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热 点 

  • 公立校长?民办校长? 廿万借款困扰博士校长

  • 上海将重新定义"人才" 学历职称不一刀切

  • 工程技术人员“含金量”涨 月薪最高逾万元

  • 美方增持10倍股份 星巴克上海股变

  • 体验刺激应以安全为先 环球嘉年华:尖叫着呕吐着

  • 生态园育出科技奇葩--上海紫竹科学园区走访记(图)

  • 长三角经济"血脉"更畅通 "近邻"来沪招商活跃

  • 中小学今天放暑假 市少工委要求合理休闲保健康

  • "一卡通"畅行高速路 用户在沪可直接支付通行费

  • 透析新飞“欧洲能效A+”冰箱市场热销缘由

  • 观者近4万 成交超4亿 第二届别墅博览会成功落幕

  • 上海港"胃口"大增 上半年集装箱"吞吐"突破500万箱

  • 中山南路一建筑倒塌 居民生活未受影响(组图)

  • 宏图三胞斥巨资发起上海滩IT“冲击波”

  • 医托拉客庸医充数 如此"专家门诊"太坑人

  • 500强访谈(5):人才是我们惟一的资产

  • 私企恒源祥网上求贤 10万元年薪诚聘政工干部

  • 巴迪熊来到上海 创作主题征名活动即日起举行

  • "《功夫》少女"上海美眉不到时候不露脸

  • 特制内裤藏三沓假币 3名犯罪嫌疑人被乘警识破

  •  首页 > 上海新闻 > 社会大观 > 正文

    公立校长?民办校长? 廿万借款困扰博士校长
     
    2003年07月02日 08:36 东方网-劳动报

      陈孝大是一个在瑞典留学6年的教育学博士,回国后,他放弃了大学教授这一优厚的职业,却成为了一个小学校长。在他的苦心经营下,原来的6年制小学成为了现在的集小学、初中、高中于一体的12年制学校。但麻烦随即而生,日前,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挪用公款罪将他起诉至法院。

      昨天,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了此案。

      教育学博士被起诉

      普陀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上写明:2001年4月11日,被告人陈孝大利用担任上海市培佳双语学校校长的职务便利,擅自从学校开具一张20万元的支票交于其妻,由其妻将支票解入上海锦秋房地产有限公司用于支付个人购房款。事后,陈孝大本人在上级主管部门对该校进行审计发现此问题后,归还了挪用的20万元公款。案发前,有关部门找其谈话,陈孝大交待了上述事实。

      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陈孝大系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超过三个月未还,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针对检察机关的起诉,陈孝大认为自己是无辜的。他认为他的学校自始至终都是民办性质的,而且他本人在普陀区办学6年来从来就没有成为过国家工作人员。

      陈博士不当大学教授,甘做民办学校校长根据陈孝大的个人履历,1987-1990年时,他在华东师范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1990年,他受国家教委公派赴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做访问学者,并继续攻读教育学博士。他的中方导师为已故的华东师大名誉校长刘佛年,外方导师为国际教育科学院院长托尔斯顿·胡森(TorstenHusen)。1996年6月,陈孝大在瑞典获得博士学位后,载誉归国,被华东师大特批为引进人才,在华东师大从事研究生培养和科研工作。

      由于陈孝大在华东师大任教期间工作得到了一定的认可,加上他留洋博士的背景和出色的学术水平,1997年8月,武汉的华中理工大学(现改名为华中科技大学)有意引进陈孝大。根据双方当时谈下的条件,如果陈孝大博士去华中理工大学工作,他将获聘为教授、学术带头人和该校高教所新所长,华中理工大学同时还许诺分给陈孝大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应该说,华中理工大学的条件是优厚的,陈孝大当时也动了换个环境的念头,在还没有办理工作关系调动之前,他已经开始为华中理工大学高教所的研究生上课,讲授教育经济学,并对三室一厅的住房进行了初步装修。

      不过,就在陈孝大把关系从华东师大迁出以后,他又对是否去武汉教书犹豫不决。原因就是他在上海的事业。据陈孝大本人介绍,从瑞典留学回来后,他一直致力于将自己所学到的西方先进的教育理念付之于实际行动,并于1997年5月在普陀区开办了民办培福佳小学,当时正值该小学发展的关键阶段,陈孝大实在不愿意放手不管。不过,陈孝大感到以他本人的精力,无法达到武汉上海两头跑两头都兼顾,所以在权衡再三后,陈孝大只好回绝了武汉方面的盛情邀请,并退回了三室一厅的房子。

      是不是国家工作人员成焦点

      去不去武汉是一念之间的事,但陈孝大从华东师大迁出来的个人档案的归属问题却让他费尽了思量。据陈孝大本人昨天在法庭上陈述,由于找不到挂靠单位,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只能把自己的档案锁在自己家的抽屉里。不过事有转机,普陀区教育局的有关领导在知道这件事后,就通过关系,把陈孝大的个人档案挂在了普陀区教育学院。

      陈孝大认为,自己的档案虽然进了教育学院,但自己根本就没有进入过教育局的编制。理由很简单,就是所有在编人员的待遇,陈孝大认为自己都没有享受到,所以他也不是什么教育局的引进人才。陈孝大昨天在庭上就此举了很多例子,其中之一就是教育局从来就没有给他发过工资、加过四金。另外,陈孝大称,普陀区教育局引进硕士毕业生,会提供住房,但自己作为硕士生的导师和教育学的博士,却没有享受过此福利。另外,自己在普陀区办学6年,教育局既没有给他评过教师职称,也没给他评过校长职级。陈孝大最后补充道,如果一定要说他是教育局委派到学校去做校长的话,那至少也该有一张校长任命书,但遗憾的是,他本人直到今天也没有看见过来自教育局方面的红头文件。

      据陈孝大的辩护律师上海翟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建律师表示,陈孝大是否是国家工作人员是本案的关键。事实上,昨天的庭审也如翟建律师所说的,围绕陈孝大是不是由普陀区教育局委派去学校做校长的问题,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检察院方面认为,陈孝大是一名国家工作人员,是由教育局委派到培佳双语学校(前身为民办培福佳小学)当校长的。他们的理由是学校的上级单位海文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海文公司)是公有性质的,海文公司的五家控股单位也是公有性质的。另外,检察院出具了由普陀区教育局提供的证据《干部任免审批表》和《关于陈孝大任职情况的说明》,表明陈孝大是教育局委派出去做校长的。

      翟建律师当庭质疑了这两份证据,并指出这两份证据是伪证。翟建律师指出,根据这两份证据,教育局是在1997年9月任命陈孝大去担任“培佳实验学校”校长的,但实际情况是,“培佳实验学校”是在1999年6月才成立的,其前身为“民办培福佳小学”。翟建强调,陈孝大根本不可能在1997年9月时去担任一个直到1999年6月才成立的学校的校长的。

      翟建律师对“委派”一词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刑法中的“委派”,指机关或者单位内部上下级之间的一种委任与派遣关系。本案没有证据证明陈孝大系教育局或者海文公司的员工或下属。陈孝大离开华东师大后,身份转变为民间身份,后来虽然他将档案挂靠到了普陀区教育学院,但这不足以证明他就是教育学院的人,因为从实际情况看,陈孝大一不占编制,二不拿工资,“四金”也是他自己加的。另外,翟建认为“委派”必须有书面的、正式的文件,本案也没有这些起码的材料。翟建认为,所谓的海文公司成立于2000年4月,而那时候,陈孝大任校长和法人代表的民办培佳实验学校早已经存在,根据《社会力量办学条例》的规定,教育局和海文公司无权委派。

      追述培佳学校的变迁史

      陈孝大的身份是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值得玩味和探讨,本案的另一个关键也在法庭上引起了控辩双方的关注,那就是陈孝大为之付出巨大心血的培佳双语学校。

      1996年6月,陈孝大学成回国后,就希望尽快将从西方学到的先进的教育模式实践于中国现行的教育模式。1997年5月,陈孝大在普陀区找到了一片试验田。据他本人介绍,当时他是从普陀区教育局手中租下了一个快要关门的小学校舍,并投入资金,加以整饬。同年6月,陈孝大任校长和法人代表的上海市民办培福佳小学被主管部门普陀区教育局审批通过,并发证承认。

      1997年5月至2002年12月25日(案发),陈孝大在办学上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学校也由一个单一的小学发展到今天集小学、初中、高中的12年一贯制学校,学生人数也从最初的80人发展到1530人。

      由于学校的规模和特色,“民办培福佳小学”这个名字退出了历史舞台。1999年6月,学校更名为“上海市民办培佳实验学校”,校长和法人代表依旧是陈孝大,发证单位也还是普陀区教育局。但此后,因为海文公司的成立,陈孝大认为自己办学校的日子难过了许多,因为普陀区教育局未经他的同意,强行将“民办培佳学校”划归了海文公司。但陈孝大还是被保留,继续担任校长。

      据陈孝大介绍,2001年12月(海文公司成立一年多以后),普陀区教育局对校名做出调整,将学校更名为“上海市培佳双语学校”,同时发放了一张事业单位的法人证书。陈孝大认为,第三次更名剥夺了培佳学校民办的性质,在不明不白地成为了事业单位后,培佳双语学校也自然成了公立学校,这对自己是不公平的。陈孝大说,当时他虽然很震惊,但他出于对自己一手创办的学校的热爱,他还是继续做他的校长,直到案发。

      关于培佳学校是民办还是公立,记者专程就此事采访了普陀区教育局。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培佳双语学校自成立以来,教育局就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并从区内部分公立学校里抽调了老师去培佳双语学校任教,还负责这部分教师的工资。这名负责人又称,教育局成立海文公司的初衷就是为了规范管理区内这些类似于培佳双语学校的公有性质、民间管理的学校。

      在陈孝大那里,记者听到了截然不同的说法,陈孝大表示,自己在学校初创时期,仅仅是向普陀区教育局租用了几间校舍,并按学校收入的多少交付租金。同时,学校里的教师都是自己在人才市场上招来的,学生是自己在街上贴招生海报吸引来的。陈孝大表示,在海文公司成立之前,他学校里的经济账都由他一人负责,教师的薪水都是他本人根据实际情况决定的,对于此,教育局从没过问过。

      挪用公款20万元问题

      对于挪用公款20万元,陈孝大昨天在法庭上表示,他只是向学校借了20万元买房子,并写下借条,在案发前早就把钱还清了。

      陈孝大在庭上坦言,为了建设一支优秀的管理队伍,吸引和留住优秀管理人才,学校从办学之日起,就对中层以上干部实行可以向学校借款买房政策。向学校借钱买房的事,在他之前,学校有先例,在他之后,学校也有后来者。6年来,加上陈孝大,一共有4名培佳双语学校的员工向学校借过钱。陈孝大同时表示,自己在借钱时,家中经济确实周转不灵,教育局又没有根据相关政策对他补贴,借钱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

      检察机关指出,陈孝大向单位借钱买房的行为并未在事前事后向有关上级部门汇报,而他的还钱行为也发生在有关部门对学校账务进行审计以后。检察机关同时表示,即使陈孝大的学校是民办性质的,根据我国社会力量办学的相关规定,学校的所得应该用于学校的再发展,而不是用于教师的购房。

      对于此,翟建律师当庭辩护道,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非是指陈孝大借钱买房的行为。公诉人仅仅因为被告人未向上级主管部门请示而认定为挪用公款,显失偏颇。因为,公诉人也没有拿出相应的借款需要请示的规定、文件或材料。翟建认为,挪用公款罪的成立,首先必须具备不经合法手续擅自动用公款的事实,换言之,就是必须违反公款使用管理制度和财务纪律。但从现有证据看,借款是一项公开的、有操作程序的、正式的制度,在陈孝大之前之后,学校的教师均如此操作,并实际享受了借款。我们不认为学校领导享有特权,但按照常理,他至少应当与教职员工有同等的待遇,基于陈孝大是培佳学校的创办者,教育局或海文公司或培佳学校出钱买一套房子给他,并非一个过分的要求。

      后语

      昨天,普陀法院并未当庭对本案做出判决。

      在法庭上,检察官和律师争论的焦点是陈孝大究竟是不是国家工作人员,这是本案定性的关键。而透过本案,我们看到的却是陈孝大巨大的办学热情和法律的冷漠和无情。民办教育,是我们国家教育发展的一个方向。许多像陈孝大一样有激情、有能力的人投入到民办教育之中,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也许是一流的,而他们对于怎样运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和民办学校的合法权益却是幼稚的,甚至是茫然的。

      在一个法治国家,只有法律,才是维护自己权益的最好的武器。陈孝大案留给我们的启迪,有许多许多,而避免像陈孝大一样的悲剧发生,才是我们每一个人必须努力的。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