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这件病号服最受大家欢迎 图说:这件病号服最受大家欢迎 

  钟鸣是个严谨务实的医生,不工作时,他也会发挥“逗逼”特质,苦中作乐。长春工作收尾后,他发了一组身着不同花色病号服的照片,说穿着舒服,“配合防护服更佳”。

图说:钟鸣医生在隔离点和支援武汉的“国家队”战友们云相聚图说:钟鸣医生在隔离点和支援武汉的“国家队”战友们云相聚

  在武汉没日没夜,顾不上除夕,更别提年夜饭;而这次从吉林回来,还是能在朋友圈里感受到过年的氛围。作为“原地过年”的“最严格执行者”,钟鸣说,不出房间,也给自己“搞了点节目”。今晚年夜饭,他相约武汉的战友“云上相聚”。

  “对,就是你想得那样,开视频看对方吃饭,隔着屏幕敬一杯水。”钟鸣说,今天他的晚餐是乳鸽、海参、虾等,还有水果,开着摄像头吃饭,还找到了一丝“吃播”的感觉。至于很多年都没看的“春晚”,也给“安排上”。面对同事朋友陆续发来的拜年消息,虽然还做不到“秒回”,至少也不会“隔夜”了。

  隔离的日子,也并没有那么“闲”。自从去年加入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后,他也要去公卫中心值班,虽然在隔离,也要参加中午的视频交班。长春病人的后续救治,也依旧要在网上跟进。此外,还有一些课题、文章等着他。

图说:钟鸣在隔离点和年夜饭“合影”图说:钟鸣在隔离点和年夜饭“合影” 

  昨晚,钟鸣看了组长张文宏教授在科室里包饺子的视频,心里有些“羡慕”,出发去吉林那天,自己错过了科室里的年夜饭。最近五年,他有四次没在家吃年夜饭,但家人都很理解。“在外工作,晚上只要有空,总是要和妻子女儿视频一下,让她们知道我很好。”钟鸣说,今年又不能陪家人过年,但回到了上海,大家心中就安定了。妻子和女儿早早就安排好了假期活动,并没有把他算在内。这次能在年前回沪,她们还有点“惊讶”。钟鸣笑说,“我算了算,元宵节前应该可以回家,赶在正月十五之前补一顿饭,还算在年里嘛!”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