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沁鑫认为,小彩旗在《山楂树之恋》中的奔跑表达了人物对爱的坚持。晨报记者 何雯亚

  晨报记者 邱俪华

  昨天,上海国际艺术节上传出重磅消息,中国国家话剧院将首次以“集团军”的模式,将旗下四位“大导”的五部作品齐齐带到上海,10月24日起与观众见面。如此豪华阵容,可谓上海戏剧史上一次壮观的“十月围城”——《山楂树之恋》(田沁鑫执导)、《死无葬身之地》(查明哲执导)、《纪念碑》(查明哲执导)、《四川好人》(孟京辉执导)、《伏生》(王晓鹰执导),五部风格迥异的作品将亮相沪上。

  作为中国戏剧艺术最高水准的代表院团之一,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五部剧要完成的使命“不仅是引领市场,更要引领风尚”。

  田沁鑫谈《山楂树之恋》

  要超越,而非排成通俗小说

  田沁鑫的《青蛇》去年在上海国际艺术节一票难求成热点,今年她带来了话剧版《山楂树之恋》。“一开始我并不是很想接这部戏,因为我对爱情有一些 不信任,所以我做这部戏也是在向爱情学习。这个戏讲的是爱情的萌动,帮我恢复了一下对爱情的知觉”,田沁鑫特别强调,这是国话首次全部启用90后演员出演 一部戏。昨天主演小彩旗也和导演一起与媒体见面。田沁鑫说她让小彩旗在戏里保持奔跑,而这样的肢体表达令该剧此前也受到一些质疑,对此,田沁鑫表示:“做 戏我要用的是超越精神,我不想把这个戏做成一个通俗小说,我的戏也不会因为题材限定就不去超越。这是个动作性很强的处理,奔跑的动作贯穿全剧,这表达了人 物对爱情的坚持。”

  王晓鹰谈《伏生》

  从传统文化深处走向现代

  《伏生》讲述了秦统一天下,孔门弟子伏生如何在“焚书坑儒”中传奇般地保存下了儒家大成之作《尚书》。王晓鹰认为这个戏要完成的是“从传统文化的深处走向现代舞台的表达”。

  完成这个任务需要三种途径,首先是文化视角:“创作的根本用意不只是讲述2000多年前的孔门大儒如何传承儒家文化的故事,而是希望围绕伏生和 李斯的生命对峙,表达对于文化问题的思考,这也是我们想表达的现代文化的思考和感悟”; 其次是对文化价值取向:“任何作品,都是以人的更深刻的体验来表 达的。伏生的选择导致亲人离去,名节损毁。那种情感之困,道德之困,是比生死抉择更困难的抉择。他为了文化的信念,将自己送上祭坛的牺牲,构成这个戏最强 烈的悲剧性”; 第三是文化手段:“二度创作可以说是殚精竭虑地去结构一种更中国式的舞台艺术的表达,有中国戏曲的神韵,却出离中国戏曲的表达; 演员身 上分明可以看到戏曲功底和程式,却没有戏曲化的外部形态。打个比方,舞台好比一堵大墙,台后是一个宏大的考古现场,而台前则把中国传统艺术的碎片用现代意 识完整地表达给当代观众”。

  查明哲谈《死无葬身之地》

  吸引力来自对人的探讨

  《死无葬身之地》由法国存在主义大师萨特于1946年创作,讲述了二战时期六个男女游击队员在一次战斗失败后被捕,经历了酷刑和生死考验的故事……人性的所有阴暗或明亮在这里被放到最大。

  查明哲认为无论是萨特60多年前的剧本,还是国话这一版18年前在北京首演的版本,今天依然在吸引观众,“我们之前在北京演,我看有一半是18 年前看过这部戏的观众,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让它18年来一直在打动观众?我想是因为它完成了对人的根本价值的探讨。我们现在谈文化、文学和戏剧的价值到底 是什么?这部戏都有暗合,就是对人的思考和发现、超越,就像萨特说的,‘我们现在还不是完整的,但我们正在走向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