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消费关注>大众化餐饮霸王条款调查 店家称店有店规

大众化餐饮霸王条款调查 店家称店有店规

A-A+2014年3月11日09:58新闻晨报评论

  在酒单上印着的,最便宜的一瓶啤酒是“青岛经典48元”。

  买单时,服务生递来明细小票,上面写着“青岛经典48元”和“圣培露750ml98元”。记者好奇,这两项费用哪儿来的?服务生解释,“因为开瓶费应该是300元,但是经理给您打折后150元,键盘上没有这个标价的按钮,只好这样凑150元。”追问之下,记者了解到,键盘上固有的开瓶费标价有两个,一个是300元,另一个是500元(白酒专用)。

  ●威斯汀大饭店

  200元开瓶费“搞一搞”可以免

  在五星级的上海威斯汀大饭店,5楼的水晶苑中餐厅,记者花了1分钟时间商量,200元的开瓶费就给免了。

  入座后,记者先询问服务生,能喝自带的啤酒吗?他抿着嘴笑:“可以,喝吧喝吧,我给你拿个杯子。”转身就要去拿杯子。

  记者叫住了他,“我还带了红酒,可以吗?”

  服务生站住了,“红酒就要收费了,开一下200块钱。”“我这酒才100元啊。”“不管酒的价格。开啤酒无所谓的。”“那茅台呢?”“一样的,一瓶200。”

  “现在新闻说可以自带酒水了,要不就算了吧。”“……你为难我了。”他尴尬地笑。“这是威斯汀规定的吗?”“对的,外带酒水要收费。”“就别收了吧,新闻都有了,好吗?”

  “你都这么说了,我只能答应你了。”他松口了。“你要不要跟你们经理请示一下?”面对突然的变化,记者问。“没关系,我帮你们开吧。”

  一会儿,服务生拿来了酒杯和开瓶器。记者问他会被经理骂吗?他说,“不会的,客人为主。”

  记者追问:“你们店堂有告示禁止自带酒水吗?”

  “一直就这么规定的,像路边小饭店都贴着‘不准自带酒水’,我们这里肯定也要的。”倒完酒,服务生便离开了。

  买单时果然没有开瓶费,服务生在一旁说“我答应了您不收开瓶费,肯定不收”。

  [记者手记]

  是时候拔掉这颗“霸王钉”了!

  晨报记者 倪冬 言莹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荒唐!当我们的消费选择权就这样被剥夺时,他们竟是如此地理直气壮。

  尽管,最高法已明确表示:餐饮行业中的“禁止自带酒水”是服务合同中的霸王条款,但条款之于大量餐饮企业形同虚设。

  个别消费者提出质疑,却不得不面对无店可选的尴尬,甚至是店员的嘲弄:你看看哪家餐饮酒店不“禁止(谢绝)自带酒水”,你就拎着酒去吧?

  尴尬与嘲弄的背后,实际上是餐饮企业对酒水暴利的贪婪。一瓶酒的价格,动辄价差一倍,甚至数倍。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这个已经争论多年的老话题,最高法2月12日的表态,不过是对原有法律适用问题的一次重申而已。没想到,消息一出,仍引发消费者奔走相告,足见大家胸口的这口恶气已积压多时。

  只是,面对最高法的这番表态,当“禁止(谢绝)自带酒水”变得“于法不容”以后,不少餐饮企业和利益攸关方,又开始忙着论证其“于理有据”。

  最常听到的一个论据是,自带酒水事关食品安全。既然如此,那动辄几十元、数百元的开瓶费,又该做何解释。一边拿食品安全做挡箭牌,一边干着 “只要交钱就可以开瓶”的勾当,这不是自打耳光吗?

  另一个论据是,认为“餐饮行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餐饮酒店禁止(谢绝)自带酒水,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那么,当近乎整个行业都毫无道理地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时,这还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吗?

  最近,又出现了第三种声音:在严查酒驾、商务宴请减少的当下,餐饮企业已经很不容易了,很多企业都亏损了。显然,这样的辩解是苍白的,因为,“以用户为中心”是市场亘古不变的逻辑,没有那一家不尊重消费者的企业能成为百年老店。

  令人高兴的是,不少餐饮企业已意识到这一点,主动去除了“禁止(谢绝)自带酒水”这一陋习陈规,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尊重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

  不过话说回来,守法本就应该是一个企业经营的底线,自带酒水本身就是消费者应有的权利,不应该被无端剥夺,而这恰恰也是我们今年“3·15”想要达成的目标:在上海,我们期待邀您一起,拔掉“禁止(谢绝)自带酒水”这颗钉子。

  为了讨回这个原本就该属于消费者的权利,我们愿意坚持一年!

  晨报向餐饮霸王宣战律师团成员

  ■震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郑祺律师

  ■炜衡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 钱宇瑾律师

  ■炜衡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 付华华律师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董春岛律师

  [大众化餐饮企业]

  ●泰妃阁虹口龙之梦店

  “店有店规,家有家法”

  3月6日晚,泰妃阁虹口龙之梦店。记者自带酒水,前往这家餐厅用餐。从服务员到经理,历经3次“交锋”,依然没能免掉一瓶酒30元的服务费。

  泰妃阁菜单的最后一页,醒目地印着温馨提醒:“本店谢绝自带食物及酒水”。面对“禁止自带酒水”属于霸王条款的争辩,这家餐厅的经理则表示,“店有店规,家有家法”:“您可以选择不在这里用餐,也可以选择不在这边喝酒!”

  第一次“交锋”

  “自带酒水要收服务费”

  3月6日晚,周四,泰妃阁虹口龙之梦店。

  虽然不是周末,但当晚5点20分,这家店门口的凳子上已经有6桌人在排队了。

  上海市震旦律师事务所郑祺律师和朋友以及记者,带了一瓶五粮液、一瓶红酒,被安排在进门左手边第一张餐桌。一名女服务员看到自带的2瓶酒后,提醒说:“你好,这边要收服务费的。”“什么服务费?”郑祺问。“比方说我们要提供酒杯。”服务员解释。

  “我们如果喝饮料,你们也要另外收服务费吗?”“不用,但这是您自带的酒水,酒水是要收的。您要是带果汁,无所谓的。”

  “如果我点你们的酒,你们不提供酒杯吗?”郑祺问。“提供呀!”服务员回答。“那你提供酒杯,也要收酒杯服务费吗?”郑祺继续问。

  女服务员不再回答,转身走了。

  第二次“交锋”

  “收服务费肯定有点道理”

  几分钟后,一名男服务员走过来,解释说,之所以要收服务费,是因为“我们这边酒水杯都是酒水商的,所以要适当地收一点服务费”,“两瓶收你50元,红酒20元,白酒30元。”

  他继续解释,如果想要不收服务费,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必须在店里再点酒:点一瓶白酒,就不收自带的一瓶白酒的服务费;点一瓶红酒,就不收自带的一瓶红酒的服务费。

  “你这不是强迫我们消费吗?我自己带酒,就是为了不再点酒。我来这里用餐,就是消费了啊,你这等于是强迫我买你的酒。”郑祺说。

  “你们既然出来吃饭,也不会在乎这几十块钱,吃得要舒服一点,对吧?”男服务员说。

  “倒不是在乎钱,而是在乎有道理没道理。”郑祺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