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警察干爹助4名弃婴回家 父亲节愿望:弃婴生父现身

警察干爹助4名弃婴回家 父亲节愿望:弃婴生父现身

A-A+2014年6月13日09:27新闻晨报评论

□静安分局的赵警官已经为四名弃婴找到亲人/晨报记者 肖允 □静安分局的赵警官已经为四名弃婴找到亲人/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姚克勤

  昨天14时,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新生儿病房内,2岁半的妮妮(化名)睡得正香。47岁的赵耿源把脸贴在无菌病房的玻璃上,望着女孩香甜的睡颜,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赵耿源是静安公安分局的一名普通警察,但与儿童医院的5名弃婴结下了不解之缘。2年来,他费尽心思帮助4名弃婴回到家人身旁,与亲人团圆,如今孤零零的妮妮成了他的一块心病。这名5个孩子的“警察干爹”说,今年父亲节的最大愿望,就是妮妮的父亲能尽早现身。

  弃婴父母都是外来人员

  赵耿源从警已有25个年头,身材敦实、满脸带笑的他在派出所里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他和5个弃婴的故事,还要从2年前说起。当时儿童医院联系警方,希望通过警方为弃婴寻亲,江宁路派出所便安排原本负责治安管理的赵耿源接手这一额外任务。

  “说实话,寻亲一点也不比破案容易。”赵耿源说,由于孩子的父母都是外来打工人员,流动性大,找起来难度也大。2岁的王浩军是赵耿源最喜欢的孩子,大眼睛,白皮肤,见人便笑。孩子走路有点跛,是2009年一次意外导致的后遗症。当时王浩军的母亲樊某带他出去玩,不料跌倒受伤后满头是血,不仅昏迷不醒,还不停抽搐。医生诊断孩子是颅脑外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听到高额的治疗费用后,樊某马上没了踪影,手机也停机了。

  赵耿源通过各种方法寻找樊某,但樊某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赵耿源偶然在查询外来人口信息时,发现樊某的临时居住信息——普陀区古浪路某号。赵耿源马上驾车前往,发现这是一处大型摩托车配件城,分为7个工作区和2幢生活楼,摊位多达数千家。赵拿着樊某的照片挨家挨户让人辨认,连续找了一周,最终无功而返。

  去年8月,赵耿源在外来人口信息查询系统里,发现樊某的临时居住信息更新为桃浦地区的一家理发店。赵耿源如获至宝,前往该处,终于找到樊某。当他开口询问:“你认识王浩军吗?”樊某呆了十几秒钟,眼泪刷刷地流下。樊某说,因为筹不到治疗的钱,她数年来一直不敢回医院。当樊某得知孩子经过治疗已经康复后,在警车上哭成了泪人。当晚,王浩军在久未谋面的母亲陪同下离开医院回家,临走时,王浩军抱着赵耿源的大腿久久不肯放手。

  妮妮成科室最大龄儿童

  如今,5个孩子中,4人已经回到家长身边,唯独让赵耿源放心不下的就是2岁半的妮妮。妮妮的母亲名叫阿云,怀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怀孕时,阿云因盗窃罪被监视居住,在监视居住期间,阿云在家中分娩产下妮妮的姐姐,然后被闻讯赶到的救护人员送往医院。在医院里,妮妮出生了。妮妮的姐姐因身体虚弱不幸死亡,但妮妮却顽强的活了下来。

  妮妮的母亲分娩后强烈要求出院,而妮妮的爸爸称去筹钱缴费,一去便不复返。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妮妮健康状态已恢复至良好,体重也和同龄人完全一样。“我按照妮妮父母当时填的地址,联系了当地派出所,经过查询发现,妮妮的母亲甚至连自己的户口也没有办。”赵耿源告诉记者,他辗转找到了妮妮的阿姨,但对方说没有妮妮父母的联系方式。

  目前,妮妮已经是儿童医院新生儿科年龄最大的住院儿童。“我们这里接收的婴儿都是不超过28天的,床都很小,为了妮妮特地安装了一张大床。”护士说。

  孩子来电叫“警察干爹”

  赵耿源说,由于妮妮没有户口,无法办理注射疫苗的卡,所以无法将妮妮带到室外,只能将妮妮终日隔离在无菌病房里。“我一般不进房间抱她,担心她受到外界细菌的侵害,大多数时间我是隔着玻璃望着她。由于妮妮周围没有同龄人交流,护士因为工作忙也没法经常和她说话,因此妮妮的语言能力和同龄人相比非常弱。由于没有人训练妮妮上厕所,因此她现在还在使用尿布。”

  由于妮妮长得像个洋娃娃,不少爱心人士想收养她,但在赵耿源看来,收养之路非常难走。“虽然我们找不到妮妮的父母,但妮妮的阿姨还在,她因经济窘迫无法来沪接妮妮,我们无法将妮妮送入福利院,也无法进入正常的收养程序。”赵耿源说,这就像一个僵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受伤的却是无辜的孩子。

  在父亲节前夕,不少已经回到老家、和亲人生活在一起的孩子给赵耿源打来电话,叫他“警察干爹”。开心之余,他也有些惆怅:“毕竟还有一个孩子没找到归宿呢。如果妮妮的父亲能够出现,这就是给我最好的父亲节礼物了。”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