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宝山警方破获跨省绑架案 嫌犯系公司离职员工

宝山警方破获跨省绑架案 嫌犯系公司离职员工

A-A+2013年12月5日15:38新闻晚报评论

  顺藤摸瓜>>>

  嫌疑车沿高速往北开去

  QQ车驾驶员是谁?他和林女士认识吗?她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此时,离林女士失踪已经三天三夜了,侦查员内心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10月22日下午,赶赴江苏连云港的侦查员,找到了银行卡被提现的银行,经过查询发现,取款人不是林女士,而是一名瘦长脸的男青年,头戴鸭舌帽和口罩。

  至此,专案组认为,林女士的失踪事件,性质发生了变化,她已与家人失去联络整整70个小时。于是,专案组指令在连云港的侦查员沿路追踪。经查,自21日在江苏连云港东海地区取款后,QQ车继续沿京沪高速行驶,22日凌晨在江苏宝应县下了高速,此后在当地转了一个多小时又上了高速,一路朝北开去。

  当时,专案组分析,QQ车之所以下高速转1个多小时,是不是在寻找藏匿林女士的地方?或者在当地有落脚点?或是有亲戚朋友?最坏的可能性便是林女士已遇害,对方正在寻找抛尸地点。

  绑匪发声>>>

  限两天交付50万元赎金

  “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一般的绑架案中,绑匪基本上在24小时最多48小时内就会跟被害人家属联系,但是三天三夜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当时,林女士的丈夫、儿子和同事,情绪极其紧绷,甚至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警方一边安抚林女士家人的情绪,一边紧张地布置着警力展开调查。侦查员发现,QQ车曾在案发前10月3日和18日到过上海,并且在林女士的公司附近出现过。

  专案组判断,犯罪嫌疑人作案前经过蹲点守候等精心策划,这么大动干戈,不可能只为了拿到银行卡里的4万元存款。

  10月22日,林女士失踪72小时后,儿子小李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母亲的号码,听筒中传来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你先给他汇20万元,明天再给他汇完。”“好的,你叫他保证安全,不能动你一下。”“能不能让他们少一点?凑不出来。”“不会的,放心,50万元就够了。”

  绑匪与小李的两次通话,都是通过林女士转述的,绑匪始终没有与家属对过一句话。消息很快传到了专案组,显然林女士没有遭到伤害。不过,绑匪要求两天内拿到赎金,这对警方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

  绑匪拿到赎金后,会不会杀人灭口?侦查员意识到,必须赶在绑匪拿到赎金前解救人质。但绑匪是谁?落脚点何处?林女士是否和绑匪在一起?很多疑问等着侦查员解答。

  锁定目标>>>

  离职员工进入警方视线

  仔细分析对话内容,侦查员发现了一些端倪。起初,对方来电时,直接要求小李的叔叔回电话,而小李的叔叔就是林女士就职公司的老板。加上绑匪曾两次到公司踩点,警方分析,绑匪对公司情况比较了解。于是,专案组对公司员工及曾经工作过的员工一一进行了调查。

  与此同时,在外追踪的侦查员发现,QQ 车在22日通话当天的傍晚离开了江苏,进入山东郯城境内之后下了高速公路,再也没有回到高速公路上来。

  对公司员工的筛查很快有了突破,一名叫秦飞飞的男青年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此人曾在公司工作过,2个月前突然离职了,之后就不知去向无法联系。更为可疑的是,秦飞飞是山东临沂人,而QQ车是在郯城境内下的车,郯城属于临沂地区。

  这仅仅是巧合吗?经查,秦飞飞在10月3日、10月18日、19日,曾在上海有住宿登记的记录,而这几天QQ车又正好在上海境内。至此,秦飞飞的作案嫌疑明显上升。

  专案组立即增派警力连夜赶赴临沂展开调查,同时对秦飞飞在上海的活动轨迹进行查找。这时,林女士的手机再次打来了电话。

  危在旦夕>>>

  焦急家属与警方产生分歧

  “今天必须汇20万元,剩下30万元明天汇。”“这么一大笔钱,需要时间凑。”“明天拿不到钱,我们就关机了。”

  与前两次通话不同的是,这一次绑匪终于从幕后走到台前,自己与被害人家属通了话,显然绑匪急了。这让被害人家属再次情绪失控,认为林女士在绑匪手里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决定把钱汇过去。

  “对方拿到钱真会放人吗?如果绑匪被林女士认出来,对方很可能杀人灭口。”宝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徐伟讲述,“家属的想法与专案组产生了分歧,我们建议家属往卡里存少部分资金,尽量拖延时间,为我们找到人质藏匿位置争取时间。”专案组一方面安抚家属激动的情绪,一方面指令侦查员抓紧调查。

  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属感觉希望越来越渺茫,逐渐对警方的策略产生了怀疑。但就当时情况而言,汇出少部分资金的拖延战术,是保证人质安全最为有效的办法。

  侦查员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这时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调查秦飞飞活动情况的侦查员发现,10月3日,与秦同住宾馆的还有一个男子小贾,也是山东人,在江苏南通打工。

  事不宜迟,10月23日晚,林女士失踪4天后,侦查员连夜赶往江苏南通。此时,山东调查组的工作并不顺利,QQ车下了高速后,穿过郯城进入苍山县的郊区,那里地理环境非常复杂,侦查工作遭遇了难题。

  柳暗花明>>>

  同伙中途退出提供线索

  10月24日清晨,在江苏警方的协助下,侦查员找到了小贾。据小贾交代,他通过QQ聊天结识了一个叫雷鸣的男子,并预谋在上海实施绑架,谋取钱财。9月28日,双方见面策划绑架行动,秦飞飞也在场。他们在山东购买了用于作案的QQ车,在临沂市苍山县雷鸣的租住地休息。10月3日三人驾车到达上海,找了一夜没有合适的目标,只好返回山东。

  小贾考虑到绑架的严重后果后决定退出,便与雷鸣和秦飞飞分道扬镳,独自返回江苏南通的暂住处,双方再也没有联系过。

  绑匪在山东苍山有落脚点,QQ  车最后又消失在苍山。两路侦查员调查的方向惊人一致,案情峰回路转。找到这个落脚点,就离人质近了。

  根据小贾的描述,专案组初步判断绑匪落脚点在山东苍山县东埝头村。在苍山警方的配合下,侦查员暗访东埝头村,此时已是10月25日早晨,绑匪要求赎金期限的最后一天。

  下午4点,侦查员在村子里发现了与小贾描述非常相似的一处农宅。房东说是一个男青年9月初租的,这与小贾交代的情况基本吻合。

  跨省追击>>>

  破门而入5分钟解救人质

  10月26日凌晨1点,专案组对出租屋实施了突击行动。侦查员踢开房门,看见靠墙的一张床上,坐着两男一女三个人,女人戴着头套。警方第一时间把两名男性控制起来。

  整整7天的跨省追击,解救行动只有短短五分钟。当林女士被摘下头套时,她惊呆了,以为又是一次绑架。连续多天被套着头套,她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过了几天,人看上去很憔悴。经送医检查,没有大碍。

  到案后,犯罪嫌疑人秦飞飞等两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秦飞飞曾在娱乐公司工作,清楚林女士与老板是亲戚关系,于是便盘算着绑架林女士勒索老板的主意。

  雷鸣是另一名绑匪的化名,真名叫孙志运。他交代,前后来上海两次才找到林女士。10月19日晚上,两人在公司车库蹲守了四个多小时,终于看到林女士走进车库,便一路尾随到小区,实施了绑架。

  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