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区域经济>中共十八大>正文

喜迎十八大回顾与展望 开放引领创新转型之路

来源:解放日报2012年11月1日07:59【评论0条】字号:T|T

  本报记者 朱珉迕

  访谈嘉宾

  周汉民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

  黄仁伟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龚德庆 中共静安区委书记

  刘训峰 上海华谊(集团)公司总裁

  访谈关键词改革开放

  开放促发展

  认识独特的动力之源

  记者:今年是小平同志发表南方谈话20周年,改革开放迄今则已34年。在这个时间轴上看近十年上海的改革开放,是否有些特别?

  周汉民:我们从这十年的开端看起。2002年,是上海提出建设“四个中心”的十周年;这一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真正意义上的“元年”;这一年开始,中国的贸易开始三年翻番,而上海始终是中国对外贸易最重要口岸;这一年是上海实行大幅度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开端。也是这一年,上海申博取得了成功。我作为中国驻国际展览局的代表,当时深切体会到,人们普遍认为上海承载希望、面向未来。

  黄仁伟:这十年,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发生了根本变化。在中国和平崛起中,“率先”是中央对上海的期望。上海在人力资源、市场要素、制度创新、文化理念上,都应当成为世界与中国之间的桥梁。今天,我们可以自信地说,上海完全具备了这种枢纽的作用,上海在中国对外开放战略中的地位不可替代。

  记者:所以我们反复强调“开放是上海最大的优势,是上海的动力之源”。

  龚德庆:上海历史上就因开放而兴,开放的程度确实决定着上海的地位。11年前加入世贸组织,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加主动的开放。当然,享受开放成果的同时,会暴露出更多需要调整和改进的地方,而这只能通过进一步开放来实现。

  刘训峰:当我们置身于全国乃至全球的环境,就一定需要全国乃至全球的视野。从企业角度说,作为完全市场竞争环境下的国有企业,华谊和许多上海企业都有点“三夹板”的境遇:上头有占据资源和市场优势的跨国公司和央企,下头则是包袱更少、机制灵活的民企。处在“三夹板”里,重要的生存方式,就是开放。

  开放促创新

  求索于先行先试之路

  记者:回顾这十年开放历程,我们试图总结几个主题词。第一个词是“走出去”。这几年,上海企业“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海外收购、并购等密集出现,而“走出去”也不只是到海外,也包括到长三角乃至全国。

  刘训峰:对上海企业来讲,前20多年的“引进来”之后,“走出去”是必然的。上海自身的资源有限,同时,跨国公司的全球化运作格局也对中国企业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而世界经济的动荡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给了上海企业以“走出去”的历史机遇。

  “走出去”是分阶段的。几年前我们提出“一个华谊,全国业务”,把生产制造环节转移到国内更有资源、更有效益的地方,把研发管理总部和销售总部留在上海,这就是“两头在沪”。这是一种多赢的开放战略。

  黄仁伟:上海的开放包括对外和对内。上海很注重“服务长三角、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把上海的发展放到国家发展战略的大局中去谋划,在与兄弟省区共同发展中找到发展的更大空间。这些年打通长江黄金水道,构建沿江城市出海大通道,推进长江流域大通关新模式,加强长江流域产业布局与合作……这既是做服务,也是在构建上海的现代化大都市功能。

  记者:第二个词是“先行先试”。这十年上海获得的特殊政策并没有多少,但在“先行先试”上做了很多文章。

  周汉民:先行先试,一直是上海的使命。且看浦东,开发开放的旗帜依然高高举起,不断在涌现新的探索。比如张江高科技园区扩展成多个园区,外高桥与上海港、洋山港构成上海综合保税区,这些都是创举。

  龚德庆:上海要做的,其实是别人想复制却又很难复制的东西。这就需要不断求索创新。这些年,上海的社会管理领域出现了政府购买服务,我们开始意识到,政府不是一切事务的主角,更多的空间应当让给企业、社会与市民;又比如人才观,静安最近评选了一批杰出人才,包括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我们不问出身,只看他的贡献多少。这是今天我们对“开放”应有的理解和演绎。这类细微却重要的环节,正是上海先行先试的可为之处。

  记者:第三个词是“世博会”。作为一项本身就带有强烈的开放属性的大型活动,上海世博会对上海改革开放进程的意义在哪里?

  周汉民:上海与世界之间的理想关系应当是“融入世界,不失自我”,而上海世博会恰恰对此作了诠释。世界云集上海,我们办博完全遵循世博会本身的规则,却办出了一届具有中国特色和上海风格的世博会。世博会告诉我们,“遵守国际规则是义务,自主创新是责任”,这正是开放的新内涵。

  开放促改革

  以勇气智慧破除障碍

  记者:上海世博会其实是连接上下两个十年的关节点。如今“十二五”已经启程,面向未来,上海的改革开放将带给人们怎样的期待?

  黄仁伟:现在起到2020年,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还将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将从贸易大国转变为资本大国,从制造业大国转变为技术创新大国,这样才能从经济大国转变为经济强国。 中国需要上海在更高层次上率先进入国际竞争的舞台,上海必须而且能够在这两个转变中承担关键的角色。

  上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上海在人民币结算方面将承担重要使命;世界贸易规则发生变化,上海作为国际贸易中心要不断增强适应能力,并成为新一轮开放的市场枢纽。更重要的是,上海在劳动力和土地这样的初级市场要素方面已经没有竞争优势,必须发挥人才、科技和制度优势,尤其是通过在交易中减少制度成本,来抵消劣势。这是上海新一轮开放战略所必需解决的问题。市委、市政府这些年提出的方略,包括将“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确立为“十二五”发展主线,本质上都是基于大开放战略所作的考虑,极有远见。

  龚德庆:上海已经意识到,今后的改革开放,比的是人才,比的是环境。人才最需要的不是房子,不是优惠待遇,而是机会,是舞台,是份额。这需要我们营造一个更为开放的市场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来广纳良才。营造这个环境,需要我们不断破除障碍。

  记者:这就是以开放促改革。改革需要勇气和智慧,需要破除障碍。眼下,中国被认为进入了改革的“深水期”。对上海而言,未来改革的关键在哪里,又如何与开放相呼应?

  周汉民:进入深水期,就是我们的改革,必须触动体制和机制最核心的问题,政府治理的方式要发生重大的变化。改革要处理的关键问题之一,就是纠正政府行政权力与社会监督、约束的失衡,以及由此导致的利益失衡。而首要的,就是健全的法制,并且树立所有公民依法行事的自觉。

  刘训峰:我注意到最近两年的上海“两会”上,市领导都强调上海要创造一个宽松、宽容而且是全开放的环境,尤其是要营造宽容失败的氛围。这一点非常重要。创新也好,改革也好,开放也好,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敢于尝试未知领域的精神,而唯有一个宽容失败的环境,才能够保障持续的活力与勇气。

  记者:我们是在呼唤一种“而今迈步从头越”的精神气概。

  周汉民:十年前曾有外国记者要采访我,主题是“世界品牌”。起初我谢绝了,我说上海并没有生产任何世界品牌,很遗憾。但他们说,我们想请教的问题是,一个没有生产世界品牌的城市,自身何以成了世界品牌?听到这里,我接受了采访。当时主题词就三个,一是激情,二是远见,三是决心。

  激情就是我们对现状不满足,想要继续改变;远见就是上海未来发展必须以“四个中心”建设为基础,以国际化大都市为目标,要比肩的一定是伦敦、纽约、东京、巴黎。决心就是我们非常清楚,道路是极为艰险的,但我们要一步步向前迈进。这三个词,放在今天依然有效。

精彩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