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加装电梯能否取消“一票否决制” 全市22万门栋老小区没电梯 协商困难意见不一推进缓慢

  数据显示,目前全市无电梯多层住宅约22万个门栋,老旧住宅加装电梯需求在20万至30万台,全市老年住户中近9成有加装电梯意愿。然而,一条“需征得小区三分之二以上、楼道90%以上居民同意并签字”的规定,却把大多数楼卡在了“协商”这一环。代表们纷纷呼吁,“时间不等人,电梯再不装,老年人都跑不动了。”

  竣工运行电梯的仅47台

  根据市电梯行业协会等多部门相关统计,上海七层楼以下且没有安装电梯的多层楼房面积约为1.5亿平方米(约22万栋),其中,楼层住户达100万户以上,旧楼加装电梯预计需求量在20万至30万台。据本市老年学会的相关调查结果显示,愿意在现有居住楼房加装电梯的老年住户的比例约九成。

  但据市房屋管理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全市仅有204幢房屋通过居民意见完成加装电梯计划立项,已经竣工运行的电梯台数仅47台,正在施工的29台。

  居民之间意愿难以统一

  最主要的障碍是居民之间加装意愿难以统一。根据《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指导意见》,加装电梯需征得小区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并且同一楼道内90%以上居民须同意并签字确认,同时还不能有明确反对意见。由此,不同楼层居民之间因装电梯意愿不同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因为加装电梯涉及费用分摊、补偿方案,加装电梯后楼层越高收益越大,所以一楼居民成为加装电梯最大阻力,六楼、七楼是加装电梯的主力,而其它楼层则因情况不同而意愿不同,为此多层住宅一般很难达到90%的通过比例。

  资金筹措,也成了一道难以跨越的门槛。根据目前的情况,旧楼加装电梯,电梯设备费用加上建筑、井道、土建等总成本至少60万元,如果加上市政改造费用,如煤气管道改道、电力扩容之类等,费用会更高。尽管有政府最高24万元的补贴,但剩下的费用对居住在老式多层住宅的退休低收入老年人依旧是一笔不小的负担。除此外,还要预留日常的管理、维护保养、电梯运行、清洁安保等方面的费用。

  居民与施工方需要沟通

  协商成本过高。在居民之间或者居民与工程实施方之间需要有人介入沟通,而这部分协商成本并没有在政府的考量范围内。一般居民缺乏对各自诉求的精确预计,缺乏足够的知识和数据去分析,使得测算预期利益的成本太大,存在一个高交易成本障碍。而工程方或电梯供应商一方面没有相应的组织架构、人力资源、政策权威来进行协调,另一方面信息不对称也使得居民对其缺乏信任。在目前成功的案例中,往往都是居委会参与协商,而大多数居委会既没有动力也不具备诸如专业项目、工程需求以及财务等专业知识进行这类的沟通。

  由于知识面的局限性、政策方面缺乏了解、缺少资源等原因,由业主作为牵头人也是困难重重。如设计院出一套方案,就要收取三万左右设计费,而大小设计院对单个井道的设计缺乏兴趣,这就需要外部资源介入。一般情况下居民都希望看过效果图再决定是否同意方案,而出一张效果图又需要大概三千左右费用,于是还没装电梯就陷入了困局。目前大部分成功案例中,都是由业委会牵头,并且为旧楼加装项目“跑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