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正文

男子狂办25张信用卡欠债数十万 父母无奈卖房还债

来源:新闻晨报2012年9月17日08:48【评论0条】字号:T|T

倪女士向记者展示儿子办的信用卡 肖允 现场图片倪女士向记者展示儿子办的信用卡 肖允 现场图片

  晨报记者 姚克勤

  2010年,老周的儿子小周办理了12张信用卡,涉及多家银行,授信额度达13万元,但小周年收入不过2万多元。由于无力偿还信用卡债务,小周借了近10万元高利贷。在倾尽所有帮儿子还清债务后,老周自称,曾特意致电各家银行客服热线,告知对方儿子没有还款能力,今后不要再给他办信用卡了,并报出了儿子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

  没想到,4个月后,小周又从9家银行办出了13张信用卡,这次不但欠了银行十几万元,还欠下了十几万元的高利贷。最终,老周一家不得不卖房替儿还债,老两口为此还闹离婚:“我就想不通,银行为什么要发那么多信用卡给我儿子,他明明还不出钱,这不是害人嘛!”

  狂办信用卡欠下巨债

  老周今年近60岁,在虹漕南路一小区物业管理处上班。记者找到他时,他正在办公室里烧水。办公室是老公房改建而成,灯光昏暗,装修简陋,家具只有几张桌椅和一只沙发,唯一的电器是一台接近报废的28英寸电子管彩电,画面有些失真,不停地颤动着。

  老周说,这个沙发就是他的床,他在附近一所大学办了一张饭卡,一日三餐都在食堂解决。为了省钱,他很少吃有荤腥的菜。

  老周的儿子小周生于1982年,是第一代独生子女。在老周眼里,儿子一开始还算争气,考进了大专,但一次踢足球时受了伤,造成了严重的气胸,最终导致肄业回家休养。2002年,小周大病初愈,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证券公司担任柜台工作人员。

  2004年,老周托熟人帮儿子介绍了另一份工作——某大型航空公司的票务人员。这份工作的月薪不到2000元,小周一共干了六年。老周说,儿子上班后,和他们的交流并不多。

  从2006年开始,小周背着父母办理了信用卡,到2010年11月,共办理了12张信用卡,涉及多家银行。由于无力还债,直到银行工作人员上门催债,老周才得知儿子欠了一大笔钱。

  老父请银行将儿子“拉黑”

  为了弄清楚儿子的信用卡办理情况,老周特地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查询了相关信息。记者看到,五六页A4纸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小周的办卡历程。这些信用卡的授信额度从23000元到6000元不等,总的授信额度达到13万元。小周的还款情况一开始还比较稳定,但到后期曾出现12个月内有8个月未还最低还款额、数张信用卡连续3至5个月未还最低还款额等情况。

  “儿子的年收入也就2万多元,这些银行竟然给了他10多万元的额度,太离谱了!”老周在得知儿子疯狂办卡后,曾打算去找银行评理,但想想毕竟是儿子欠了钱,因此夫妻俩决定还是把所有积蓄拿出来,再找亲戚朋友凑足了钱,这才把这十几万元的债务还掉。

  老周至今仍清晰地记得,2010年11月15日上午,他一连跑了多家银行,总算把儿子所有的信用卡债务全部还清。当他走出最后一家银行的大门时,长舒了一口气。

  为了避免儿子重蹈覆辙,老周称自己还特地给各家银行的客服热线打去电话,告知对方小周没有还款能力,不要再给他办信用卡了:“我报了儿子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客服人员表示已经把他加入了黑名单,不会再给他办信用卡,我的心才定了。”

  仅过4个月又办13张卡

  然而,老周的噩梦远未结束。

  2011年5月,小周因手头紧向父母要钱,与老周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离家出走。5月中旬,老周到儿子单位打听消息,打开小周的工具箱后,发现了厚厚一沓崭新的信用卡,再次惊呆了。

  原来,老周帮儿子把欠款还清后仅过了1个月,小周就又开始办理信用卡,短短4个月里,又从多家银行办出了13张信用卡。“这次比上次更夸张,欠了银行10几万元的债,还欠了十几万元的高利贷,我实在是没能力还了。”

  去年9月初,在小周离家出走4个月后,老周突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他哭得稀里哗啦,说自己在昆明,生活很苦。”老周询问后得知,儿子离家出走时,从一家游戏机房老板处借了600元,然后乘车到宁波,后来又辗转到了贵阳。由于他没带身份证件,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吃饭店的残羹剩饭。后来,他又到昆明找了一份在饭店洗碗烧饭的工作,每天工资30元。在外流浪期间,小周始终穿着航空公司的员工制服,为了避免裤子磨损太快,他白天打工时只穿长裤不穿内裤,晚上回到员工宿舍后,再换上内裤不穿长裤。

  母亲卖房为儿还债

  去年9月4日,小周回到上海,在火车站,老周看到又黑又瘦的儿子,心疼得落了泪。

  然而,面对银行的催讨信和催讨电话,老周火气很大。他认为,前一次帮儿子还款时,已明确告知银行,建议把儿子列进黑名单,不要再给他办信用卡了,可不知道银行为什么又给小周办理了信用卡,因此拒绝还钱。但老伴倪女士却认为,儿子欠钱,始终是要还的,双方为此发生争执,最终闹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老周和倪女士在离婚协议里写明,房产归倪女士和儿子所有。倪女士随后将房产变卖了100余万元,将之前借亲朋好友以及高利贷的钱全部还清后,又在偏远地段购买了一套40平方米的小房子,和儿子一起生活。

  今年夏天,倪女士奔波于各家银行,协商解决儿子的信用卡欠款事宜。“我提出,欠款本金我们愿意偿付,但信用卡利息很高,实在无力偿还,希望银行能够减免。”倪女士说,有的银行已经同意其部分减免的申请,但也有银行向法院提起诉讼,全额追讨欠款。若不还钱,小周可能面临着有期徒刑的处罚。倪女士说:“我打听过了,每个官司的律师费用要5000元,我实在付不起这笔钱。为了这些官司,我可能还要奔走一两年。”

 [1] [2]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