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老婆无线电发报助考老公 泄露国考答案买卖方获诉

老婆无线电发报助考老公 泄露国考答案买卖方获诉

A-A+2013年9月5日15:14新闻晚报评论

  晚报记者周柏伊报道

  这边厢,“助考集团”在网上发布公告,宣称可以获取任何国家级考试答案;那边厢,考生从网上购得无线电设备,连同亲友于考场附近架设“信号发射台”,即时获取信息。最终,买卖双方都踩进了法律的红线。日前,长宁检察院分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对多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检察机关同时指出,国家级考试监管薄弱引发犯罪亟需重视。

  车内藏无线电发射台

  2012年9月22日上午9时,本市西区某所学校,这里是国家一级建造师考试的一个考点。 40岁的潘安峻不断翻动试卷却迟迟未落笔,约40分钟后,他不时用手按住一侧的耳朵,偶尔落笔。两小时后考试结束,潘安峻走出考场,坐进路边一辆轿车。 “怎么样? ”车内一名女子问。潘安峻叹口气摇摇头,摘下了一只耳机:“信号不好,听不清,下午换个地方试试。 ”

  午饭后,潘安峻和妻子在距考场最近的小区里找了个车位停下。潘戴上耳机调试信号,感到满意后下了车。下午2点,考试继续进行,半小时后,潘妻接收到答案,再通过无线电设备口头播报给潘安峻。大概播报了60道题目后,一辆警车开了过来,潘妻被带到了警署。同时被带进警署的,还有潘安峻几名同事的亲友,都是在发送考试答案时先后被抓。

  潘安峻是一家装饰公司的负责人,当年公司包括潘安峻共有5人需要参加全国一级建造师资格考试。潘安峻发现网上有一些帮助通过考试的渠道,于是吩咐前台潘玲跟进。几天后潘玲答复,一种是考前提供答案,一种是考试中通过无线电设备提供答案。两人决定采取后一种方式,潘安峻出资8000元买了4台无线电台,潘玲找了两家答案提供商,每门2000元,考完再付钱,通过网上银行操作。

  考试当天,公司五名考生带着一套作弊设备进入考场,并各自找了亲友帮忙发送答案,结果被警方抓获。

  “助考集团”网上叫卖

  根据潘安峻等人供述,警方很快抓获了提供考试答案的沈元军等人,一个专门在国家级资格考试中泄题的“助考集团”浮出水面。今年27岁的沈元军是湖南人,他在网上接触到一些可以获取国家级考试答案的卖家,遂于2010年9月开设了“龙氏教育集团”网站,公告称可在包括高考、注册会计师、研究生考试、公务员考试、英语四六级考试、执业医师等在内的所有国家级资格考试中提供助教服务。该团伙还有孙梅、阿虎、阿昌、阿斌等组成人员。 “所谓助教,就是提供考试答案,圈内人都知道。 ”沈元军说。

  沈元军的网站成立不久,QQ上就开始有人来询问。沈元军一般都会在聊天中要求对方先把准考证号发过来,以便确认考生身份。随后,他会要求考生安排一个朋友在考试中接收他发送的试题答案,通过电台传送到其无线耳机中。如果考生没有亲友可以帮忙,沈元军就会帮忙找人。

  长宁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指出,沈元军、孙梅、阿虎、阿昌、阿斌等人应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潘安峻和潘玲应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司员工老陆等4人应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监管薄弱需引起重视

  “近年来,国家级考试频频引发犯罪,反映出监管机制的薄弱,应引起重视。 ”长宁检察院副检察长刘晶分析,此类犯罪主要呈现三种特点。

  首先,各类国家级考试试题在网上被公然叫卖,形成产业链。犯罪嫌疑人开设“教育网站”,通过QQ群招揽“助考”人员和考生。买家和卖家之间通过网络联系、银行转账,互相不知晓对方真实身份。

  其次,作弊过程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方式隐蔽。除考前专人招揽考生外,另有专人兜售接受信号的橡皮液晶屏、无线电耳机接收器等专业作弊工具,考试期间安排考生进考场拍摄试题或通过摄像装置将试题内容传出考场,同时组织人员答题,再由专人在考场附近架设发射器,将试题和答案发送给考场内作弊考生。

  第三,监考措施不力,屏蔽装置未发挥有效作用。国家级考试一般借助中小学教室进行,虽然采用金属探测、屏蔽等监考措施,但屏蔽器未全面安装且功率较小,对作弊设备发出的信号不能完全屏蔽,少量无线电巡逻车远远达不到考场全覆盖的要求。

  长宁检察院建议,一要研究建立专门用于国家级考试的标准化考场,切实落实各类监考设备,协调解决监考力量。二要加强网络相关信息的监控。动态监控各类“教育网站”、“考试服务联盟”等信息发布情况,一经发现提供作弊情况立即查处。三要加强《考试法》、《保密法》等宣传,尤其是在院校内加强宣传,纯净校园风气。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