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出色唱功和精心设计的舞台,都获得了观众肯定。 晨报记者 何雯亚

  □晨报记者 高 磊

  昨晚艺术节开幕仪式后,中外嘉宾兴趣盎然地观摩原创歌剧《一江春水》。《一江春水》是一部反映昔日申城历史的代表性音乐作品。通过一个普通家庭在动荡岁月中的离乱变迁,既歌颂人性忠诚善良,也鞭挞当时社会腐败堕落。这部由音乐教育家周小燕教授担任艺术总监,廖昌永、黄英、李秀英、杨光领衔主演的歌剧主题深刻、人物鲜明、戏剧性强,给中外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以戏剧化情节鞭挞道德沦丧

  “铛,铛,铛……”伴着乐池中传来悠远而熟悉的外滩钟声,大幕徐徐拉开:一帘白纱帷幕上,不断翻滚黑白迷雾的影像,似战火纷飞的烟幕,又像无法解答的谜团,渐渐地,团团迷雾转成了粼粼波光,一江春水仿佛尽在咫尺,却又望不到边,藏在纱幕后的合唱演员们,反复吟诵着“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主题旋律……昨晚,写意的开场,让许多看过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老观众,闻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老上海气息。

  相比于电影,改编后的歌剧《一江春水》,剧情更浓缩,故事主线也更突出,剧情有了一些重大改编。电影中,只是素芬在受尽丈夫张忠良和王丽珍的欺辱后,投江自杀。但在昨晚的歌剧中,尾声阶段,在为迎接王丽珍从重庆返回上海的欢迎仪式上,佣人素芬意外认出了已成他人丈夫的张忠良。叫嚷着“我要杀人”的王丽珍开枪,却错杀了表姐何文艳,她本人也在无尽的绝望中,撞墙而死。此时,饰演贤妻良母素芬的歌唱家李秀英,以悲凉的唱腔,反讽的语气,唱出了点睛之笔:“我的丈夫,他的名字叫忠良,忠贞的忠,善良和良心的良”。随后,投江离世。对于剧情上的这一最大改变,此前,该剧艺术总监周小燕曾表示,之所以强化戏剧性情节,是为了让加重对张忠良的惩罚,让独活下来的他饱受灵魂煎熬,“惩罚也是为了强化警告:忘本会堕落腐败,也会陷入不能自拔的悲剧。”

  写意简约舞台强化冲击力

  舞美是本剧的一大亮点。导演易立明称,全剧的舞美效果,围绕着长江沿岸武汉、重庆、上海三地的城市风貌展开,简约却不乏视觉冲击力,无论是以一整面透光的石库门墙代表上海,还是以几近覆倾的斑驳船头暗示逃亡之路,每个场景以一个大型舞台布景为聚焦点的设计理念,让观众印象深刻。此外,在表现张忠良抛下贤妻素芬,与王丽珍私会武汉的第二幕中,舞台上,一侧是素芬站在石库门阳台上,怀念一去不复返的丈夫,另一侧则是张王两人拥抱船头的场景,让人唏嘘。

  但也正是因为舞美设计的关系,在一些关键场景中,几位主演需要在相对“高危”的状态下演唱。比如第二幕中,廖昌永饰演的张忠良和黄英饰演的王丽珍逃亡武汉,两人登上一艘倾斜度相当惊人的船头,边走边唱,十分考验表演技巧。

  昨晚的演出获得了一致的好评,但也有观众提及,剧中例如“我要杀人”这样的唱词,是否太过口语化?音乐起伏性上,是否能有更好地处理?对此,主创表示,经过此番首演,接下来,这部原创的《一江春水》在歌剧剧本、歌词、配器和音乐结构方面,还会不断调整。

  据悉,上海音乐学院有个“上海三部曲”计划,除了《一江春水》,未来还计划排演歌剧《家》和《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