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职业打假人来沪打假 一件羊毛衫买三百元获赔三千

职业打假人来沪打假 一件羊毛衫买三百元获赔三千

A-A+2013年11月20日14:23新闻晚报评论

  晚报记者 祝玲 报道

  “你们卖的是假货,我要退货索赔”、“你这是敲诈勒索!”昨日中午,杨浦区五角场一家百货公司内,两男子的争吵吸引了不少顾客。事件起因:市民朱先生在大西洋百货金兔专柜购买了一件羊毛衫,经国家毛纺织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含量和标示不符,部分成分含量不达标。最终,在当地派出所的调解下,金兔专柜退货并补偿朱先生3000元。

  朱先生是消费者,但另一个身份是“职业打假人”。他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法律范围内,并且是帮助其他普通消费者更好地监督商家,如果商家不售假,就没有他们的存在。

  服装成分与产品标示不符

  今年11月,朱先生在杨浦区大西洋百货金兔专柜购买了一件羊毛衫,价格为298元。看到标签上的成分标示,再对比自己触摸羊毛衫的手感,他觉得羊毛衫的含量应该没有标示上那么高。随后,朱先生将这件衣服送检到国家毛纺织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进行成分检测,费用为550元。几天后,结果出来了,和他怀疑的一样,部分成分并没有标示的那么高。

  朱先生带着检测报告来到金兔专柜,要讨一个说法。金兔也派了专人来处理此事。在沟通的过程中,朱先生进行了录像暗拍。通过录像,记者看到,双方沟通中言语不和,发生了争吵。金兔工作人员认为朱先生涉嫌敲诈。而听到对方用“敲诈”二字,朱先生决定放弃谈判。双方最终报警。

  由于产品标示和检测结果确实存在差异,在当地派出所的协调下,金兔负责人给予朱先生3000元了结此事。这其中包括退货费、检测费以及赔偿费。

  对于这样的结果,金兔工作人员觉得很冤:“我们只是工作中的一个疏忽,并不是销售伪劣产品。对方一开始开口要8000元,衣服才200多元,我们当然认为是敲诈,如按照8000元赔偿,‘退一赔二十’还不止,没有相关法律是这样规定的。我们肯定要报警,告他敲诈。 ”

  还有上万元衣服待“维权”

  在金兔公司的维权行动,朱先生认为这是小小的胜利,但代价太大。在与朱先生交谈中,他并不避讳。他说,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是 “职业打假人”,原名朱建平。如今来沪打假,就是得到消息说这边职业打假人不多,“市场”更广阔。

  记者面前的朱建平,1.8米高的个子,全身运动装,背着一个双肩包,有浓重的粤语口音。“近期一共买了几万元的货品,要一家家地打假。 ”朱建平随手又从包里拿出件巴黎春天五角场店里购买的羊毛衫,“你看标签上是100%全羊毛,检测出来的结果是85.2%羊毛,还有7%腈纶和5.5%等其他成分。 ”朱建平说,这件衣服是11月3日购买,5日送检,8日结果出来。结果出来后,他与巴黎春天取得联系,对方只来过一次电话说处理此事,但至今仍然没有明确的答复。

  “如没有答复我就走正常途径,找消协调解,调解不成,走法律途径。 ”朱建平说。就在此时,巴黎春天一名负责人给他打来电话,说正在与专柜供货商联系,处理此事。而此后,巴黎春天给记者的答复是,他们一直在处理此事,他们也咨询过消协,消协给的答复是承担检测费,并“退一赔一”,但与朱先生的开价相差悬殊,所以才搁浅了。

  而接下来,朱建平还有更大的动作——在他租借的房间里,还有上万元的服装,这些是从另一家超市购得。

  4年维权500多起全部成功

  朱建平喜欢看球赛,那是2009年的一个晚上,他约了几个好友在家看球,随便从楼下的小超市买了几瓶啤酒,喝了一大半后,大家均发现味道不对,一看是过期了。他找到店家要赔偿,没想到对方不仅不赔,还出言威胁。朱建平将此事投诉到当地工商部门,最终对方给予退货,并作出相应赔偿。这让朱建平尝到“甜头”。 “自己能获利,又能督促商家停止一些违法行为,督促商家整改,何乐不为? ”从此,朱建平走上了“职业打假”之路。

  “这个行业并不是买件衣服、买瓶酒去检测就可以了,那样维权成本太高。 ”朱建平说,他专门学习了食品安全法,查看哪些行为属于违法。有了专业知识,再有针对性的维权。

  “在这四年的500多起维权过程中,几乎百发百中。”朱建平说,这些案例有的是他个人行为,有的是企业委托,他今后的目标也是公司化操作。

  维权所得20万最多结余1万

  这些年朱建平经历最大一次金额的维权是向一家酒店打假。当时他们在酒店吃饭,觉得所喝的“茅台”有假,就购买了6万元“茅台”,经鉴定全部为假酒,经过法院起诉调解,酒店退掉6万元后,再赔偿10万元。

  是否打着道德的名义谋取私利?是否像部分商家质疑的存在 “敲诈”?对于这两个问题,朱建平并不回避。他说,确实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特别是食品都是退一赔十。但维权成本实在太高,要检测一个产品属于伪劣产品,先要送检,再找商家,商家不同意赔偿,还要走法律途径,程序非常多。一个案子快的半个月,慢的几年都有。一年维权所得20万元净利润,结余最多1万元。

  他说,他的每一个案子都是按照法律程序走,绝不存在敲诈。当然,也不排除这个行业里有敲诈行为,曾还有职业打假人因敲诈判刑。如果在谈判的过程中,商家认为他在敲诈,他谈都不会谈,直接打官司。

  “我们应该去批评的是售假者,而不是批评购假者,没有售假,哪有职业打假人。”朱建平说,他希望天下无假,也希望自己失业。

  职业打假人不断涌现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去年公布的一份近5年消费者权益保护诉讼情况报告显示,近年来存在大量“职业打假人”提起诉讼的情况,他们寻机购买瑕疵商品,通过诉讼取得赔偿并赢利。

  上海市黄浦区是传统商业聚集区和旅游区,也是消费纠纷的多发区。 5年来在审结的661件消费者维权诉讼案当中,近三分之一是“职业打假人”提起的诉讼。据统计,上海有30多名职业打假人,其中七八名经常在黄浦区“活动”。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