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夜掘土坝排水南汇东滩干涸 今秋候鸟或将无处觅食

夜掘土坝排水南汇东滩干涸 今秋候鸟或将无处觅食

A-A+2013年9月24日08:15新闻晨报评论

南汇东滩是候鸟南迁途中的“驿站”,遭到破坏后候鸟将无处觅食。 晨报记者 肖允南汇东滩是候鸟南迁途中的“驿站”,遭到破坏后候鸟将无处觅食。 晨报记者 肖允
监测点显示鸟类数量大减/晨报记者 殷立勤监测点显示鸟类数量大减/晨报记者 殷立勤

  ■中秋当夜拦水坝被挖开大缺口,一夜间水流殆尽、鱼虾流失

  ■今秋南迁候鸟或将失去这片“生命驿站”,无处觅食

  ■谁在破坏湿地、为何破坏湿地,晨报将持续追踪报道

  [核心提示]

  一只白鹭紧缩着脖子,徘徊在稻田的水渠旁,被驶过的汽车惊起后,随即又飞返原地觅食;原本湿润的泥滩里,一只还拖着尾巴的小青蛙费力地跳着,不知道最近的水塘在哪个方向;一群斑嘴鸭纠结地在干枯的芦苇地和一旁的稻田之间来回飞行,找不到既能容身又能觅食的场所。这一切,如今都发生在南汇东滩一片占地近两千亩的滨海滩涂上——这片曾经千鸟齐飞、雁鸭满地的生命湿地。

  今年中秋节当晚,一辆挖土机开进这里,硕大的挖斗将原本围住湿地的土坝挖开,一夜之间水流殆尽,湿地由此变得干涸,而这也让即将来此越冬的大批候鸟无处落脚。

  是谁破坏了这片本应成为候鸟“生命驿站”的湿地?为何不给候鸟留一片空间?在人类开发土地与保护自然生态之间该如何寻找平衡?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昨日前往南汇东滩湿地,寻找现实中的答案。

  晨报记者 葛志浩 杨育才

  再过半个月左右,大量从北方南迁的水鸟将途经上海,上海的几大湿地,也将成为这些候鸟南迁途中的“驿站”。但在浦东的南汇东滩湿地,这个“驿站”却遭到了人为破坏。在刚刚过去的中秋之夜,湿地的拦水坝被挖土机挖开一个大缺口,湿地内原本深达1尺左右的积水被排放一空。已经干涸的湿地,几乎丧失“候鸟驿站”的功能,南迁的水鸟抵达后将无处觅食。

  湿地干涸,芦苇成片枯萎

  昨天下午,在浦东新区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石皮勒野外监测点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赶到南汇东滩湿地禁猎区的核心区域,发现原本像水塘一样的湿地,现在早已干涸,只有几条小土沟里还剩些浅水。湿地中央低矮的芦苇和草丛,也已经大片大片地枯萎。在芦苇和草丛中,很难再看到水鸟的影子。只在那些有水的沟壑里,才能偶尔看到一些白鹭、苍鹭等来回觅食。工作人员介绍,这些水鸟栖息地一定要有浅水,否则它们就无处觅食。

  近千鱼虾苗随水流失

  近年来,这里始终是一块候鸟的越冬宝地,湿润的土地、浅水与芦苇荡相依,各种底栖动物在此繁衍生息。而在今年8月,为了让即将来此歇脚的候鸟美餐一顿继续迁徙,浦东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曾出资一万多元,购买了近千斤小虾小鱼苗投放湿地。但如今,拦水坝被挖开后,投养的鱼虾苗早已随水流失。“这里的水直通滴水湖,鱼虾在排水的过程中,有的留在了旁边的水沟,但大部分都随大水流走了。”工作人员说。在位于湿地西北角的拦水坝,记者看到被挖开的大缺口仍然还在,通过2米多宽的缺口,湿地内仅剩的积水还在不断地外泄。

  监测点的工作人员说,湿地内的积水一旦被排干后,鱼虾蟹等底栖动物都将遭遇灭顶之灾,水鸟也会无食可觅。如果不及时补水,不到两个星期,湿地内的土地都会干裂,芦苇等植被也会干枯死亡。

  监测点发现鸟数量大减

  每天早上,监测点的工作人员都会用长焦望远镜观察湿地内的鸟类。但在水坝被挖开后,这里鸟儿数量大减。“上个月这里还能看到300多只斑嘴鸭,现在只能看到十几只。没有水了,就留不住它们了。”工作人员不无忧虑地告诉记者,每年秋冬交际,会有200多种候鸟在迁徙途中经过这里,“水面上、天空中,都是一群群的野鸟,非常壮观——今年怕是看不到那样的景象了。”

  而在这片湿地四周,竖着几块上个月刚刚设立的警示牌,上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法》第二十条规定,禁止捕猎和其他妨碍野生动物生息繁衍的活动。如:张网、地笼网、种植农作物等行为,违反规定将按照相关法律进行处罚,构成犯罪的将追究刑事责任。”另外,在这片湿地的一角,还竖立着“禁猎区”界碑。

  “遗憾的是,这个‘禁猎区’级别不如‘国家级保护区’,保护力度不够,很多人都会在这片土地上打开发的主意。”姜龙说。

  地块性质属建设用地

  2006年前后,上海市绿化市容部门已关注到南汇东滩湿地对于鸟类迁徙的重要意义,并就此和原南汇区政府一起宣布成立禁猎区。禁猎区主要对猎捕行为做出规定,以保护野生动物在栖息地的安全。可是,在这之前,这片土地的原有规划却并非属于候鸟。“这个地块的性质和原有规划,就是建设用地,尽管设置了禁猎区,但不是保护区,不存在需要保护的问题。”在之前的媒体报道中,临港产业区管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如此表示。事实上,临港新城规划之初就是产业区的概念,整个临港地区都将被先后开发。

  现实中地块被复垦出租

  那么,这个“禁猎区”,究竟能否以自然面貌保持下去?在位于石皮勒野外监测点的保护站里,有一幅悬挂在墙壁上的“浦东新区疫源疫病监测路线图”,按照这个图上所示南起芦潮港农产东侧,北至浦东国际机场南缘的一长条沿海区域内,均是浦东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工作人员的巡查范围,这意味着,鸟儿在这里栖息繁衍的自由是受到保护的;但是,现实中,在开发之前,这些地块大部分已经被陆续复垦或出租养殖。记者昨天在现场看到,在被排水的湿地北边,就是一大片水稻田,周围还星罗棋布般地分布着养殖水塘。

  让包括姜龙在内的许多野保志愿者不解的是,如果只是防止野生动物被非法捕猎,而不保护它们的栖息地,那么“禁猎区”的意义又在哪儿?

  遭恶意破坏不止一次

  据工作人员透露,这已经是这处湿地的拦水坝第二次被人为挖开。今年8月份曾被挖开过一次,但工作人员及时发现并报警,还租用挖土机将缺口堵上。后经当地边防派出所调查,挖掘机司机是受雇于某物业公司。

  就在野保部门想方设法与土地所有方和相关单位联系交涉时,没想到有人乘着中秋假日,连夜出动挖掘机械,再次把拦水坝挖出大缺口。“再过两天,我们会再想办法把缺口堵上,争取想办法在候鸟大军抵达之前,把这里的环境尽可能营造好一点。”浦东新区林业站综合执法科科长顾建明说。

  可是他和同事们的顾虑是,万一这次花钱堵上了缺口,又把水重新灌入湿地,再有人前来挖水坝怎么办?

  保护方已想好多种预案

  对于今年即将来此越冬的候鸟,顾建明表示已经想了很多应急“接待”方案,比如在这块湿地里食物不足的情况下,他已和附近稻田的主人打了招呼,预留了两块水稻给野鸭、水鸟供食;在原本被耕作的土地上种了芦苇、茭白等。“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有一块留水的湿地,因为很多候鸟就喜欢在湿地的芦苇荡里筑巢栖息。”

  按往年经验,距离今年越冬候鸟迁徙大军到来,大约还有二十天左右。这片湿地能否让候鸟安然过渡,这是如今最考验鸟类保护志愿者以及野保部门的问题,晨报也将继续追踪后续动态。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