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松江4月大失踪男婴母亲:我只想你悄悄送回宝宝

松江4月大失踪男婴母亲:我只想你悄悄送回宝宝

A-A+2013年11月26日08:14新闻晨报评论

昨日,失踪的小庆佑依然没有消息,孩子母亲抱着照片失声痛哭。/晨报记者 肖允昨日,失踪的小庆佑依然没有消息,孩子母亲抱着照片失声痛哭。/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言莹 见习记者 宋韬纬

  昨天17时15分,泗泾派出所里走出了三个人,分别是小庆佑的爸爸、妈妈和爷爷。至截稿时,小庆佑已经失踪超过36小时。与小庆佑的家人一样,泗泾派出所民警也度过了一个不眠夜,在逐一查看了重要时间节点、路段的监控录像后,目前尚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宝宝还给我。”昨晚,小庆佑的母亲穆女士说,“小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想追究,只要把宝宝还给我就行了。”

  “90后”父母连夜协助调查

  昨天凌晨4点,天还没亮,两个疲惫的身影缓缓走出松江区泗泾派出所,结束了一整天漫长的配合调查工作。他们是失踪的四月大男婴小庆佑的两位“90后”家长,1990年出生的母亲以及1991年出生的父亲。

  小庆佑的父亲马先生是位房产经纪人,负责市区一些写字楼的租赁。为图方便,他将自己的手机号、姓名以及从事的业务写在了一块小广告牌上,挂在上海国际食品城内自家早饭摊边上,以便在来往的行人及吃早点的顾客中挖掘客户。而这两天,他的电话从来没有这么多过。“许多电话都是远房亲戚打来问案子进展的,但就是没有孩子的信息。”马先生表示,自己现在仍然对每个来电都翘首期待,哪怕只有一丝线索也好。

  男童的父母昨日早上9时再次前往派出所协助警方调查,直到昨天傍晚才回到家中。孩子的爷爷、奶奶等亲朋聚在房间里,有亲戚在翻看着电视,试图从新闻里了解一点案子的线索。孩子的外公连夜从安徽赶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不时发出一声叹息。

  孩子的奶奶坐在客厅角落的凳子上,表情木讷,不时抽泣:“小孩在外面受罪,我们的心情,谁能知道,昨天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她说自己到现在只是喝了一点水,饭菜都吃不进,越说越伤心。“我的孙子啊……你在哪里啊……”她断断续续说出这几个字,足足呜咽了30秒。

  她抬头看着记者,泪眼婆娑:“你们要写,要写只要他把小孩平安地送回来,我们一家人一点点都不会追究……平平安安地送回家里来,不会追究的……我们就是这种心态,始终没有怪罪他。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地回家,我们不会追究他的责任,不会告他,也不会问他为什么抱走我们的小孩,我们不会这样做的……”她不断重复着。

  暂未从录像中辨认出孩子

  据上海国际食品城内的保安介绍,该食品城一共有5个出入口,每个出入口都有摄像头,市场内有的道路、商铺也装有摄像头,但并没有探头直接对准出事的11号楼该早餐铺前后门出入口。

  如果小庆佑被人抱走,离开食品城,或许此人会走离11号楼最近的门。昨日下午,记者重走了这段路,从11号楼前门走出,大概走出60米左右,左转再直行80米就到了位于沪松公路的食品城的出口。在这段约150米的道路两旁是各种食品店及仓库,每家店铺都开门营业,不时会遇到卸货的车辆开来,工人们立即忙碌着卸货上货。整条路上一片繁忙。

  目前,包括这一路段的摄像视频都已经被警方调取,警方也在加紧对这些视频进行甄选调查。

  昨晚,一直在派出所协助调查的孩子父母走出派出所,孩子的父亲告诉记者,两天来,他们都在派出所里配合警方调查,期间也看过不下几十段监控录像的片段。“我们只能通过孩子的穿着去辨认。他穿着白底蓝条的小棉袄,但两天以来,有可能拍到嫌疑人的录像都被一一排除。”据孩子母亲介绍,警方也一直在让她努力回忆案发时的细节,但她自己也记不起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

  青浦街头弃婴并非小庆佑

  据了解,前天傍晚,一名男婴被发现遗弃在青浦区街头,随后被送医院救治。

  据青浦警方介绍,男婴被发现时身着红色衣服,被裹在一条被褥中,被褥外面又包裹了一条红色的毛毯。据目测,男婴仅有三四个月大,额头有吊针插过的痕迹。

  而经过松江方面的现场确认,已证实青浦被弃男婴并非小庆佑。“我们看了一眼照片,发现不是。小庆佑的头上没有吊针痕迹,而且也比这个宝宝大一点。”小庆佑母亲确认说。

  “放他在能被发现的地方”

  昨天,孩子的母亲穆女士一点点回忆着小庆佑的生活习惯:“他是喝母乳的,不爱吃奶粉,甚至都不爱吃奶嘴。隔两三个小时就要喂一次,吃得蛮多的,特别是晚上,还非要叼着奶头,才能睡着。”

  最令她担心的是宝宝的睡眠:“他平常跟我和我老公睡在一张床上,喜欢依偎着我,睡在床的最内侧。他不像别的小孩睡得很香,有一点动静就很容易惊醒,我就要哄他,或者给他喂奶,然后他才会继续睡。”

  说到这里,她特别提到,儿子尿布用的是帮宝适M号,一天要换三四次,“醒了就要有人陪,要人抱着,不喜欢自己躺在床上,没人理他不行,要跟他聊天。”

  穆女士说,孩子作息很规律,每天早晨8点前后醒,“我7点多起来,如果他6点醒了,我会喂他,他会继续睡。然后,我就去隔壁做早点,他爸爸8点多上班去了,我就过去看宝宝,如果没醒,我把门关了,继续到隔壁(做早点)。如果他醒了,不哭,我就继续哄他睡,哭了就让他起床穿衣服,然后放到隔壁的婴儿车里,待在我能看到的地方。下午基本是抱着他睡觉的。有时他睡着了,我想偷偷溜起来,结果他一下就醒了,非得要人陪着他,他才睡得香。”

  她说,宝宝特别可爱,不爱哭闹,不怕生,逗逗他,他还会“咯咯”地笑。回忆到这儿,她的眼睛红了。“如果他(抱走孩子的人)能看到这份报纸,我想说,你肯定有父母亲,或者为人父母。小孩子是无辜的,很可爱的。小孩子很难把握,他想不开心就不开心,要悉心照顾他。我想,你要是伤害他了,对你也没好处。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千万不要伤害小孩子。人都会一时犯错、冲动,我希望你冷静下来。你可以把小孩子放在明显的、能被发现的地方。(等)热心市民发现他,把他送给我。我不想追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宝宝还给我。”孩子的母亲说。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