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某钱币押运武警部队超八成是90后 押运睡钱上

上海某钱币押运武警部队超八成是90后 押运睡钱上

A-A+2013年11月3日11:33 东方早报评论

  ■ 上海某钱币押运武警部队三年完成150次任务

  ■ 八成以上是90后

10月30日,武警战士正在押运火车旁巡逻。当日是今年中队担负的第44批押运任务。 早报记者 杨一 图  10月30日,武警战士正在押运火车旁巡逻。当日是今年中队担负的第44批押运任务。 早报记者 杨一 图

  这是一支每天都与金钱打交道的武警部队,其中超八成是90后。

  10月30日清晨,武警上海总队一支队某部营区,荷枪实弹的官兵跟随黄色集装箱卡车陆续从造币厂出发,驶向指定车站,车上装载的钱币将在他们的安全护送下运抵各省市。

  当日,是今年他们担负的第44批押运任务,近三年来,先后完成150余次任务,行程累计30多万公里。

  首次睡“金床”有点激动

  “没想到竟这么多。”当日10时,在宝山某火车站,一节节封闭式火车厢内,打包成盒的钱币将车厢堆得满满当当,仅留一条约20厘米宽的间隙通行,数名武警战士在车厢内外来回地巡视。

  因车厢狭小,押运途中战士们只能睡在钱币上,他们戏称是睡“金床”。

  初次担负任务的战士余建国,对头回睡“金床”有点激动。可真睡在上面,却怎么也做不起“富贵梦”。

  由于行驶过程中火车不停地摇晃,钱箱随之一会儿移开,一会儿又挤撞在一起,人睡在上面,一不小心就被夹住一块皮肉。老兵陈杰说,有一次他正睡着,突然火车一个急转弯,巨大惯性作用下,码在顶层的一个箱子飞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他身上,差点就将他“活埋”,为此还负了轻伤。

  “睡‘金床’的滋味,并非想象中的美好。”担负押运的中队副队长杨巧回忆,因为押运的货车与客车不同,车厢壁基本没有减噪功能,火车行驶中的噪音特别响,有时来往列车制造出的噪音能达100多分贝,晚上根本无法入睡。

  火车行驶伴随的晃动,令车厢内灰尘、铁锈乱飞,他们经常到站后出门一看,大家的脸都成了“黑炭”。他记得半年前第一次押运,结束后回到营区,咳嗽了一个星期都未见好转。

  由于肩负责任重大,他们还不能睡得太沉,稍有风吹草动,就要立即起来警戒。他们常自嘲,“金床”虽好,但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

  40℃高温天是“地狱季”

  “夏天坐烤箱,冬天进冰箱。”这是上等兵任晨阳时常念叨的顺口溜,呈现的是押运生活的真实写照。

  今年夏季,中国多个省市持续高温。仅申城,高温连续超40℃,屡刷141年气象史,高温天数也累计达47天。

  押运兵出去一趟,短则三四天,长则十天半月。10月30日,杨巧和战士们再次押运钱币去外省。他说,今年夏季高温天,押运的车厢内气温一度超60℃,喝水时,一口气就能喝掉半瓶矿泉水。他说那是押运的“地狱季”。

  相比高温,痛苦的还有没地方上厕所。

  由于火车的停站地点和时间没有规律,战士们无处“方便”,实在憋不住,就只能就着报纸和瓶子解决。至今,押运队伍里没有女兵。

  今年7月,中队指导员施严带队执行押运任务,途经西部某站时,战士黄成祥因“内急”下车方便,正在此时,货车突然开动,初次执行押运任务的他慌了阵脚,提着裤子就追,幸好,车起速慢,自此,他一路都没敢再离开车厢一步。

  杨巧介绍,多次押运他们已总结出经验。如果下车方便,会选择往车前方跑,这样即使车突然启动,也能爬上车。

  押运时长不固定,吃饭喝水也成了困难。为能喝上热水,官兵们往往要带上几个暖水瓶,一般押运的第一天还能有热水泡面,第二天就没了。

  9月上旬,施严和战士一起押运到东北,原定4天的行程,因修路延长到7天。到了第5天,暖水瓶里仅剩一碗凉开水,最后只能用这一碗凉开水泡了4碗方便面。

  押运途中随时有意外

  长途押运,突发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班长袁自昌记得,5月押运物资到沈阳,列车在一条上坡弯道爬行。多年押运经验提醒他这种状况很容易出事,袁自昌通过透气窗,警惕地监视着周围。

  突然一个黑影像幽灵一样翻上押运车厢,四处翻找。

  “有小偷!” 袁自昌立即叫醒战友,“不许动!”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黑影。经查,原来“黑影”是车站的工作人员在例行检查,虚惊一场。

  但一次押运物资到广州,列车临时停在一个村落。突然从四面涌上一大帮当地人,大力捶击车门,大声喊:“里面装的什么?让我们瞧瞧。”

  战士们一惊,大声警告:“我们在执行任务,请立即离开。”这伙人自恃人多势众,仍不断拥向车厢。战士们迅速亮出手中武器,他们才讪讪离开。

  几天前,10月21日,他们押运经停合肥,按原计划当天14时离站,但等到16时,货车还是不启动。

  为防意外,带队干部下车向车站询问,得知装有毒气体的三节车厢发生侧翻泄漏,公安、消防等部门正在紧急处理,而事发地距离他们只有500米。

  士官徐志龙说:“一听说发生毒气泄漏,车厢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他回忆,大家得知情况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并向上级报告事故基本情况。同时,任何押运人员严禁下车走动。官兵们就地用湿毛巾捂住口鼻,防止吸入毒气,并站在车内外警戒,整个过程持续了6小时,押运车才启动离站。

  至今,中队完成押运货币逾万亿、黄金白银上千吨。

  早报记者 胡宝秀

  通讯员 陈超 邱志达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