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市民捡到有100多元的钱包 欲归还却被认为是骗子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09日09:11    上海青年报

image
余儒文 绘

  近日,市民丁先生向本报反映,他在公交817路长海医院站捡到一只黑色钱包,钱包内有100多元现金、自制通讯录等,按照通讯录联系对方却被疑为“骗子”,在丁先生家“躺”了三天的钱包让全家坐立难安,不知如何是好。昨日上午,记者辗转联系上失主殷阿婆(化名)。虽然丁先生顺利将钱还给了失主,但在归还过程中,失主觉得丢失的金额少,取钱又麻烦,一度不想要了。

  本报实习生 周胜洁 记者丁元元

  捡到钱包想归还

  却被失主当“骗子”

  家住中原路的丁先生因为头晕发烧,周日前去长海医院看病。那天雨势正急,丁先生刚从公交817路长海医院站下来,还未及撑伞,就一眼瞥到一个巴掌大的黑色钱包孤零零地“躺”在马路边的水洼旁。丁先生马上将钱包捡起,在车站旁等了5分钟,发现并没人来“认领”,因为头晕难忍,只能先去看病。“我本来还想多等一会的,但实在觉得头晕乏力,就先将钱包带在了身边。”丁先生回忆道。

  下午回到家,丁先生翻看钱包,想查看有无证件或联系方式,发现了一本自制的通讯录,“用线串着的小本子,联系人和联系方式都是手写的,看最前面三个名字像是三兄弟,可能是他们家里人掉的。”丁先生示意妻子打电话联系,“丢了钱包,应该挺急的。”

  第一个接听丁太太电话的是一名男子,对方语气先是充满狐疑,而后一问三不知,回话敷衍,并很快挂断了电话。丁太太对对方的防备之心表示理解:“现在骗子很多,我理解,只可惜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丁太太说,因为这一通电话打得很郁闷,他们就没再试图拨打其他的电话。

  记者电话联系了丁太太打通电话的那名男子,原来他是失主殷阿婆的二儿子。他确认周日下午接到了丁太太的电话,他表示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听到对方说要他去领钱包,觉得像骗子,“我一听要到哪里哪里去就觉得不对,现在骗子不都用这一套吗,所以我没听几句就挂了电话。”

  捡钱包的焦虑

  失钱包的“笃悠悠”

  记者问丁先生,为什么不把捡到的东西交给派出所呢?丁先生解释说,当初也想过,但觉得派出所很忙,这么点小钱人家可能顾不得受理。针对这个问题,中原路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只要捡到丢失物品,无论钱财多少,都可以交至附近派出所,派出所都会受理。填写完登记表格后,派出所民警会帮助寻找失主,“如果钱包内含身份证等证件,派出所寻人更方便。”事后派出所也会通知“好心人”,交代丢失物品的“去向”。

  丁先生捡到的钱包,当时在家里如同“烫手的山芋”,让丁先生感到十分焦虑,“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在丁先生家中,记者看到那只钱包的样子:长方形、黑色、巴掌大小,内有110元纸币,2.7元硬币,还有一枚1分钱硬币,一个黑色塑料细发夹和两根棉签棒“横”在钱包中,另有一本自制通讯录,只有普通名片一半大小,用白色棉线串成本子,16页上只记了10个人的联系方式,字体大小撑满了纸片。除此之外,再没有证明身份的物件。

  记者拨打了通讯录中一位吴先生的手机,他没有立即挂断电话,而是仔细听了记者对于丢钱包事件的叙述。他在向家人进行电话确认后,又主动电话联系记者说,丢钱包确有其事。他是失主的大儿子,丢失钱包的是其80多岁的老母亲殷阿婆。

  记者询问对方何时去取钱包,吴先生一开始表示老母亲年纪大,需要人陪同,而自己工作忙,只有晚上下班后有时间。记者表达了想尽快物归原主的心情,他又表示第二天下了夜班的弟弟能陪同老母亲前去。因为吴先生一直强调老母亲年纪大,走不动路,而他们的家也住中原附近,与好心人丁先生的家同属一个片区,记者于是提出在中原“地标”欧尚超市见面。对方答应了,并且补充说:“那就在超市嫩江路上那个门见吧。”自始至终,没有主动提出登门取钱之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