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企业减负了,我的养老金受影响吗 社会养老保险资金仍有坚实支撑

  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的一揽子减税降费政策中,一组数据引人关注:“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同时,“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至今已实现15连涨。养老金“一减一增”之间,意味着缴的少了,发的多了。有人担心,等到我退休时,养老待遇会不会受到影响?这也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对此,政府工作报告有明确回应:“既要减轻企业缴费负担,又要保障职工社保待遇不变、养老金合理增长并按时足额发放,使社保基金可持续、企业与职工同受益。”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代表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养老金还会继续涨,大家要对养老金制度有绝对的信心。”

  降低缴费率是企业普遍呼声

  每年全国两会期间都有不少代表委员关注企业费率过高的问题。在郑功成看来,“降低缴费率是企业长期以来普遍性的呼声。”

  目前,我国现行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法定总缴费率为28%,其中,企业缴费为20%左右,个人缴费为8%。如果再加上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与住房公积金,总缴费率高达50%以上。“如此高的缴费率极大增加了用工成本,带来了较大负担,也必然会影响到就业发展。”郑功成说,社会保险缴费率下降是大势所趋。

  国务院提出自2016年5月起开始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规定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企业缴费比例可降低至20%;单位缴费比例在20%且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可降低至19%。

  数据显示,目前北京、湖南、甘肃、宁夏、重庆、四川、贵州、江苏、安徽、江西、新疆、山西、上海、天津、湖北、广西、河南、海南和云南等19个省份宣布下调企业养老保险费率,其中上海从21%降至20%,其余省份由20%下调到19%。

  “企业社保缴费中,养老保险是大头,约占2/3,企业要求降低养老保险费率的呼声也非常强烈。”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市长蓝绍敏以南京的企业为例算了一笔账,一家拥有50名职工的公司,企业缴纳养老保险的费率是19%、个人8%,缴费基数按5000元计算,养老保险费率每降低1个百分点,每年就能够为企业节约3万元的用工成本,这对于企业而言是实实在在、可知可感的。

  养老金不差钱 费率还有下降空间

  从20%到16%的费率下降,在郑功成看来是有基础的。我国有全国养老保险基金结余5万亿元,还有为应对人口老龄化高峰而预留的社会保障战略储备基金两万亿元,以及多种可以调节相关参数的应对措施,我们应该对这个制度有充分信心,“养老金不差钱,还会不断往上涨”。

  蓝绍敏介绍,2018年,南京市养老保险征缴收入共464亿元,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支出361亿元,当期结余103亿元,累计结余640亿元,基金备付水平为22个月。如果要达到收支平衡,可以将现行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从19%降至15%,预计收入为378亿元,仍略有结余,可以在合理区间实现社保事业可持续发展。

  郑功成认为,现在基金结余畸高的现象,既不利于保障作用的发挥,也拉高了企业的用工成本。既然社会保险资金来源已有坚实支撑,就应该降低社保费率,减费让利,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