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个别白领迷恋偷窃并非因经济压力 仅为获得快感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4日08:30    东方早报

  家境殷实、衣食无忧,却迷恋偷窃。记者近日从检察机关获悉,近年来多次发生白领或全职太太偷盗犯罪案件,作案者并无经济压力,却“一进商场便无法自控”。

  多名犯罪嫌疑人在供述中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能从偷盗物品中获得快乐或刺激。

  专家称,这是缘于部分人“自我角色定位的迷失”和“快感获得方式的异常”。

  案例一:

  全职太太商场偷窃

  朱女士为一名全职太太,丈夫经营一家私企,家境殷实,衣食无忧。朱女士平时主要负责照顾女儿,接送女儿去早教中心学习。在等待女儿下课这段时间内,朱女士一般会前往商场闲逛。

  不缺钱的朱女士却多次在商场偷窃物品,原因仅仅是“和营业员发生不快”,“为泄愤”将商家物品偷走。

  经黄浦区人民检察院审查,朱女士共曾七次在徐汇区、原卢湾区多家商场偷窃物品,涉案物品有皮包、浪琴手表、羊皮风衣、衬衫、长裙等物品,涉案金额共达7.8万余元。

  案例二:

  妙龄女孩服装店偷盗

  24岁的杨某大学毕业后,工作于一家广告公司,是人们眼中俗称的“白领”。去年6月,在巨鹿路一家服装店实施闲逛,趁店员打电话之机,实施偷窃。

  经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杨某共偷得一条黄色长裙、一件蓝色女士无袖衬衣、一副太阳眼镜和一条短裤,价格共达近万元。

  据杨某母亲向检察机关称,杨某有“恋衣癖”,平时工作繁忙,案发前刚与男友分手。

  案例三:

  白领偷各种日用品

  去年8月17日晚,小彬路过一日本百货店,偷偷把香薰油等14件物品放在随身背包里离开专卖店,结果还没走出多远就被民警逮住。

  据静安检察院审查,小彬家中囤积着从商店偷来的衣服、牙刷、裤子、厨房用品、笔记本、毛巾、内衣裤、雨披、杯子、铅笔、袜子、精油、筷子、壁挂式CD播放器等各种商品。

  据小彬供述,该商店原来“他挺喜欢”的店员走了,新来的店员“对他很冷漠”,感到失落的小彬起初偷偷把商品调换位置恶作剧,后来开始偷东西,想以此让店员为难。

  “希望受到关注和体现自己的能耐”

  上海市法学会副秘书长汤啸天分析称,这类犯罪嫌疑人存在一种“快感获得方式的异常”。从犯罪动机来讲,存在“需要”和“不需要”的区别,上述犯罪行为往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需要偷来的物品,他们仅仅从这一行为中获得快感。

  这种犯罪往往带有偶然性,偶然一次的偷窃成功,会让他们尝试到这种快感,随后就带来重复性,可能成为习惯,从而经常选择这一获得快感的方式。

  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院副院长、心理学教授张可创分析称,这一类犯罪行为和犯罪嫌疑人的自我角色定位有关,通常是自我角色定位的迷失。表现为希望受到别人关注和希望体现出自己的能耐等。

  张教授称,有时生活压力大,部分犯罪嫌疑人犯罪并不是为了金钱,仅仅是一种心理欲望和满足。另外有些人是出于报复心理,在生活中遇到一些细小的不愉快,因此想通过某种方式来泄愤,从中得到快感。


相关报道:静安办理多起高收入白领犯罪案 月薪过万元偷窃 2012-02-22 08:28:09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