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群租治理初见起色 根治群租需觅组合良方

上海群租治理初见起色 根治群租需觅组合良方

A-A+2014年5月13日09:56解放日报评论

杂乱的群租房 本报记者 张海峰 摄

  本报记者 毛锦伟

  5月1日,盛华景苑一场火灾,再次使群租这个城市“顽疾”成为关注的焦点,全市的整治行动也随即展开;与此同时,修改后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认定标准有了更为细致的规定,处罚幅度大幅提高……

  有了从严执法的契机,配合“动真格”的规定,“群租时代”会不会就此终结?

  面对这个问题,我们仍需认真审视,群租整治的难点究竟在哪里?

  举报群租电话暴增

  记者从“12345”市民服务热线了解到,盛华景苑火灾发生后,热线每天接到市民有关群租的举报投诉百余条,一天投诉量几近以往半个月的量,群租成了民意关注焦点。

  闵行区申滨路爱博三村的居民李先生寝食难安。 2012年,小区7号楼802室曾因群租发生过一场火灾,但业主以及管理部门竟未吸取教训,阻止群租。如今,不仅802室重新装修分割再次出租,楼内的1001室,也成了群租房。今年,李先生多次拨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投诉,希望得到彻底整治。仅今年3月以来,就已投诉3次,均未奏效。据称,新虹房管办曾上门了解过情况,确认存在群租现象;但相关措施仅限于发放限期整改通知书。房东拒不整改,新虹房管办并未采取进一步的整治措施。

  可新虹房管办表示也“有苦难言”。原来,房管办今年春节前就对爱博三村进行过群租房的集中整治;可花大力气整治掉一批后,没多久又冒出了另一批,甚至同一户房子,隔几天也死灰复燃。 3月中旬,根据市民举报,房管办上门排摸情况,发现被投诉的两室一厅里,分割入住了10余人,属于典型的违法群租。房管办在大门处张贴了限期整改通知书;但联系产权人大费周折。不仅如此,业主还拒不整改;而房管部门没有强拆隔断的强制手段,须向新虹街道综治办申请联合执法整治。这更需联合多个部门,协调方案,在时限上并非房管办能左右。

  不过,据新虹房管办透露,目前联合执法已计划妥当。经过排摸,爱博三村目前有近30户群租房,5月底将集中整治。

  新规难彻底消灭“顽疾”

  5月1日起,修改后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规定:出租居住房屋,每个房间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 (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处罚幅度也大幅上升,违规逾期不改的最高可罚10万元。随后,《关于加强本市住宅小区出租房屋综合管理的实施意见》也同步出台。新规能不能改善群租整治目前的困境?记者采访了多名群租整治执法一线的工作人员。

  在群租市场上,除了明显违规的“分割群租”,在房间内布置多张高低床、按床位出租或整体作为集体宿舍的形式也不在少数。基层房管办有关人员介绍说,认定后一种形式是否违规时,之前主要依据“人均5平方米”的标准;但这种单一的认定标准极易被规避,房东稍微减少居住人数即可。本报曾报道过的长宁区汇川路“文汇小区”群租案例,最终也以减少居住人数而告终。新法规明确了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认定将单位集体宿舍设在住宅小区内为“群租”,确实有助于更快捷地认定群租,杜绝了规避动作。

  同时,《实施意见》进一步强化了房屋租赁的相关主体责任。通过法规严格认定,“群租”这一老大难问题有望得到一定程度遏止。

  但是,新法规仍有需要完善之处,比如“违法成本低”这一问题并未完全得到解决。据执法人员介绍,上至10万元的行政处罚,威慑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群租的行政处罚走的是普通程序,需要经立案、取证、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等程序;处罚对象未予履行时,还得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整个周期,长达近一年。一年下来,操作群租的“二房东”早就搬到其他地方了。而这,正是群租容易回潮的原因之一。

  盼配套法规和措施更完善

  深受楼上群租困扰的横滨路123弄小区居民魏先生认为,眼下一时的集中整治或许在短期内能奏效,但长期来看,仍需改进目前的相关法规和管理措施。

  不少市民认为,政府部门首先必须从严执法,不能因“进门难”等因素而产生畏难情绪。中远两湾城第四居委会主任方锁英建议,应该赋予房管部门基本的强制措施,如发现群租存在安全隐患可立即拆除隔间、清退租客,而不是目前这种由房管部门发放整改通知书、拒不整改再联系其他部门前来整治的漫长过程;或者通过相应的快速反应机制,立即要求公安、消防部门介入执法,有必要时甚至可以采取断水、断电。针对违法成本低这一问题,建议应允许房管部门对群租的行政处罚可以使用简易程序,可当场出具处罚通知书,使处罚真正发挥效率,提高群租的违法成本,斩断“二房东”的利益链。

  此外,对于目前执法部门对群租房信息无法实时掌握、只能依赖举报的情况,市民张先生建议,“大数据”时代,监控发现群租也应使用更高效的手段。如通过监控住宅的用水用电量、网络接入设备数量等,一旦发现使用量出现不正常增长,应首先考虑群租可能,并及时通知物业、居委会上门排摸情况,一旦发现,及时遏止。

  记者观察

  集中力量治理群租

  连日来,申城多个区县集中开展整治行动。据媒体报道,雷厉风行的整治行动已开始产生效应。随着《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实施意见》出台,大房东和二房东在“是否群租”上更加谨慎,一些大房东开始急售房屋,而多家中介机构的业务员也明确,不做群租这个业务。面对整治带来的良好效果,市民普遍拍手称快。

  长期以来,但凡有常识的人都不会不知道,群租严重侵害了相邻居民及群租客合法权利,危害了公共安全。群租的恶果并不少见,2007年,松江区一群租房火灾曾致7名外来群租客死亡,群租早已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另一方面,群租仍有其现实的市场需求,屡经整治,难以禁绝。

  不过,安全问题是城市管理的“底限”,底限不容突破。外来低收入人员也有权租住没有安全隐患的房屋。对外来人员的租房问题,可依法通过不改变房屋结构和功能的正常合租、廉租房等来解决,而不是租住在险象环生的违法群租房里。希望相关部门排除干扰,继续集中力量,加大整治力度。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