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区域经济>正文

上海红旗仓储老板负债3亿失踪 多家银行卷入

来源:理财周报2012年9月24日09:21【评论0条】字号:T|T

  理财周报见习记者 陈虹霖/上海报道

  上海青浦工业园区嘉松中路1099号,以往车水马龙的红旗仓储钢材市场,如今几乎见不到几个人影,只有堆积在场地上的稀疏钢材,多已锈迹斑斑。

  上海红旗仓储钢材交易市场,工商注册名为上海红旗电缆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近期法院网上公开显示其涉及到十几起官司,多为被告,也有作为原告的两桩案子。

  老板谢郑成将集中在10月份面对这一系列的诉讼,但公司员工告知,谢郑成已消失两个月,没有人能联系上他。

  据了解,目前红旗仓储同时被银行、公司、个人追债,涉及金额保守估计为3亿左右。其中,中信银行上海分行卷入最深,已向浦东法院提交了6份起诉书。

  理财周报记者从接近中信银行的知情人士处得知,“全部是中信银行闵行支行贷的款,金额有1.5亿。”

  除此之外华夏、兴业、光大、民生也涉及其中,华夏银行有一个多亿,由于还未到期便未公开起诉。

  仓储企业做金融,

  “市场授信”把盘子做大

  “他也是没有办法,高利贷那些人太黑了,会乱来的。”留守在公司的一名员工感叹道。“现在人(谢郑成)走了,4个月没发工资,员工也没有说他不好的,之前也有过困难的时候,他借高利贷给我们发工资。”

  由于资金困难,谢郑成后期不断借入高利贷,发工资、还贷、借东补西,最后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实在周转不过来,只能一走了之。

  这次告到法院的张坚强便是其中之一,四五个月前借给谢郑成200万资金做周转,要60万的利息。

  “盘子铺得太大了,扩张比较急。关键是仓储企业做金融服务,下面做钢材生意的商户不还贷,最后把自己玩进去了。”一名熟悉红旗仓储的行业内人士表示。

  上海红旗电缆集团实业有限公司,2004年在工商局注册,注册资金7000万。谢郑成2008年将其买下,虽有“电缆”二字,但并不做电缆业务,而是在青浦工业园区租场地、建房、买设备,办起一个大型钢材现货交易中心,也就是上述红旗仓储钢材市场。提供仓储服务、金融服务、货物运输和交易支持等,收取中间服务费用,自己也做一些钢材生意,下设富歆、昊旺等四家分公司。

  刚开始谢郑成召集一批周宁老乡过来入户,他给不少商户提供启动资金,帮商户做担保向银行借款,给商户放款。

  “这是比较流行的‘市场授信’模式。”

  上海一名信贷经理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一个仓储市场银行整体给你一个授信额度,然后这个市场自己去组织下面的商户来分配。”也就是说,仓储市场实际上充当了金融掮客和金融担保的多重角色。“刚开始这种模式是很好,银行很愿意借钱给这种企业,它的抵押物还是比较足的。”

  红旗仓储员工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兴业银行和我们都是这种合作模式,以仓储市场去做贷款,贷给下面的商户。而光大、民生都是老板下面的几家分公司自己的小额贷款,数额比较小。”

  至于为何集中在中信银行闵行支行,该公司员工称,“具体我也不清楚,当初是关系比较好,谢总自己和中信银行闵行支行那边谈的。因为申请额度比较大,银行让他把自己的房产都做了抵押。”

  据公司另一名员工回忆,以前公司这种经营一直不错,2009贷款数额就达到了5个亿。谢郑成急于把盘子再做大,便在青浦买了块地要建商务楼,投资2.7亿,又在杨浦买了好几个商铺。

  很快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建材、钢材都做不下去,下面的商户基本上都在亏钱。另一方面,银行信贷收紧,开始抽贷。

  “银行让商户先还再续贷。开始是借高利贷还给银行,等着放钱下来还,但银行把钱收进入就不贷了。后来商户要么就不还钱,要么就直接跑。这些都是我们市场做的担保,商户跑了,钱得我们去还。”

  红旗仓储员工告诉记者,“兴业银行的钱我们已经帮下面的商户还完了。现在是商户欠我们的钱,所以也有我们起诉下面商户的案子。”

  红旗仓储由于前期扩张快,资金本来就周转困难,当越来越多的商户欠债需要去还时,谢郑成被逼上了大量借高利贷的路。

  “银行其实是最亏的”

  如今走进青浦园区红旗仓储的商户楼,已经是人去楼空,偌大一个场地就剩下五六个公司员工留守。

  场上的钢材陆陆续续被各路讨债人拉走,来得最早的便是天津机电,几个月前,红旗仓储向天津机电借款1500万。它是最早将红旗仓储告上法庭的公司,一次性拉了4000多吨货。

  在公司正常经营中,除了是向银行借款,还有不少是找的其它公司做托盘融资。

  据该公司员工透露,“谢总后来招了个北方过来的副总,带了好多黑龙江、哈尔滨、天津的公司给我们做托盘融资,这些公司它们有资金。一般都是三四个月的短融,利息也非常高。存在重复抵押情况。”据称这名副总当时还抵押了这里不少货,给别人做贷款,从中收取回扣。

  据业内人士介绍,托盘融资是建材贸易中常见的融资形式,行业好的时候能带动发展,行业不好的时候,这类融资风险也很高。“比如你工厂接到单子,但是一时没钱买建材做原料,就找一家有钱做托盘的公司,让他们代你们工厂订货,你们工厂先付每吨几百元的订金给他们,然后由他们全款帮你买建材,你需要在一定期限内,全款把货提掉,然后再此基础上,每吨再拿几十块钱给做托盘的公司作为代理费用收入。如果你们工厂在一定时间内不提货的话,定金不退,而且你们订的货托盘公司也会转卖处理。说是做建材买卖,其实是一种融资手段,同质性比较强的货物,都可以相关操作。”

  红旗仓储员工称,“我们当初跟天津机电借1500万,先给30%的保障金,我们开1500万的票给它,还要收我们利息,货其实也都是我们场子上的。我们只是缺钱,它们有钱而已。”

  据了解,红旗仓储公司以往的运行中,通过这种方式贷了不少钱。“这种钱来得快,期限短,但成本高、风险也高。”

  最早到红旗仓储讨债拉货的就是这一批公司,“它们知道得早,而且私有企业嘛特别敏感,比银行积极得多了。”

  “银行其实更在乎利息,只要能按时还得出利息,它们会缓一缓的。但等这些公司都抢完了场上的货也剩不多了,银行其实是最亏的。”

  而上海法院网的公开信息显示,近期中信银行上海分行涉及到的仓储企业还不少,包括上海蓄坤仓储管理有限公司、南储仓储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磊银物资有限公司、上海钧合仓储有限公司、上海中远物流配送有限公司。

  据了解,这种物流、仓储、贸易市场做金融实质都是一个模式。

  很多被起诉的案子,几乎都是以某个贸易市场为中心的集群。比如8月15日光大银行起诉的6宗案件,均为以弘诚钢贸市场为核心,而贸易市场的形成,由贸易导向,越来越滑入融资导向。

  其中,被起诉的上海银元实业,是一家钢铁仓储(银元白鹤仓储)、网络信息服务(银元网)、餐饮酒店(银元大酒店)、市政桥梁工程等综合产业的企业。据一名前员工透露,“我们有仓储,有几十家的入住户,把货放进来,我们就可以去抵押融资,其中一二十家跟银元有融资往来。这种融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我们牵头联合贷款,做担保,一种是我们融过来,然后放给入住户。银元钢贸做得不大,融资规模很大,一年贷款数额加起来6个亿以上。”

  高达6亿的贷款,如何获得?该员工称,一般不是找一家贷款6亿,而是找五六家去贷款,同一批仓,重复质押,5000万货就贷款一个亿。

  “也不是一个月一个亿,一般一个月一两千万,几个银行之间轮流滚动,拆东墙补西墙,只要资金这个雪球不停放大,就永远不会死。但是后来突然收紧了,就去找高利贷,资金链就崩了。”

  中铁物流,更大的在后面

  红旗仓储、银元实业甚至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并没有浮出水面。

  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物流、仓储公司做金融,在上海并不少。“尤其是信贷收紧之后,很多民间的市场资金链出问题了,中字头的公司就开始大规模地做了。”上述人士称。

  据称,这些中字头公司,就包括中铁物流、中远物流、中航物流。其中尤以中铁现代物流规模为大,为中铁物资下属子公司。

  “像中铁物流,自己做市场、质押、带采购,这些实际上也就是放高利贷的角色。加上本身资金充沛,所以赚钱又快又好。”上述人士称。

  而一位从事该行业的温州人士也辅证了上述说法,他称,“中铁物流今年7月跟上海双钢仓储合作,就是奔着垄断去的,因为今年上海仓库倒闭的就有二三十家了,它正好抄底。”

  在对红旗仓储的起诉公告中,也有中铁物资的身影。中铁物资上海钢铁有限公司到青浦法院起诉上海红旗电缆和上海翼若钢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起诉原因和涉及金额不详。

  “但没想到,中铁物流也出问题了,因为介入大量放贷,然后一货多卖,出了很大问题,亏损了很多。中铁物流自己的一些仓库也被银行封掉,而仓库中的钢铁非常少。”上述温州人士称。

  据知情者透露,中铁现代物流上海公司总经理赵哲,最近因此被免职。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