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波的吉林疫情中,有不少老年患者,因此更容易转为重症和危重症。经过一年的“交战”,钟鸣对新冠病毒这个“老对手”已积累了不少经验,对疾病的进展有了预见性,治疗也更有效果了。

图说:这张照片令钟鸣难忘图说:这张照片令钟鸣难忘

  他说,这次认识了很多新战友,难忘冰天雪地里,零下十几摄氏度,他们穿着单薄的隔离服,在雪地上推着病人去做CT,每次脑海中浮现这一幕,都十分感动。正是有无数这样甘于奉献的一线医务人员,使这次疫情又迅速地得到了控制。也因救治工作比较顺利,他才得以在年前就能回上海。

图为钟鸣在吉林长春图为钟鸣在吉林长春

  “这次我心情好了很多,国家指派我去是信任我,让我觉得光荣;另一方面,救治颇有成效,可以说是弥补了我在武汉的遗憾,解开了我长达一年的心结!”电话中,钟鸣的语气轻松,与去年几次采访他时的沉重完全不同。他甚至开起了玩笑,“隔离期间就老老实实等吃饭,没事的时候开个线上会议,追问一下课题组,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