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正文

申城进钢琴考级时间 考点交通拥堵每天至少8小时

A-A+2013年2月5日08:31新闻晨报评论

家长在考场外迎接孩子的凯旋 晨报记者 陈征 家长在考场外迎接孩子的凯旋 晨报记者 陈征
考生正在考试教室外等待考生正在考试教室外等待

  晨报记者 林颖颖

  “妈妈,今天我不想弹琴了。 ”

  “这怎么行?练了这么多,全都为今天! ”

  上午10点,上音附中校园内,一名5岁左右的小女孩嘟着小嘴,被妈妈拉着,踱向钢琴考级考场。昨天,不少琴童就这样在家长的叮咛中,迎来上海音乐学院2013年春季钢琴业余考级。

  这是今年申城首场钢琴考级。早上8点不到,岳阳路就开始堵车,私车、出租车将小马路挤得水泄不通,有心焦的家长甚至打三轮车送考,只为考试不迟到。这样的拥堵,用学校执勤门卫和岳阳路协管员的话来说,从昨起要持续三天,每天至少持续8小时,直到本次钢琴考级完全结束。

  已经与升学脱钩的钢琴考级为何依然热?家长从最初的陶冶情操,到被裹挟参加应试,美好的出发点是怎样一步步变味?老师为何总在游说考级?其中的利益链条究竟如何?晨报记者连日来就此展开调查。

  [琴童众生相]

  孩子一见琴谱就哭

  “你喜欢弹钢琴吗?”昨日考级现场,记者问一个男孩子。小男孩毫不犹豫地说,“不喜欢”。“哎!这不对。”一旁的家长制止孩子往下说。

  一边是考级热,一边却是孩子对钢琴的厌恶。“按级别报名人数的递减,可以计算出每考级一次,就会让放弃学琴的风险增加15%。”这是记者从现场拿到的一份练琴产品的广告宣传中看到的数据。“其实我一开始没想让他考的,但是身边的人都在考,我们也只能考了。”家长张先生的儿子昨天考钢琴三级,在最近备考的三个月,孩子一看到琴谱就放声大哭。“每天练1小时,每首曲子练10次,雷打不动。”一个月前,到了练琴时间,一家人如临大敌。不过,有一段时间,儿子实在不愿意练,好说歹说没用,只能打。以至于一看到琴谱,儿子就大哭不止,昨天在考场上,张先生都有一种“琴声伴哭声”的幻听。

  张先生说,孩子学琴一年多,一开始还比较感兴趣,但是一个月以后就全靠家长督促了。为了让孩子学琴,一家人付出了很多,自己还专门在外面报了班,和孩子一起同步学琴,节假日别人一家出去玩,自己和家人却要轮流带孩子去学琴,每天要把琴练了,才允许孩子做其他事情。因为每周到老师那里,都要先“回课”,是把上周学的曲子弹一遍,如果无法过关,新的课程就无法继续,“环环相扣,这一根弦怎么都不能松”。

  在严厉斥责之下,张先生内心并非没有纠结,“真不知道人家孩子学了十几年琴,靠什么坚持下来?”

  “等有了钱买十架琴扔下楼”

  一架黑色钢琴寂寞地立在周爽家的角落里,却已有一年多听不到琴声飘出。周爽在女儿学琴三年后,终于答应孩子“不学”了。“学琴时,我和女儿的关系很差,特别是每次要考级了,一练琴我就要跟她吵架,又是打又是骂。”后来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状态,她放弃了,女儿笑逐颜开,答应妈妈,以后一定好好学习,“赚了钱来赔妈妈买钢琴的钱”。

  真正触动周爽,放弃“逼”女儿学琴的,还是朋友家孩子的一句话,朋友的儿子有一天说:“等我以后有了钱,就买十架钢琴,一架一架从楼上扔下去。”

  这句话像针一样扎进了周爽的心里,“女儿虽然没有说这样的话,但我觉得她对学琴也是一样的厌恶,与其互相折磨,不如一起解脱。”不学琴以后,女儿久未放晴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

  六龄童考前失眠

  目送读大班的6岁女儿走进考级现场,全职太太邓女士难掩一脸焦虑。“她昨天晚上一直说睡不着,到1点多才睡下,今天精神状态不太好,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

  最近一周,邓女士发现,女儿弹着弹着经常出错,而且都是一些很简单的音符。“可能是想到考试,有些紧张。”邓女士在过去的这个周末给女儿放了假,没想到考前女儿还是失眠了。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