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宾汉姆站上领奖台、捧起交通银行2014世界斯诺克上海沃德大师赛冠军奖杯的那一刻,这项属于亚洲最高水准的比赛走过了自己的第八个年头。与往届相比,今年的参赛阵容堪称最豪华,但令人同样印象深刻的是,在首轮诞生多场冷门,豪华阵容瞬间沦为平庸。包括奥沙利文在内,总共有九名世界前16球手没能跨过第一轮这道坎,而当他们谈论起为何会这样时,“球桌”成了被提及频率最高的两个字。

  天气一直在找麻烦

  上周五,丁俊晖VS格雷姆?多特的比赛进行到一半,一场大雨倾盆而下,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原本还在球桌上飞驰的母球突然如同灌了铅一般的沉重,看到这一幕,坐在赛事办公室里的世台联官员弗兰克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他立即要求赛事组织方将球桌中的加温装置全部打开,并将体育馆内的空调温度调低、风速加快,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榨干蔓延在空气中的水分。今年的上海大师赛,球台的检测工作全部由弗兰克负责,这段时间他的日子很不好过,自打比赛开始后,就几乎每天都会有球员找球桌的“茬”。

  “输掉比赛我很失望,其实我现在的状态不错,但球桌的情况让这场比赛变得很艰难,我俩都把一些球打得很傻。”这段吐槽来自于墨菲,“每一次回弹都很重,和正常情况不一样。”

  排名世界第二的罗伯逊在被淘汰后也谈到了球桌,“大家都遇到了相同的问题,打球时还是受到球桌的影响,觉得手感调节起来比较艰难。”而宾汉姆的话更加直白,“我觉得打得不舒服,球的反弹有问题。这样的球桌用于练习还行,打比赛就不太适合。”

  看到情况有愈演愈烈之势,国际台联也不得不站出来发声,“众所周知,斯诺克是一项对精确度要求极高的运动,空气中的水分和气温将会给比赛带来很大的影响。多年以来,我们一直拥有非常出色的球桌、台布和装备,我们会继续对所有的产品进行监控和测试。”

  全怪球桌并不“厚道”

  傅家俊表示,问题肯定不会出在球桌上,而是天气。“球桌每年都一样,但气温和湿度每年都不同,这会影响到球的运行速度,并导致母球和彩球的走位发生偏差。湿度高,球速慢,这会降低球员的进攻能力。”只不过,傅家俊并不赞同那些将失利原因完全归咎为球桌的说法,“像我们这样的球员,每年都会到不同的地方参加比赛,肯定需要适应各种气候条件下的天气和球桌,关键要看自己的调节和适应能力,其实对大家来说,条件都是一样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裁判也向记者表示,有些球员喜欢在失败后发泄一下情绪,球桌经常会成为攻击对象,“这种情况并不只出现在上海大师赛,很多时候,球手在输球后都会找一些客观理由,球桌是他们最喜欢谈论的话题。”

  对于天气问题,赛事主办方也颇为无奈,“这段时间基本上就是每天一场雨,湿度根本就降不下来,我们已经想尽办法,空调降低温度也许是一种途径,但我们也必须考虑到观众的承受能力。”一位主办方官员表示,世台联对于球桌的管理非常严格,“除了裁判和球员,其他所有人连碰都不能碰一下,所以把这些问题责怪到我们头上实在是有点冤。半决赛开始前,我们给球桌换了全新的台布,希望能够让球手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感觉好一些。”

  比赛主办方的努力获得了一定的成效,击败丁俊晖进入决赛的宾汉姆就表示,“虽然比赛时外面一直在下雨,但球桌已经好多了,至少比我在四分之一决赛时的感觉要好。”

  本报记者陈海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