国。有的获奖者是因为诺奖而为人熟知;还有极少数作家,他们得奖,更像是给了诺奖荣誉。奈保尔正是这样一名作家。”听到中国作家止庵这样的赞美,82岁的英国作家奈保尔仅是淡然一笑。昨日,诺贝尔文学奖及英国布克奖得主维·苏·奈保尔偕妻子纳迪娜现身沪上,为他的名作《大河湾》进行中文版首发。

  不管在何处,奈保尔都算得上文学界的一个异数。他的文字简洁而直接,常常显得有些冷漠无情;他的个性非常复杂,不管对于自己的祖籍印度、出生地特立尼达还是居住地英国,他都没有文化认同感甚至充满批判。奈保尔的第一段婚姻生活,也因为出轨、虐待、妻子逝世等八卦受到公众关注。奈保尔对此毫不避讳,以至于一些媒体这样描写他:“除了文学写作,奈保尔就是一个魔鬼。”

  即便如此,奈保尔的文学成就依然令世界叹服。1932年出生在中美洲特立尼达的奈保尔,因为充满对出生地的厌恶,在1950年考取英国牛津大学后离开出生地,大学毕业后从事写作至今。1971年,他获得刚刚设立三年的英国布克奖,1989年又接受了英女王授予的爵位,2001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他的作品以小说和游记居多,包括名作《大河湾》、《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旅游文学“印度三部曲”等,作品充满了不同文明的冲撞、对流离失所的不安。此次首发中文版的小说《大河湾》是奈保尔的巅峰代表作,是奈保尔继《自由国度》之后的第二部非洲题材小说。《大河湾》以后殖民时代动乱的非洲国家为背景,用一个在非洲谋生的印度裔杂货店主的口吻、用平静的语调,说出人们不想看到、不愿承认、更不敢说出的真实——殖民地独立之后,非洲人民所遭受的灾难远远超过殖民地期间。

  首发式现场,奈保尔的妻子纳迪娜回忆,有一年他们去乌干达,很多政治家、知识分子对奈保尔说,他多年前作品的内容,都一一在后来的非洲发展中变成了现实。“他们说,请看看我们,写我们的生活,我们等待你对非洲的预言。”纳迪娜说,“奈保尔回答:我不是预言家,我只是个观察者。”事实上,对事实的极端推崇正是奈保尔一贯的处世原则。“在这个世界上,像 《大河湾》里雷蒙德这样的人大量存在,他的文章就像政府告示和报纸摘抄的拼凑,他们写的东西都是垃圾。”奈保尔说,“一个作家的看法以什么为基础?他了解哪些别的世界?要是他只了解这个世界,又怎么去写这个世界?”止庵向奈保尔发问:“《大河湾》之后,非洲世界的未来是什么样?”奈保尔说:“我只能专心写作,书写现在,也是在书写未来。这就是我观察世界的方式。”

  虽然奈保尔很早就在西方文学界出名,但此次来沪参加上海书展却是他第一次来中国。被问及对中国有什么期待和兴趣,奈保尔说:“我对这个国家所知甚少,除了喜欢喝中国绿茶,我不能预料将要发生的事情,只能在旅行中去观察。我不会期待,不然我就看不见事实。”不少现场读者希望奈保尔能创作一部中国题材的作品,这位文学巨匠的回答直截了当:“我不会写这样一部作品。这是一个巨大的国家,以我现有的对中国的认知和经历,还远远不够。”

  整场首发式,奈保尔说话的时间很少,很多问题常常用“不知道”“不好说”来回答。例如,获奖对多数诺奖得主来说是种困扰,而奈保尔的回应则很简单:“不,我能处理好”。甚至很多问题都由奈保尔的妻子纳迪娜代答。“奈保尔常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人生苦短,他希望有三个一生就好了,一个用来学习,一个用来享受,一个则用来表达。”纳迪娜说。

  在为期一周的上海书展期间,奈保尔还将出席由上海书展组委会主办的论坛和诗歌之夜等系列活动。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