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正文

宣克炅曾在采访后噩梦缠身 经心理辅导才调整

来源:东方网2012年10月10日08:50【评论0条】字号:T|T

  东方网记者杜丽华10月10日报道:精神健康是人们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媒体宣传力度不断加大,人们对精神卫生的认识已显著提高。然而,作为宣传领域的主角新闻记者的心理健康却没受到足够的重视。长期从事灾难、事故等突发新闻报道的记者,他们所面对的心理压力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在第21个世界精神卫生日来临之际,本网记者对话SMG电视新闻中心知名突发新闻记者宣克炅。

  问话小宣:让神经“大条”一点

  记者:网友调侃:“哪里有杯具,哪里就有小宣。”作为一名突发新闻记者,长期在灾难现场从事新闻工作,心理是否会受到一定影响?

  小宣:我的心理还是比较健康的。我尽量把工作和生活剥离开,比如回家不谈或少谈工作的事情。当然,这也做不到绝对。而且,我经常暗示自己,采访完就结束,不要再放心上。

  记者:我知道,汶川大地震后,你第一时间赶往灾区进行报道,而且一呆就是二十天。这次采访经历对你来说,相信会给你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冲击。

  小宣:没错。从灾区回来那几天,天天做噩梦,天天说梦话:“救出来三个人,救出来三个人。”因为,我在灾区一栋居楼前蹲守了一天一夜,整幢楼只救出来三个人,这给我的心理冲击太大了。回上海那些天,梦魇挥之不去。我经常说,就像打了一场战争。这也是我从业十多年,对我心理冲击最大的一次采访。

  记者:在灾区最触动你心灵的是什么?

  小宣:在灾区好看到很多人被埋压,在哭泣,在奔走救命,在运尸体。我还看到几百个学生家长在教学楼前痛哭,遍地尸体来不及运,堆放在广场上。看那场景,就跟《唐山大地震》里几乎一样。

  记者:这次采访过后,你的心理状态是否出现异常?

  小宣:其实我经常在上海拍突发新闻,对死亡情景也已看多了。但从灾区回来,我的情绪还是受到很大影响。回上海后,我就觉得什么事情都无意义,百无聊赖。

  记者:最终你是如何调整情绪,走出困境?

  小宣:台里为灾区报道的记者做了两次心理辅导,这对我梳理自己的精神起到很大的作用。平时,我也比较注重自我心理的调整,尽量让自己的神经“大条”一点。

  新闻记者,请呵护你的心!

  复旦大学传媒与舆情调查中心曾做过一次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63.8%到灾区采访的受访记者曾产生过不同程度的恐惧情绪反应,45.1%的记者表示会有“情绪低落”的不良反应,9.6%、8.9%的受访记者出现痛哭和麻木行为。离开灾区仍有28.9%记者依然受不良情绪影响。

  西方心理学家将当代人的工作紧张程度划分为10级(级数越大越紧张),其中第一位为矿工8.13级,其次是警卫人员7.17级,而新闻记者与驾驶员、领航员并列第三,为7.15级,属高风险职业。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调查结果显示:有80%的新闻从业者感觉平时工作压力比较大,并伴有焦虑、压抑、躁动甚至是抑郁的心理活动,情绪不稳定,处于较重度压力状态。

  专家呼吁:重视记者日常心理辅导

  参与重大灾难、事故后,记者如何调整心绪?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徐俊冕给出一个建议,即学会审视自己的情绪,对自己的情绪状态和生理反应做一个自我评估。给自己的情绪一个表达疏泄的机会,给痛苦情绪一个出口,不要强行压抑。徐俊冕说,促进表达是心理调适的一个关键,情绪表达越充分,恢复得越好。如果表达受到阻碍,日后则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徐俊冕表示,一线新闻从业人员要学习心理危机管理的有关知识。不同的危机性质不同,对人心理影响的情况也不同。记者应该学会如何自我心理调整,保持良好的心理及生活状态,以更好地投入工作。

  上海市心理咨询协会副会长、南京军区临床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刘素珍表示,不仅报道突发新闻会对记者带来一定心理问题,新闻从业人员基本都处于高强度高压力的状态下。新闻单位平时就应注重新闻工作者的心理辅导,只有平时的不断积累,才会有突发时刻的镇定和从容。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