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雾霾来袭>雾霾天公交车售票员骑车上班途中不幸坠河身亡

雾霾天公交车售票员骑车上班途中不幸坠河身亡

A-A+2013年12月7日10:12东方早报 评论

  昨日零时,上海环境监测中心的实时数据显示,上海空气质量达到六级严重污染程度,这也是目前气象意义上最高级别的污染。18时44分,上海 中心气象台继续发布霾橙色预警,预计7日上午以前仍有重度霾。因此,在校学生停止一切户外活动,不少上班族也请假避开重度霾。尽管迷雾封城,仍有一群人坚 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昨晚,一位交警在上海街头执勤。当日,申城空气质量达到六级严重污染程度,首次启动严重污染应急方案。 早报记者 高剑平 图

  交警:戴着家人特制口罩上岗

  昨日11时12分,微博ID名为“陆家嘴交警”发微博称,“清晨上海雾茫茫,家里的那位提前准备了爱心牌口罩,让我执勤时戴,真是感动。匆忙赶到单位拿起口罩时突然看到前面开了个口,内人真是贴心,帮我预留了一个口。想请教一下专家,这样的话口罩还有过滤作用吗?”

  拥有这个无价爱心口罩的小杜,是浦东交警二大队一中队(下称“一中队”)队员。作为城市交通引导者中的一员,露天场合下更多的是和机动车为伴。“忘了,还有汽车尾气。”小杜笑说。

  连日的重度污染,除了出行的市民多戴口罩外出,“我们道路执勤民警也配了口罩,极端天气下,交警也需要考虑自身健康状况。”小杜很认真地说。

  但小杜的工作除了指挥车辆往来秩序,嘈杂环境下还需要以哨音提醒驾驶员与行人注意安全,口哨成了必不可少的“战斗装备”。

  是否戴着口罩工作?小杜有点拿不定主意,“口罩发下来以后我就在想,嘴巴被包起来的话,怎么鸣哨呢?”

  新婚不久的小杜将困惑说给了妻子听,“结果昨天我戴着口罩准备从单位出发往执勤路口的时候,其他同事都被我的口罩吸引了。”

  原来,小杜的口罩,在嘴部位置被镂空,“可能妻子听了我的困惑,把原来密闭的口罩做了裁剪。她这么做是为了既不妨碍我鸣哨,也不耽误防霾吧?”

  对于妻子的支持,小杜说,“等她下班回家要好好犒劳一下。”

  一中队副中队长仇天明告诉早报记者,“恶劣天气下,比较担心驾驶员的视线情况和我们的执勤效果。”该中队女民警贾亦真感叹,“这是我工作三年来,遇到的最严重的迷雾天气。”

  仇天明介绍,一中队辖区从浦东南路以西、东昌路延伸至黄浦江附近路段,约1.25平方公里左右,这个面积,依靠18名民警完成日常指挥工作。

  仇天明说,由于连日来在迷雾笼罩下工作,队员们都出现了嗓音嘶哑、咳嗽的情况。

  考虑到执勤民警的健康状况,所有民警都配备了口罩,也均被告知希望恶劣天气状况下能够佩戴口罩进行工作。“这也是为了保证执勤效果。”仇天明说。

  售票员:上班途中遇不幸

  连日的雾霾给申城的道路交通带来极大的行车压力,无论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驾驶员都得额外小心。前日凌晨上海拉响入冬以来首个大雾橙色预警。 当日4时多,家住浦东宣桥镇的公交车售票员沈女士,冒着大雾从家中出发,骑电瓶车赶往南南线公交终点站上班,在经过一座小桥时不慎坠河,最终溺亡。沈女士 的丈夫孙师傅称,事发时雾霾严重,能见度极低,妻子很可能误将桥旁的河沿当作道路。

  孙师傅和妻子沈女士家住浦东宣桥镇腰路村,两人都在南汇公交公司上班,丈夫在惠莘线做驾驶员,妻子则在南南线做售票员。孙师傅说,妻子做公交售票员已有13年。

  由于南南线的终点站南汇汽车站离家里较远,沈女士每天一大早4时多就起床。5日凌晨,申城发布了入冬以来首个大雾橙色预警。但是,沈女士依然在4时10分左右,准时起床,花20分钟洗漱整装完毕,带着早饭骑上电瓶车出门。此时,丈夫孙先生因为休班,仍在睡梦中。

  不成想,这场大雾没有阻挡她上班的脚步,却阻断了她42岁的人生。

  沈女士最终在那座平日都会经过的小桥上坠入河中,不幸溺亡。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