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但凡提及影视行业乱象,就离不开“小鲜肉”这个高频词。原本用它来形容年轻演员高颜值、身体健硕,虽有调侃意味,但整体形象美好。然而随着一份网传的“男星报价单”被曝光,眼下人们提及“小鲜肉”,很难不联想到天价片酬、花瓶演员等负面标签。请听报道:

  (著名编剧高满堂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曾指出:现在拍摄一部1个亿成本的电视剧,要请到当红“小鲜肉”,片酬基本在7000-8000万之间,只有两三千万留给导演、编剧、团队、后期制作。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证实,这样的行情早已不是影视圈里的新鲜事,:

  [在一些高流量的偶像IP剧的演员方面的投入,占到了整个制作成本的75%,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在整个销售价格节节升高的背后其实是我们的品牌广告收入和采购价格的严重倒挂,无论是我们的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目前我们能够承受的所有的采购价格底线也就这样了,到了一个平台期。]

  拿走高片酬本无可厚非,在高度市场化的影视圈里“小鲜肉”拥有粉丝基础,是收视和票房的保证。而业内质疑的是高片酬下敬业精神的缺失:不背台词后期找配音、文戏也用替身……导演康洪雷表示:当制作方、投资方花了大价钱,希望他们能在拍摄时精益求精,却发现实际情况与此相悖。

  [当一个演员突然出名以后,我经常打开电视机发现这个频道穿着古装,那个频道穿着洋装,再一个频道穿着军装,可是他的走路速度、转身的样式、说话的速度是一样的,怎么会有精品出现呢?]

  若想以“小鲜肉”谋取暴利,可能就意味着这个作品即将走向失败,因为已经违背了生产和创作的规律。究竟是谁给了那些“小鲜肉”敢于马马虎虎的胆量?导演陈燕民从自己的岗位出发,认为导演首先不能被资本逐利蒙蔽了双眼。

  [因为一些冲击、因为一些乱象、因为一些绑架,有的时候会把自觉忘了,有的时候变成不自觉,真怕拍起戏来在拍摄现场最不讲艺术的就是导演,那个时候不忘初心、不忘本来太重要了,实际上我们有根弦儿在脑子里绷一下,对这些人来说就在了。]

  就观众而言,的确存在小部分粉丝盲目追捧偶像,但如果说大多数观众对作品质量都没有要求,这个“锅”显然没法“背”,像影评人桃桃一样“边看边吐槽”是不少观众的无奈之选。

  [因为我之前也在电影制作单位做,给我最大感觉的是,很多拍着非常粗糙、没水准的电影人是没有耻辱感的,周围全是夸奖拍的挺好,听不到负面声音,我的快感就在于帮你们找到耻辱感。]

  一些“小鲜肉”所表现出的不尽人意之处,固然与他们自身相关,但同样也是警示行业发展存在不健康、市场调节失灵的表征。

  以上由东广记者吴泽宇报道)

  热点新闻:

  沪拍牌人数破26万中标率4% 市民:已失去拍牌信心

  浦东张东路跨川杨河桥建成三年未通车 仍是断头路

  人民广场网红美食店雨天大排长龙 网友:排到怀疑人生

  申城街头共享单车猎人出没 最高纪录一天举报69辆

  沪应届生薪酬连续8年上涨 7成非沪生源应届生留沪

  天气预报:

  申城本周仅两天无雨 气温变化平稳最低温在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