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合作伙伴
 
热 点 

  • 四方真情温暖回沪盲人知青一家 他“看”得见光明

  • 环线内将全换大巴空调车 800辆申沃车投入运营

  • 《上海城市交通最新指南》面市 市民出行有方向

  • "这2个月把我们憋坏了" 千羽白鸽重返人民广场

  • 内地香港实行零关税 上海人在家门口"血拼"港货

  • 理财“五重奏”开演--上海中行又开两家理财中心

  • 浦东外环线一男子因车祸死亡 警方急寻知情人

  • 回"老家"几无可能 申花婉拒范大将军

  • 阿杜"触电"之作延期至9月进上海 女主角尚未最后确定

  • 羽泉9月上海八万人体育场拉开首次内地巡演序幕

  • 孩子放假独自在家都要注意些啥? 专家开出预防药方

  • 雨天挡不住献血者队伍 昨天沪上无偿献血量翻一番

  • 名企向大三生"示爱" 明年高校人才大战今年暑假提前演

  • 福布斯全球总裁接受专访:"财富"永远不是唯一标准

  • "破烂王"消失 上海启动"享受型"社区废品回收站计划

  • 识别靠死记硬背换个角度不认识 沪上学童不识本地鸟

  • 轿车逆行惹大祸 摩托车“钻入”车轮底

  • 劣质冷饮爽口寒心 近三成冰淇淋、雪糕"真糟糕"

  • 申城诞生空调清洁员 内机消毒每台每次收费最高20元

  • 福布斯披露:全球三百多名商界领袖九月将云集论坛

  •  首页 > 上海新闻 > 社会大观 > 正文

    四方真情温暖回沪盲人知青一家 他“看”得见光明
     
    2003年06月30日 13:31 新闻晚报

      如果不是M8线施工动迁,蔡传忠,这位从黑龙江回来的盲人知青,也许就这样把户口永远落在另一位素不相识的盲人家中了。

      昨天上午,记者在大连路蔡家看到了这样一本特殊的户口簿,第一页:“户主,唐赵龙”;最后一页:“姓名,蔡传忠,户主或与户主关系,非亲属”。

      蔡传忠对记者说:“22年了,我的运道真好。”

      30岁:蔡传忠走进了黑暗

      蔡传忠的眼睛从前很大很明亮,在一个太阳也很大很明亮的早上,却突然失明了。

      1969年,18岁的蔡传忠下乡来到北大荒建设兵团,很快被选为园林班班长。在兵团他和川妹子刘维芬喜结连理,1979年4月,有了儿子海龙,蔡传忠在黑龙江“扎根”了。

      1981年夏天,为了麦收倒场,他连续一个多月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农场领导让他回上海休息一阵。同年10月,他回沪探亲。

      1981年12月3日晚上,他对母亲说:“我打算明天回黑龙江了。”那一夜,他睡得真香呀,以至于睁开眼睛时,眼前像蒙了一块塑料薄膜:“妈妈,今天的天气好吗?”“可好了,是个大晴天!”蔡传忠使劲揉揉眼,还是看不清。

      不一会儿,母亲喊他:“你黑龙江的战友来了,坐在那里,是谁呀?”这下,蔡传忠慌了:“我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医生诊断:劳累过度造成眼底神经萎缩。

      父母遗嘱:房子有他一份

      一年后,两眼失明的蔡传忠被接回了北大荒———那里有他心爱的妻子、儿子。

      1994年,年迈的父母听说知青子女年满16岁后可以落户上海一个名额,马上把蔡海龙的户口迁回上海,同时把蔡传忠一家接回上海。

      那天,老父亲掏出一张纸条塞到蔡传忠手里:“你妈去世前最牵挂的就是你了,她把8个平方的房间留给了你,还有缝纫机,让你在困难的时候卖掉。纸条千万别丢了。”

      父亲留下遗嘱走了,蔡传忠一家住在父母留给自己的房间里,与弟弟共同生活,户口簿上只有两个人:户主是弟弟,另外一个是海龙。

      户口迁回,弟弟却不收

      刘维芬开始四处打工。在居委会的介绍下,她到旅馆做清洁工,到饭店帮忙洗碗洗菜。1996年,和蔡传忠一个兵团的范海英找上门来,让蔡传忠两口子住到自己的公司,刘维芬做食堂,蔡传忠值夜班。

      欧阳街道党委书记李凤英对他说:“老蔡,你的眼睛看不见了,就回‘娘家’来吧。”从此,一封封信开始往来于农场和街道之间,政府开始了长达7年之久的“蔡传忠户口工程”。

      1995年,农场为蔡传忠办理了病退手续;虹口区政府在帮助解决户口的同时,还把蔡传忠作为帮困对象。马苏龙,一个普通的区政府干部,自1995年以来,每个月发工资后,必来蔡家报到一次———送上200元。

      海龙就读的甘霖中学得知情况后,不仅提供免费午餐,老师们还暗中塞给海龙钱。

      2001年8月,蔡传忠的户口终于获准迁回上海。可就在这时,户主弟弟反悔了当初的承诺,不同意让蔡传忠落户。

      一个盲人家庭接纳了他

      蔡传忠几年前曾在路边地摊上认识一对盲人。

      这对盲人男的叫唐赵龙,女的叫张莺,下岗后在邮电新村摆地摊卖点日用杂品,听蔡传忠诉说户口的苦恼后,唐赵龙马上接口:“别烦了,把户口落到我这里来。”

      派出所担心地对唐赵龙说:“为避免你们以后反悔,必须写保证书。”就这样,2001年10月,蔡传忠夫妇俩的户口就落在了唐家。

      记者昨天随蔡传忠来到唐赵龙家,张莺刚好要去永嘉路打工。

      看不出这是盲人的家———整洁的地板、床铺,连门口的鞋架都干干净净。张莺利落地拿起饭盒、提包和盲杖,麻利地下了3层楼,盲杖没有落地地转了两个弯,走出小区。

      唐赵龙说:“户口进来也没什么的,帮帮他是应该的。以前摆地摊的时候,也有人欺负我们看不见,偷拿货物,但毕竟是少数,多给钱的人还是大多数。”

      唐赵龙说:“现在要靠他们两口子帮忙了,这次我住院,他们还给了我200元钱。”唐赵龙患有糖尿病,每年都要住院,地摊生意就不做了。这两年,蔡传忠的儿子工作后,家境好了点,刘维芬就经常来唐家帮忙,到医院照顾唐赵龙。

      儿子当上团支部书记

      昨天中午,蔡海龙从宝钢赶回家中,还买了肯德基。当递到蔡传忠嘴边时,蔡传忠捧着汉堡包问:“这是什么,还挺脆?”泪水在海龙眼眶里打转:“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被选为公司的团支部书记了。”

      海龙说,打他记事起,父亲就失明了。为了早日工作,他初中毕业时就报考了宝钢技校。他永远忘不了,为了1200元学费,欧阳街道破例给了500元救济;技校老师四处奔波,帮他申请助学金;宝钢工人王加明每月资助他100元生活费……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业余时间正在自学考试。他说:“我们的运道真的很好。”

      记者手记

      昨天,记者见到了蔡传忠的弟弟,他对记者说:“当初不让哥哥落户口,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点摩擦。现在,我完全同意。”

      可是,“同意”得似乎晚了点。蔡传忠夫妇俩现在暂栖的范海英公司正面临搬迁,那间夜间值班室将不复存在。更要紧的是因为M8线工程,“老家”所在地区的户口已经冻结,蔡传忠还能赶上动迁分房吗?

      本报记者刘昕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