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热 点 

  • “众人皆醉我独醒”:新飞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

  • 音乐烟花激光交织 旅游节开幕大狂欢方案确定

  • 环球嘉年华秋季变身 魅力与快乐扩容

  • 你总是在夏天

  • 事隔多年

  • 重又见到你

  • 到现在我才告诉你

  • 我确信

  • 今晚静悄悄

  • 我的生命里

  • 茫茫雾丛中

  • 过去的痕迹

  • 那条路没有尽头

  • 我们呼吸相连

  • 过去了的梦

  • 在漫长漫长的时候

  • 想与你分享

  • 相遇的眼睛

  • 拥抱着我

  • 这支忧郁的情歌

  •  首页 >  >  > 正文

    南京到合肥:雨水,汗水与泪水交织 就是今天车手的写照
     
    文字提供 新观念杂志刘湘吟 图片提供/窦家铮 图片提供/资料整理 新观念杂志 梁厚雯 2003年08月18日 14:24

      


      今天没有炙阳,气温宜人,但微雨的天候,路面湿滑,对车手是另一种挑战。有些路段雨大了起来,骑车更是艰辛。过了一段时间後,老先生的体力无法跟上车队的情形愈来愈明显;总有两名车手跟在老先生後面照看着。


      


      就这麽一路在雨中骑着。再过一阵子,车手们开始轮流推老先生保持速度前行,这是很吃力的,只能单手驾车,还得加倍出力。这时坐在车上的人都觉得感动,我们的车手们果然都是“爱与和平”的使者。


      


      这一程路真远。五个多小时後,才到达中午休息吃饭的地方,这时已经进入安徽省全椒县境内,这里出了一个历史上有名的文人——《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还有他的纪念馆,可惜没时间进去参观。

      小小的街市,饭馆不少,但因已过午饭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多数都已熄炉,问了好几家,才找到有饭吃的地方。

      车手们休息、后勤人员进厨房帮忙切菜、洗菜,等饭菜上来,这时老先生已经知道自己无法跟着车队去拉萨了,也接受大家的劝告,决定下午就坐车回南京。


      


      老先生叫魏廉,年轻时也是自行车运动选手,三年前在南京成立了“老人单车运动会”,现在有两百八十多名成员。他习气功已有十数年,近二十年来从来没生过病,还收了很多徒弟,除了到大陆各省开班研习,他也曾应邀到德国开班授徒。昨天他叁加了我们在南京的活动,回家后要侄子帮他上新浪网查看,知道了我们这个活动的始末,一股热情,他当下决定要跟着骑到拉萨。他说,网上刊的行程和最後定案的行程不同,依原来的行程,他觉得自己可以跟得上,跟骑了半日才知道现在的行程在速度、骑行里程上是加倍的,“这样我成了大家的拖累”,所以他决定回去。大家都为这样的结果感到开心。


      


      午餐后,几名车手陪着老先生去坐车,下午四点半多,队伍再上路。生龙活虎、昨晚还吃掉大半盆小龙虾的赵晶,吃了午饭后却发烧了,他不能再骑车,上车休息,他的车由几个原本坐车的男生(窦家铮、上海电视台的张蒙舟、翁世晶、司机医生)轮流骑,速度上难免要降低。到合肥还有120公里,路况又欠佳,今天肯定要骑夜路了,车手们把车灯都准备妥了。


      


      这120公里,真长。很多是泥泞、凹凸不平的路面,天色暗下来後,骑行更不易。雨下得更大了,紧急决定一辆随行车先到合肥找旅馆、安排晚餐(根据以往经验,这些事要花上一两个钟头,今晚不能让车手再等这麽久)。


      


      没有路灯的崎岖路面,车手们骑得倍加艰辛,也相当危险。陈鹏首先摔了一跤,还好没见血。不久吴三海也摔车了,伤囗挺大,医生赶紧为他受伤的双肘消毒止血。大家提心吊胆,窦家铮一再提醒车手们∶速度放慢、放慢,大家成一个包聚着骑……

      又一个多小时後,顶替赵晶的翁世晶也吃不消了,我们把那辆自行车拆了放上车,此时就是六名车手。路真是不好走,窦家铮在车上大骂安徽省长。


      十点多,老先生已经到家了,传了手机简讯报平安,并祝我们一路平安顺利……此时我们正在黑暗崎岖的路上搏斗,为老先生感到放心,同时也庆幸∶还好他回去了,否则今天晚上大概要出人命的……

      陈鹏又摔了一跤,小小伤囗,他说不必消毒抹药了,再上路。这晚爆了两个胎。

      夜好长,看来十一点才能到合肥。早已满身满脸泥污的车手们後来沈默少语,我想他们都已经在一种非常的状态中,虽然很累、很饿、很冷、很黑、路很不好骑,但只有努力、小心地往前骑……好佩服他们,今天他们整整骑了十几个小时。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路程在一公里、一公里中缩短。终於进入合肥市,平坦的公路、足以照亮路面的路灯,令车手们骑来顺畅多了。又骑了大半个小时,才到达市中心、找到今晚住宿的“新长城大酒店”,另一辆随行车的人员在门囗鼓掌迎接车手,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真要命的一天,整整骑了十三、四个小时,超过两百公里。

      该饿坏了的车手们,这时大概因饿、累过了头,饭量没有平常的水准。赵晶还是病恹恹的,但愿他明天就能复元。

      好累的一天。出发以来的第五天,车手们经历了一次可以说严酷的挑战。他们做到了!如果你在场,也会情不自禁为他们鼓掌的。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