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6起高校伤害案中2起存在适应性障碍

6起高校伤害案中2起存在适应性障碍

A-A+2013年7月4日08:57青年报评论

  》反思

  6起高校伤害案中2起存在适应性障碍

  青年人群需要提高“逆境商”

  幼稚型人格缺乏真正的人格教育

  听 完记者描述的“不受欢迎室友”的特征总结,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指出,幼稚型人格是适应性障碍人群身上共同的特点。他认为:“如果追溯一下这一人群的童年, 在0-3岁的性格培养期,他们一定缺乏真正的人格教育。这一人群自小建立起的感触都以他人为导向,在学校,以老师追求成绩分数的好感为导向;在家里,以家 长灌输的‘打架一定要打赢’观念为导向。在人格养成阶段,尤其需要加强与社会化进程同步的素质教育。”

  适应性障碍折射出关怀机制缺位

  记者从黄浦区法院了解到,近五年来,黄浦区法院审理的6起高校伤害类案件中,2起发生在宿舍室友之间;3起案件中,加害方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是公开的。其中2起案件的加害方经司法精神鉴定结果显示,均存在适应性障碍。

  黄 浦区法院承办法官告诉记者:“青年人群的适应性障碍并不是一个新的提法,但真正引起公众关注还是在暴力案件发生以后。学生之间已经公开化的矛盾、案发前加 害方适应障碍引发的行为异常,这些都应该引起校方足够的关注。社会进步、发展得越快,给人的压力越大,因此产生焦虑是正常的。但是,如果缺乏积极理性的引 导,焦虑则可能演变为心理障碍,产生抑郁倾向甚至抑郁症。没有了健康的心理,必然导致行为的畸变,甚至走向违法犯罪。”

  黄浦区法院 承办法官认为,年轻人心理问题之所以不断加重、扩大,致使出现普遍性的堪忧状态,根源是教育的偏离和缺失。在任何教育环境和社会环境中,都无法消除极端的 个案,但是,可以采取办法减少极端案例发生。如果不在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中关注并强化学生除知识之外的心理教育、生命教育、人格教育、法制教育等影响一个 人终身发展的教育,那么,类似的案件会更大规模地发生。要给每个个体自由发展的空间,引导学生正确理解人生价值和社会责任,懂得团队协作、宽容待人。

  办案过程中,承办法官发现,我国高校内常见的心理咨询室或心理健康课过于简单化、形式化,远不能应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干预需求。此外,当前高校辅导员体制也存在不少机制上的缺陷。

  关爱青年人群心理需全方位努力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特聘专家刘新民介绍说:“9年前的马加爵事件就是一个适应性障碍的典型案例。它是一种心理疾病,初期就需要进行及时的心理疏导与干预。”

  记 者了解到,适应性障碍人群往往会出现短期的和轻度的烦恼状态及情绪失调,常常影响到社会功能。引起适应性障碍的应激原可以是一个,也可以是多个。可以是突 然而来,也可以是较慢的,某些应激原还带有特定的时期,如毕业生求职、室友相处困难等。常见的表现会有:焦虑不安,烦恼,忧郁心境,胆小害怕,注意力难以 集中,惶惑不安和易激惹等等。同时,还会出现适应不良的行为或暴力冲动行为出现的倾向。在青少年中,以品行障碍尤为常见。但适应性障碍并不是青年人群特有 的心理。

  刘新民告诉记者:“培养青年人群的社会适应性,除了情商的培养,加强他们的‘逆境商’教育很重要。与那些有适应性障碍的青 年人接触下来,我发现他们的思维模式很简单,看待人与事情只有对与错这两种观点,他们身上普遍缺乏‘一分为N’的分析能力。‘逆境商’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 的事情,素质教育是一个长期培养的过程。关爱青年人群的心理,需要家庭、学校、社区为心理疏导队伍的全方位建设共同出力。”

  》建议

  高校辅导员:挑选心理委员自由组建寝室

  《2010-2011年度中国大学生心理健康调查报告》显示,90%以上的大学生有过心理方面的困扰,85%的大学生表示自己从未进过心理咨询室。  

  南 汇大学城某高校英语老师张言妮曾经也是一名辅导员:“那是我第一次以辅导员的身份带学生,带那批大一新生的第一年我很焦虑,体重从110斤掉到了100斤 以下。学生的朋辈心理很强,宁可在同学圈里大吐与室友相处的苦水,也不愿意跟我推心置腹。学生工作琐碎而复杂,我一个人面对一个班级35名学生,真恨不得 自己会读心术。”

  后来,张言妮开始在班级中物色人缘较好的同学,安排他们担任心理委员:“效果好多了,心理委员打通了我与学生之间交流的通道。我既能比较客观地掌握学生之间的交往动态,同时也能用一种平视的目光对待他们。与学生交流,辅导员摆出的姿态很重要。”

  谈 到目前校方的心理观察机制,张言妮告诉记者:“我读书那会,全班同学好像只有大一入学的时候,才会在学校的统一安排下做一次心理测试。但是现在,每到一个 学年结束,班级里都会随机抽几名学生接受心理测试,测试的结果只有辅导员知道。这么一来,的确加强了老师对学生心理状态的了解程度。”

  此外,每隔一个学期,张老师还允许学生自由组建寝室:“这种方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那些已经公开化的矛盾。但是人生在世,与人相处是门永远的学问,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我的学生们用更积极的方式去化解。”

[上一页] [1] [2] [3] [4]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