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男子被丈母娘恶语中伤 中大奖翻身后出轨欲离婚

男子被丈母娘恶语中伤 中大奖翻身后出轨欲离婚

A-A+2013年6月27日16:39新闻晚报评论

  口述:孙国文32岁私营业主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不过,这句话对孙国文来说,从婚前到婚后,他一直都忍受着来自丈母娘的伤人之语,这也使得他的内心倍感屈辱。直到有天,一个偶然事件发生引发的一连串反应,彻底改变了他原本的生活……

  丈母娘的恶语中伤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18岁那年通过高考,进了一所大学的建筑工程专业,那时我觉得自己特别脸上有光,因为我是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

  在大学校园的四年时间里,我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学到了多少专业知识,而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遇到了我现在的妻子刘莹。当时她动人的美貌与大气的性格,令我十分爱慕,而我的诚恳勤勉也在她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我们就相爱了,我才知道她是城里姑娘,家境不错,父亲早年就过世了,留下两个女儿,大女儿前两年刚出嫁,现在她母亲最疼她了。这时我有一种隐隐的担忧,怕自己的农村出身是否过得了丈母娘这一关,而即便成家立业以后,自己是否又担负得起照顾她的责任。

  最令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大学毕业以后,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而刘莹的年纪也不小了,她家人也开始催促她的婚事了。我一下也没别的什么办法,为了不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丈母娘家。

  那时我身边没有多少钱,别人家女婿上门都是提着名酒名烟,可我却只能从生活费中抠出两百元,给丈母娘买了双皮鞋。可没想到上门这天,丈母娘对我看也不看一眼,原来她的大女婿林建雄是在银行工作的,每年逢年过节,孝敬丈母娘都是五六千元,我送的这双皮鞋根本不入她的法眼。她瞧不起我的农村出身,也嫌弃我找不到工作,更要命的是,她提出没有房子决不会把小女儿嫁给我。

  没办法,我只好厚着脸皮跟在农村的父母商量,他们为了我娶媳妇只能东拼西凑地帮我出了房子的首付。最关键的是,刘莹铁了心要跟定我,为此她和家人多次发生争执,最终她妈还是拗不过自己最心疼的小女儿,看到我家里既然已经出了房子首付,也只得勉强同意了我和她的婚事。

  结了婚以后,我们的小日子逐渐开始步入正轨。我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在装修公司的工作,开始努力赚钱,以养家糊口并还清房贷。慢慢地,丈母娘对我的态度总算开始有所转变,见到我们小两口感情稳定,她也逐渐开始接受我这个穷女婿了。不过,她的大女婿林建雄却总看我不顺眼,从他当初坚持不让我进家门开始,就一直对我很不满。

  一年以后,刘莹为我生下了一个儿子,这时林建雄提出要摆一场盛大的满月酒,以弥补刘莹和我结婚时一切从简的婚宴的遗憾。本来我想找家中档饭店摆个二三桌就行了,没想到他却提出要去一家他选定的高档酒店,并且还怂恿丈母娘逼我这么做。

  那时我收入微薄,哪有钱去高档酒店消费,只好找借口推脱,没想到丈母娘却对我这么说:“早知当初,就不要你这个穷女婿了,就算找个在外面花心的富女婿也比你强啊。 ”

  最后,由林建雄出钱在那家酒店办了酒席,可我却能从丈母娘脸上看到她嫌贫爱富的神情,这使我深受伤害,可也只好忍着。

  穷女婿的咸鱼翻身

  丈母娘与林建雄在我面前炫耀财富的行为,既让我感到羞愧,又让我感到痛恨。羞愧的是自己没有能力像林建雄那样赚大钱,痛恨的是他们的势利与排挤。我内心积怨已久,便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期待有朝一日能把林建雄比下去,顺便好好气一气我这个势利的丈母娘。可真要干出一番事业毕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目前的工作既没有可观收入,又没有特别好的晋升机会,我基本绝望了。

  与此同时,有段时间来我迷上了买足球彩票,梦想有一天能中一次大奖。我丈母娘从我老婆那里打听到这一点,对我更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还时不时讥讽我没有出息,花了那么多钱只是为了做个发家致富的白日梦。我对此只能忍气吞声,心里盼望着真的能有咸鱼翻身的那一天。

  没想到,我的白日梦真的成为了现实。一年半以后,我在一次足球彩票开奖时中了二等奖,税后奖金有170多万元。这170多万元的奖金,我还清了房贷,剩下还有将近100万元,够我们三口之家花了。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老婆,她也说不出地高兴。不过在高兴之余,她也告诫我,剩下那么多钱与其浪费在吃喝上,不如都拿出来投资。我听从了她的这个建议,用剩下的那将近100万买下两套市区的小两居室住宅。

  当时正是房地产交易最活跃,炒房获利最为丰厚的一段时间,没过半年,这两套房子的市值就将近翻了一番,我果断将它们一并出手,还卖掉了升值更多的婚房,用这些钱在市区买了一套三居室的大房子,还剩下200多万元的现金。于是我从单位辞职,用这笔资金自己开了一家装修公司。

  凭借自己这些年对行业的了解以及以往积累的人脉资源,公司的生意越做越好,许多当年的大学同学也跑来我的公司谋职。两年过去了,我已是拥有500多万元资产的老板了,事业蒸蒸日上。

  而林建雄每年赚得钱也还是那么些,不仅没有太大的增长,还经历了收入逐年被我超越的局面。

  我丈母娘的那些老邻居和老朋友也总是喜欢当着她的面,夸我这个小女婿又聪明又能干,把女儿嫁给我真是说不出的福气。而我丈母娘这时才真正开始对我另眼相看了,不仅每年逢年过节,她喜欢跑到我们家而不是大女婿家作客吃饭,还总是偷偷地和我老婆说,要看住我这棵 “摇钱树”,不能让我跟外面的女人跑了。当然,这也是老婆私底下告诉我的。

  我听了这话,并不感到是自己的地位有了多大的提升,反倒是对丈母娘趋炎附势的心理,更加咬牙切齿。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