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交警一小时抓到一人乱穿马路 执法成本太高(图)

交警一小时抓到一人乱穿马路 执法成本太高(图)

A-A+2013年6月4日08:19解放日报评论


昨天,在七莘路、青年路路口,闯红灯行人不少。陈骏 摄

  ■严管重罚,能否奏效?

  一些民警告诉记者,乱穿马路执法成本太高,处理一人至少花几分钟,为防逃跑还需另一名警力协助。“乱穿马路违法成本低,也导致很多人缺少敬畏心。”

  ■改善设施,能否治本?

  近年改善措施不少:行人因天热抢过街,交警在路口加装阳伞;行人因红灯时间过长不愿等,交警调整交通灯配时分段放行;行人因路口太长无法通过,交警改造隔离栏实施“二次通行”。

  ■安全意识,如何养成?

  昨天,杨浦交警在处罚教育乱穿马路者时,让违法行人读案例故事。因乱穿马路被处罚的王先生坦言,这让他想到小时候犯错被老师“罚站”的经历。


昨天上午,杨浦交警在周家嘴路、黄兴路口检查乱穿马路的行为。对乱穿马路者,交警拿出报纸,以相关报道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肖允 摄

  “重兵”把守的路口,路人想穿马路,但一见有交警,便“自觉”改道早晚高峰交警疏导机动车都忙不过来,再处置乱穿马路“力不从心”

  本报记者 简工博

  12名交警、志愿者、交通协管员——昨天上午的南京西路、华山路路口,“重兵”把守,一小时内只“逮”到一名乱穿马路者。从昨天起至年底,交警部门将在日常严管基础上,对行人和非机动车违法开展专项整治行动。

  警方透露,乱穿马路是此次专项整治的重点。对于饱受诟病却又“久治难愈”的乱穿马路“顽疾”,严管重罚究竟效果怎样?如何才能“标本兼治”?

  严管重罚,能否奏效?

  上午8时许,未设人行横道线的南京西路、华山路上,多名民警、协管员和志愿者在路口维持交通。这里,行人过街通行应走地下通道,一个多小时内,虽然有人在路边张望想穿马路,但看到路口的交警,又退到旁边的地下通道,一个小时内仅一人违规。

  这名肩背名牌包的年轻女子从出租车下来便小跑穿过马路。交警上前阻止,要求女子出示身份证。女子一边拿身份证一边催促:“我赶时间,上班要迟到了。”听说要处罚,她立即变脸:“我是行人,为什么要罚我?”“我又没被车撞,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随后,女子干脆一把抢过身份证快速逃跑。为避免追赶造成交通意外,交警只好“放她一马”。

  9时40分,愚园路、万航渡路上一名老伯闯红灯被交警拦下。老伯一开始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拦下。交警解释后,他先辩称接近路当中才发现是红灯,而后一再要交警“把录像调出来”,又称自己“吃低保,没钱”。交了10元罚款后,他又拒绝在处罚文书上签名——处理一名老人,就花了20余分钟。

  一些民警告诉记者,乱穿马路执法成本太高,处理一人至少花几分钟,为防逃跑还需另一名警力协助,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比如夏季女士穿得单薄,男民警根本不敢太靠近。”

  静安交警介绍,这个路口是全市60多个重点管理路口之一,也是全市“一级岗”之一,早7时到晚7时都有交警管理。而仅静安区就有大大小小路口近300个,每个路口都像南京西路、华山路这样“重兵把守”,根本不可能。下午,记者在福州路沿线多个路口看到,不少行人见路上车辆不多,在红灯前停一两秒即迈步走过路口。而在交通流量极大的早晚高峰,交警疏导交通还忙不过来,根本无暇对乱穿马路行为执法。

  “乱穿马路违法成本低,也导致很多人缺少敬畏心。”记者走访发现,一些驾车族和守法的市民建议,提高违法成本是遏制乱穿马路的有效手段:“香港处罚乱穿马路最高可罚2000港元,德国的处罚方式则直接跟社保挂钩。酒驾严罚之后,违法行为就少了。因此,治理乱穿马路,也应提高违法成本。”一些市民还认为,治理乱穿马路还应找出一种 “可持续”的管理措施进行常态化管理,如果只是“运动式”处罚,“风头”一过又会故态复萌。

  改善设施,能否治本?

  南京西路、华山路路口毗邻静安寺交通枢纽,发达的地下通道体系方便行人从任何一个出口进出,无需经过地面道路。但大多数路口并不具备这一“先天优势”。一些行人也表示,之所以出现乱穿马路现象,与上海过马路 “太不方便”有关。

  近年来,交警部门根据行人意见,因地制宜“小修小补”的改善措施做了不少:行人因天热抢过街,交警在路口加装阳伞;行人因红灯时间过长不愿等,交警调整交通灯配时分段放行;行人因路口太长无法通过,交警改造路中隔离栏实施“二次通行”。

  成都北路拥有10根车道,而成都北路、新闸路路口东西向行人信号灯原先才不到50秒。绿灯短、红灯长,路口行人、非机动车乱闯的现象突出。新闸路沿线有不少菜场和饮食店,每天有不少老年人出行。但要通过这个路口,老人必须从绿灯刚亮起就一路小跑,还要避让右转车辆,稍慢点就被红灯堵在路中进退两难。结果老人成了乱穿马路的“急先锋”。

  “道路通行需求摆在那里,大幅度增加新闸路上绿灯长度不现实。”交警经过实地勘探后决定:当车辆左转弯时,没有车辆通行的那段人行信号灯改为绿灯,以二次过街方式方便行人通行,这样两段加起来有近80秒过街时间。马路中间的绿化带也设立起行人等候绿岛,加装“Z”字型隔离栏防止行人闯红灯。调整之后,周边几个居委会老年居民给予了一致好评。

  尽管乱穿马路情况有所改善,但依然有人不守规矩。“关键是在规划建设阶段就应有意识地考虑和引导行人的步行。”专业人士建议,应在规划中将行人步行需求纳入整体考量,减少过街需求总量,并配以必要的便捷过街设施。

  安全意识,如何养成?

  “红灯停、绿灯行。”记者在街头走访发现,从耄耋老人到小学生,几乎都知道这一规矩。但在具体实践中,不少人选择“看情况”。福州路、广西北路上,一名白领男士振振有辞:“我过这路口只要两三秒,等红灯要一分钟,而且路口有时没车,马路空着不走效率多低!”

  交警部门透露,1至5月,本市警方共查获各类交通违法行为222.3万余起,其中纠处行人和非机动车闯红灯等各类违法行为26.3万起。截至目前,今年因行人和非机动车违法行为引发的交通事故共219起,造成48人死亡,206人受伤。

  “建议采取‘恐怖教育’模式,让乱穿马路者观看路口乱穿马路造成惨烈车祸的视频、图片。”一些市民认为这样的方式有助于加强行人的守法意识。昨天,杨浦交警在处罚教育乱穿马路者时,让违法行人读案例故事。因乱穿马路被处罚的王先生坦言,这让他想到小时候犯错被老师“罚站”的经历。

  还有不少市民表示:“很多路口右转车道上的车根本不让人,闯不闯红灯我都一样不安全。有些右转车看到行人不是减速而是跑得更快。”一些行人提到理想的“过马路模式”:右转车辆礼让行人,行人也不乱闯红灯。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