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消费关注>第一口奶事件:沪某知名儿科医院未制止奶粉赠饮

第一口奶事件:沪某知名儿科医院未制止奶粉赠饮

A-A+2013年9月20日11:17新闻晨报评论

  近两天,媒体连续报道了个别奶粉企业用向医院人员贿赂的方式,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医院给初生婴儿喂自家品牌奶粉,让孩子产生依赖,达到长期牟利的目的。

  而记者在调查时发现,奶粉企业凭借强大营销力量,“强硬”打通医院渠道、抢夺“第一口奶”绝非个案,甚至已成为行业的明规则。这不仅违反国家关于母乳代用品销售的相关规定,影响母乳喂养的氛围,更有可能涉及商业贿赂,有待监管部门予以彻查。

  有规为何仍难禁?

  抢占新生儿“第一口奶”成行业内明规则;鲜见有处罚让企业有恃无恐

  近日,有媒体报道,新生儿在医院喝“第一口奶”,背后暗藏金钱交易,企业贿赂医生护士。“白衣天使”在利诱下,给孩子喂多美滋奶粉,让新生儿产生依赖,排斥母乳。

  记者调查发现,奶粉进医院营销实非个案,甚至可以说是行业内的明规则,虽然违反国家相关规定,但鲜见有处罚让企业有恃无恐。

  我国《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医疗卫生保健机构、学术团体不得接受生产者、销售者为推销产品而给予的馈赠和赞助;应抵制母乳代用品生产者和销售者在本部门、本单位所做的各种形式的推销宣传;不得在机构内张贴母乳代用品产品的广告或发放有关资料;不得展示、推销和代售产品。

  然而,对于奶粉企业而言,不进医院意味着放弃“第一口奶”的抢占。奶粉企业在医务渠道并不做销售,而是通过赠予的方式让新生儿适应这种奶粉的口味,形成口感的依赖,医院自然成为厂家的“必争之地”。

  在上海一家知名儿科医院的二楼,记者就看到一个名为“营养加油站”的小推车,上面摆放了某知名品牌各阶段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一些奶粉已冲调好放在一次性杯子里。营销人员亲切地说:“我们这里可以免费品尝。”这种明目张胆的“展示”,院方却并未制止。

  “我的孩子是早产,留院观察了一周,一直是医务人员喂食奶粉。”上海市民罗女士说,医生护士没有任何人提及母乳喂养,出院时医护人员还赠送了多瓶奶粉试用装。

  业内人士透露,所谓奶粉医务渠道,基本上被大型洋奶粉企业所“霸占”,所采取的手法往往是大手笔:制定详尽的计划,直接买断医院,不仅与院方领导合作,还打通医院配餐中心的渠道。也有一些企业“小打小闹”,以办学术会议为名,行“认识医生”之实,从产科医生和护士手中打听更多的孕产妇个人信息。

  企业怎样和医院“沟通”?

  设立专门医务部门,只考核与医院如何维持关系;赞助医院开办孕妇班来掌握个人信息

  近日,记者以与安徽某地级市的各大医院很熟悉、且有自己的连锁母婴用品店为由,联系上了多个洋奶粉品牌的相关工作人员。

  “一级城市你就不要想了,像上海、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我们大大小小的医院、月子中心能覆盖的都已全部覆盖了。”面对咨询,一位大型洋奶粉企业商务代表刘女士非常“硬气”。

  她说,如果想要帮助品牌铺医务渠道,只能向二三线城市发展,而且还要评估记者在当地的“渠道关系”到底硬到什么程度。“如果你们只有几家店、几个医务所的关系,估计很难拿到好的贸易条款。”

  另一家知名奶粉品牌负责华中地区的销售人员则告诉记者,公司在各地有专门的医务部门,属于公司编制,和销售部门平级,但没有任何销售业绩考核,对医院的回访计划、返利计划实施如何等才是对他们的考核指标。医务部门还会根据出生率将医院分割成重点医院和非重点医院,专门制定“沟通计划”。

  一位婴幼儿奶粉企业负责人介绍,婴儿出生尚未出院时,部分妈妈奶水不足,如果自己没有准备奶粉,医生会提供部分品牌奶粉,被称为“轮奶”。而这些品牌如何确定,就由奶企出面,以赞助费的形式,给医院一定额度资金,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

  此外,不少外企还在医院开办孕妇班,以教授母婴知识为由头,推销奶粉,同时掌握孕产妇的个人信息。例如在浙江某地级市的妇幼保健院,想要开设这样一个学习班,需要给医院缴纳两万元的赞助费。“医院小,钱就少;医院大,给钱就需要更多。”上述负责人说。

  如何解决“第一口奶”?

  对商业贿赂问题要深查严究;制订法律细则让奶粉商违规销售有法可“罚”;母亲对自己要有信心

  对于一些资金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而言,医务渠道则是一座就算想爬也爬不过去的“高山”。“人家洋奶粉企业做了二十年,已形成了一张渗透全国多个城市的网络。”上海一家民营婴幼儿奶粉企业负责人坦言,“他有两千人的专门队伍。你上一千人,肯定是死;你上两千人,也会被累死。”

  这些花在医务渠道中的成本,最终还是由消费者埋单。更重要的是,这种违反规定的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却鲜见有处罚,让守规矩的企业“有口难言”。

  上海奶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曹明是认为,卫生等多部门应协作加大执法力度,开展专项整治行动,配合对洋奶企的反垄断调查,正本清源,对于背后藏着的医务人员收受回扣、商业贿赂的问题更要深查严究。

  一位业内人士说,应该用法律保证医院产科服务于母婴而不是奶粉企业,制定细则让奶粉商违规销售有法可“罚”。

  专家认为,奶粉作为母乳不足时的补充食品,其存在是必要的,但违规的营销会使得母乳喂养缺乏良好的氛围。

  来自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我国婴儿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率在中国农村达到30%,在城市这个数字是16%,在国际上处于较低水平。母乳喂养标准推荐继续进行母乳喂养直到两岁,而在中国,两岁还继续能够喝到母乳的婴儿比例只占9%,远远低于我国邻国缅甸65%的比例。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说,母乳是孩子的最佳选择,在确实不能母乳喂养的情况下,才考虑婴儿配方奶粉。而现实情况却是,中国孩子的家长对于奶粉过度依赖问题比较突出。

  曾有一句很经典的笑话:任何一种哺乳动物,都有足够的奶水喂哺自己的孩子,只有人类没有。因为人类有“思想”,总是想着自己的奶水不够喝。“几乎所有的母亲都有足够的乳汁来喂自己的宝宝,秘诀在于母亲对自己的信心。”著名儿童教育专家小巫这么写道。

  [最新回应]

  据央视报道,针对近日媒体连续曝光的“变味的第一口奶”事件,天津市委、市政府连夜召开会议研究查处整改具体措施,决定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相关问题进行全面深入调查,一经查实,将对管理人员和直接责任人依法依规严肃处理,不护短不姑息,一查到底。同时要求全市卫生系统引以为戒,举一反三,对医风医德进行一次彻底整顿。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