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哈佛教授讲课不停问 抛开升学率教学对中国有点难

哈佛教授讲课不停问 抛开升学率教学对中国有点难

A-A+2013年11月15日08:48新闻晨报评论

哈佛大学商学院艾博思教授在复旦上“案例教学法”公开课 /校方供图哈佛大学商学院艾博思教授在复旦上“案例教学法”公开课 /校方供图

  晨报记者 林颖颖

  如何?怎么?为什么?应该做什么?……昨天上午,复旦大学光华楼顶层的一个大教室里,哈佛大学商学院著名教授艾博思的一连串问题,问得在场的“学生”满头大汗。这是由上海市高校智库研究和管理中心引入的一堂哈佛公开课,由艾博思教授和15位来自哈佛、耶鲁等欧美名校的校友们联合演示。数十位教育领域的权威专家从旁观摩,在这堂充满互动氛围而没有标准答案的公开课之后,一场更为激烈的关于中国教育的对话登场。

  哈佛教授:不停发问逼学生不停思考

  艾博思教授留着大胡子,身材魁梧的他穿着大红色衬衫,笑容可掬,好像一个上门送礼物的圣诞老人。

  这是一堂采用“案例教学法”的课堂,要求学生事先阅读案例,并在课堂上就案例展开讨论。这个案例的主人翁叫艾瑞克,是一个退伍兵,加入公司后被分在香港办公室,整个案例非常详细地描述了艾瑞克的职业状况,全部读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

  刚开课,“圣诞老人”就给学生来了一个下马威。艾博思要求,事先读过案例的“学生”把自己的名字牌竖起来。他随即环顾四周,立刻眼尖地宣布:有一位女生悄悄地把自己的名字牌藏了起来!“这就是哈佛课堂的规矩,如果你没有做过功课,一走进教室就会很紧张。”“读过案例的朋友们,你给我们一点意见。”“你觉得艾瑞克做得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艾瑞克应该更外向一点?”“谁来回答我这个问题?”“你不需要举手,教授有权力去提问教室里面任何一个人。”

  一堂45分钟的公开课,艾博思教授在环形座位的教室里不停地四处走动,随时发问,邀请学生回答,并时刻准备在回答中继续追问。期间,还有两位学生被他邀请到讲台上,即兴上演了一场情景剧。

  问答互动中,这位谈吐风趣的教授还时不时运用一些很有趣的肢体语言来鼓励学生发言,比如,打开身体,做一个R&B歌手的经典手势。

  下课前,本来以为教授会为他的问题做一个总结。但是艾博思不给,“有意思的就在于,不同角度、不同背景的人,如何看这个案例,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

  哈佛毕业生:发言占功课成绩的80%

  刘琳琳是被艾博思教授邀请到台上表演情景剧的“学生”之一。事实上,她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毕业后,就曾经在哈佛读过MBA。公开课后,她回忆起了自己在哈佛上课的经历,用“吓人”二字来形容。“在案例教学课上,你至少要用2到4个小时预习功课,而且一定要主动思考,因为教授在课堂上会一直发问。”刘琳琳回忆说,自己到哈佛三个月后,“有一门课的教授突然跟我说,如果继续现在这样的状态,这门课我就会不及格,因为这门课的总成绩中,平时成绩占80%,期末考试只占20%,教授告诉我,现在三个月了,你的课堂表现是0分,他因此很替我担心”。“我很惊讶,这门课我听得很认真,也学了很多东西,怎么会不及格?”在跟教授交流后,刘琳琳才意识到,上课不仅要认真听,更重要的是积极发言,“这种思维方式改变以后,让我永远会想,对这个问题,我的观点是什么。”

  公开课引发观摩专家对中美教育模式的讨论

  有多少学校敢抛开功利大胆试

  数十所重点大学、中学的校长们昨天观摩了这堂公开课。虽然闻名全球的哈佛“案例教学法”并不是一个在任何国家、任何课堂都能百分百应用的方法,但是,在哈佛课堂上所体现出来的中美教育的明显差异,着实提供了一个切口,引发了在座教育界人士的热列对话。他们希望,从“他山之石”中,探讨对于中国教育改革的启示。

  北京大学副校长海闻曾经在国内的小学、中学工作,也在美国当过教授。他在美国看到,一个老师让学生七嘴八舌地讨论,“然后把每个人讲的话,都写在黑板上,这就是结论”。而中国很多学院也搞案例教学法,“但是我们更希望从老师那里得到一个结论或者经验。而哈佛的教法重点不在案例本身,而是通过案例引发学生的创新讨论。”

  海闻表示,不光是哈佛的案例教学,美国的教学方法都有一个基本出发点——激发学生的创新思考。“我们的大学也想培养学生创新,但是学生不习惯,因为他从小学一直到中学都是做作业、考试,你让他现在突然到大学里自由选择,他不习惯了。”

  听到此,在座的中学校长有话要说。“在中国,如果一堂课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学生是通不过的。”上海市进才中学校长王从连说,从一年级到高考,都有一个标准答案。这种“一元化”的教学思路,束缚了教师和学生的创新力。“国外同行更强调让学生体验的过程,而我们强调速度,教的马上要会,不允许出错,”来自徐汇区业余大学的杜俭老师也感叹。

  但是,王从连也认为,中国课堂上的问题并不能完全归咎于教育,而更是一种“社会生病,教育吃药”的恶性循环,“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要争第一,就要分数排名,就要考名牌大学。在这个功利的形势下,很少有教师、校长敢把功利抛在一边,把升学率抛在一边,去进行案例教学法或者其他教学法的探讨,因为这种探讨很明显在短时间内会影响升学率”。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