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热 点 

  • 上海嘉年华遭遇税收分歧 组委会称夏季版亏千万

  • 2020年将有16个越江通道 平均两公里找到越江口

  • 上海轨道交通4号线受损隧道修复方案年内确定

  • 五角场今晨炸两楼 受影响居民家庭已妥善安置

  • 上海加快制订“轨交”技术标准 明年年中将完成

  • 申城:管理岗位"艳阳高照" 技术岗位"粥多僧少"

  • 时速200公里以上 高档客车“庞巴迪”驶上京沪线

  • 沪港列车“十一”直通 上海站通关口岸撩开面纱

  • 建立国内最大捕捞船队 上海开拓远洋渔业新空间

  • 百万职工业余"充电"忙:六成人把双休日当学习日

  • 申城客运站延时卖票 步行街将设火车票售票点

  • 上药集团“借道”产交所 44亿元资产“开卖”

  • 首家家电折扣店月底亮相申城 5万种商品一折起

  • 上海法院将实行案件申诉等告知制度 保障公民行使权利

  • 三分之一学生没毕业--交大网院宽进严出"波澜不惊"

  • 李亚鹏周迅不肯碰头 《射雕》上海新闻会告吹

  • 上海站国庆期间增开临时客车19对、售票窗口13个

  • 10月上中旬才真正入秋 近两天晴到多云天气为主

  • 演出机构遭受经济损失 大型演出拉响"假票警报"

  • 上海占中国文物宝藏"半壁江山" 文物宝库扩容增量

  •  首页 > 上海新闻 > 申城动态 > 正文

    上海嘉年华遭遇税收分歧 组委会称夏季版亏千万
     
    东方早报 2003年09月24日 09:17

      早报记者高英雄

      环球嘉年华秋季版自9月12日开幕至今已近两周。与夏季版相比,秋季版显得安静了许多,但环球嘉年华的税率到底多少才合适,双方的争论一直很热闹。

      “夏季版亏了1000万”

      昨日,记者从一位知情者处获悉,环球嘉年华日营业收入仍然颇丰。仅9月20日、21日两天,嘉年华分别创下了360万元、383万元的营业收入。但这与主办方的预期仍有差距。“我们希望秋季版的游客达到150万到200万”,环球嘉年华组委会副总指挥朱伟峰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夏季版的亏损填平。”

      据了解,嘉年华夏季版的营业额突破了1.3亿元人民币。但据朱伟峰估算,夏季版约亏损了1000多万元。“遭遇SARS,使我们的总成本比预期上扬近37.5%;另外,夏季版所有的税共计近3000万。”朱伟峰把夏季版的亏损归结为以上两个原因。他很谨慎地说,3000万的税对个人来讲,是难以接受的,会有“一肚子怨气”,但是作为企业,抱怨没有任何意义。按照朱伟峰的说法,换在香港,如果嘉年华经营出现1000多万元亏损的话,是不用缴税的,“这3000万元就是我们自己的了”。

      不过,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副局长杨德林,否认了嘉年华夏季版亏损的说法。他是引进嘉年华活动的浦东政府官员,也是环球嘉年华组委会常务副主任兼总指挥。

      “主办方想少交税”

      “问题的焦点在于3000万元的税,他们想在税率上享受优惠。”杨德林说。

      记者了解到,环球嘉年华的税率标准是20%,这是我国对娱乐产业的税收标准。而在嘉年华夏季版开幕不久,有关税率标准的分歧就已显现。

      环球嘉年华董事长Hans Lod-ders认为,环球嘉年华是“文化和娱乐业,介于文化和体育之间”,“应当按约5%缴税。”。

      税务部门已有优惠

      据杨德林介绍,关于嘉年华该缴多少税,主办方与税务部门有过多次的“协调、磨擦、切磋、对话”,浦东新区政府为此也进行了多次协调。在政府协调之下,税务部门在执行时,将嘉年华的门票(实际上含30元代币消费)收入以5%的税率收缴,其余部分则按20%的税率收缴。杨德林说:“门票约占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仅这部分,就让了470多万元。此外,属于国税部分的海关税,也让掉了500万元左右。”

      杨德林说,除了在税收上有所让步外,秋季版结束后,浦东政府还将视经营情况给予环球嘉年华800万元到1000万元的奖励。但他再三强调,“这不是返税”,是政府从文化税收返还里面拿出一块作为文化基金,再从文化基金里面拿出一块用于奖励。

      据Hans Lodders透露,秋季版结束之后,环球嘉年华将移师香港和台北。

      上海环球嘉年华组委会称夏季版亏损1000万

      早报记者高英雄

      在漫天的细雨中,已在浦东开幕近两周的环球嘉年华秋季版显得有些冷清。在嘉年华的标志之一——巨大的摩天轮上,几乎空无一人。

      “已经不错了,今天比昨天强,昨天比前天强。这要有一个预热的过程。”9月19日下午,环球嘉年华组委会副总指挥朱伟峰说。

      嘉年华进军中国内地的首战,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畅。预定在4月底开幕的夏季版因SARS影响,被逼延期;同样,秋季版也因设备检测和台风"鸣蝉",再次推迟了开园时间。

      “我们希望秋季版的游客能达到150万至200万。"朱伟峰话锋一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夏季版的亏损填平,并且略有盈余。”

      夏季版场面火爆内里亏损?

      “夏季版我们大概亏损了1000多万”,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办公楼里,环球嘉年华组委会副总指挥朱伟峰有条不紊地说着。尽管具体的数字“还在审计”,但朱伟峰的口气却相当肯定。

      这个结论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按照媒体的报道,夏季版嘉年华是“盛况空前”:在6月27日到7月27日的一个月时间里,总计约131万人次畅游嘉年华,有一段时间甚至日进游客4.3万人次。队伍蜿蜒数百米,震耳欲聋的音乐,人群的惊叫声,这成为留给许多上海市民以及外地游客的今夏记忆。据了解,在此期间,环球嘉年华的营业收入高达约1.3亿元。

      “但那都是虚的。”朱伟峰并不那么认为。

      朱伟峰给记者算了一笔帐:环球嘉年华迁运到上海,设备运输、组装等项费用1000万元,广告宣传费用1000万元,毛绒玩具采购及设备租用、场地租用、水电费等,运转两个月预计7000万元,这是正常情况下的成本概算。

      “SARS使我们的总成本比预期上扬了近37.5%。”朱伟峰说。据朱介绍,因SARS的大面积爆发,嘉年华被迫推迟中国内地之行,所租赁的游乐设备、场地不得不后延,加上由此导致的员工成本,以及追加广告宣传等因素,延期成本近2000万元。两者相加,总成本升至1.1亿元。

      “尽管如此,我们对嘉年华在上海的盈利也仍然是充满信心。”朱伟峰说。

      他们的这一信心来自香港与上海的比较。据介绍,环球嘉年华2003年初进军香港时,58天吸引游客185万人,总收入达1.2亿港元;而经主办方评估,上海和香港在消费水平、品牌消费愿望等方面类比性非常高,这也是他们将嘉年华进军中国内地的首站放在上海的主要原因之一。

      主办方对上海市场的判断并没有失误。朱伟峰认为,他们惟一的失误在于“刚开始时对税务过分乐观”。

      “夏季版所有的税加起来交了近3000万。”朱伟峰很谨慎地说出了这一数字。

      朱伟峰说,换成是香港,如果嘉年华出现1000多万元的亏损,无需缴税。

      亏损虚实之辩

      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副局长杨德林否认了夏季版亏损这一说法。

      杨是将嘉年华活动引进浦东的政府官员。他同时还有一个身份:环球嘉年华组委会常务副主任兼总指挥。

      杨德林算出的结果是:嘉年华的成本未必有1.1亿元那么高。

      “嘉年华最大的一块成本是设备运输费,这一块大约是800万,并非1000万。”杨德林告诉记者。

      据杨介绍,夏季版嘉年华的38个大型游艺设备中,除摩天轮、旋转木马等经典设备是由主办方购置外,大部分设备都是租来的,租金根据最后的营业额与设备营运商分成,“只要机器一转动,这部分成本就以货币的形式返还了,没转动时,也只需要少量的维护费用。”

      “人工成本也不高。作为主办方的香港汇翔公司(主要负责营运)和国际索尼亚公司(主要负责市场推广)的正式员工只有几十个人,绝大部分员工都是临时招聘,每天报酬不过60-80元。境外员工报酬要高一些,但是176名境外员工中也只有40多位拿着相对的高薪,大部分人的待遇也高不到哪儿去。至于广告宣传费用,更没有所说的那么高、那么玄乎。”

      “非典的确导致了延期成本的产生,包括设备的仓库储存、人工保养和维护、员工费等各项费用,全部加起来也就800万,绝对没有2000万那么多。”杨德林说。

      而据组委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环球嘉年华实际上可看作为两部分,一是游艺,用38台设备让游客体验惊险刺激并“大声惊叫”,这是用来打品牌的;二是游戏,用58个摊位让游客产生“中奖”的欲望,从而不断地将手中的代币抛出以换取各种毛绒玩具。

      “最赚钱的部分在于游戏。”这位知情人士说,“但是,游戏的返奖率只有23-25%,游客中奖机率不足四分之一。此外,即使中奖,也非物有所值。”

      主办方宣称,毛绒玩具成本约为800元人民币,但据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毛绒玩具最低的仅75美分,最高的不过17美元,换算成人民币,最高也不超过140元。

      “成本不是你说多少就多少,而是可以核算出来的。说主办方在夏季版亏损1000万,绝对不是这个概念。”

      “问题的焦点在于3000万元的税,他们想在税率上享受优惠。”杨德林强调道。

      5%与20%的税率分歧

      据了解,有关税务部门对环球嘉年华的收税是比照我国对娱乐产业的收税标准,为20%。

      这让环球嘉年华董事长Hans Lodders有点不理解。Hans Lodders一直认为,环球嘉年华是“文化和娱乐业,介于文化和体育之间”,“应按约5%的标准缴税”。

      事实上,关于税率标准的分歧在嘉年华开幕不久后就显现了出来。关于嘉年华该缴多少税,主办方与税务部门有过多次的“协调、磨擦、切磋、对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Hans Lodders一口气用了6个“discussion”来描述这一过程的反复和漫长。

      朱伟峰说,他们刚开始对税率的预计比较乐观。因为嘉年华是第一次进军中国内地,由于没有参照对象,对于该缴多少税,税务执行部门不清楚,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但到后来,他们通过有关渠道了解并“最终判断嘉年华是一个文化活动”,应比照文化活动的税率即3-5%的标准缴税。

      嘉年华由此猜测,至少从表面看,政府似乎是有意识地以税收方式从中多分一杯羹。

      更让Hans Lodders不能理解的是,直到夏季版结束,环球嘉年华“才被通知税收的情况”。

      杨德林承认,3000万元的税额是“蛮大的,比预期高蛮多”,但税率“是国家法律规定的”。“你不是文化公园,也不是美术展览。嘉年华不是高新技术产业项目,说到底它是一个大型的商业文化娱乐活动,实际上是高消费的项目,相对来说比较暴利。从法律角度而言,不可能在税收上享受优惠。”杨德林说。

      事实上,就税率优惠问题,浦东新区政府也曾做了多次协调。“嘉年华在非典期间来到上海,承担了巨大的商业风险;环球嘉年华的品牌也为浦东带来了效益,为政府创造了税源。基于这些因素,税务部门在执行时,将嘉年华的门票(实际上含30元代币消费)收入以5%的税率收缴,其余部分则按20%的税率收缴。”杨德林告诉记者。

      “门票约占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仅这一部分,就让了470多万元。此外,属于国税部分的海关税,也让掉了500万元左右。”

      杨德林的言下之意,政府已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了嘉年华以优惠政策。

      据杨德林介绍,除了在税收上有所让步外,等秋季版结束后,浦东政府还将视经营情况给予环球嘉年华800万元到1000万元的奖励。

      “这不是返税”,杨德林再三强调说,“是政府从文化税收返还里面拿出一块作为文化基金,再从文化基金里面拿出一块用于奖励。”

      “税率之所以到夏季版结束时才出来,是因为在结果出来之前,有一个等侯裁决的过程。你要享受优惠,希望政府斡旋和协调,就必须经历这一过程。”

      (早报记者沃平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