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浦东一外籍女高管被电信诈骗2000万(图)

浦东一外籍女高管被电信诈骗2000万(图)

A-A+2013年12月19日08:47解放日报评论

电信诈骗嫌犯租用的金边319大街某别墅。电信诈骗嫌犯租用的金边319大街某别墅。
嫌犯们用于登记诈骗“业务量”的小白板。嫌犯们用于登记诈骗“业务量”的小白板。

  ■本报特派记者  简工博

  “警察,不许动!都不许动!”

  12月9日上午10点,柬埔寨金边一幢别墅内。

  大门一开,上海民警江圣杰直奔电脑前,立即备份相关数据。

  短短几分钟后,屏幕上闪动的数据忽然开始逐渐减少,原先登录服务器的密码忽然显示“无效”——这让熟悉电脑的江圣杰有些紧张:如果再晚一些,相关数据证据很可能就来不及保存了!

  争分夺秒的瞬间,不是警匪片的桥段,而是记者日前随上海公安远赴柬埔寨金边捣毁一电信诈骗窝点时目睹的真实一幕。

  上海公安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在柬埔寨警方和当地华侨华人社团的大力协助下,经过近一个月艰辛工作,终于成功攻破这一电信诈骗窝点,并于今天凌晨将11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沪。

  2000万!

  一切始于10月28日。来自一家投资公司的外籍高管到浦东公安报警。

  10月22日,她接到一个电话,称她“电话欠费”,进而被告知“信息泄露涉嫌洗钱”,要她立即将钱款转入“安全账户”。

  当天,被害人就在办公室里通过网络银行开始转账,前后一共转出1951.1万元人民币。随后,她还在新加坡一家银行的柜面再度转出27.88万元新加坡币,总计转账达2000余万元。

  单个案件损失如此巨大,这在上海还是第一次。上海公安立即专案展开调查。

  通过来电信息查询,专案组迅速锁定诈骗电话来自柬埔寨。

  11月19日,专案组首批成员赶赴柬埔寨。为求万无一失,专案组约定公开场合不再说上海话,防止被有心之人发现“上海来人了”。可到达金边后,专案组发现,酒店大堂里仍偶有可疑之人的身影。

  要成为电信诈骗窝点,必须符合几个条件:比较高档的别墅,独门独户,而且地段要好,方便随时撤离。在当地警方和相关部门配合下,专案组最终锁定金边市堆谷区的319大街。

  319大街是金边的“上只角”,短短百余米的小路上都是别墅,其中一户特别突出:铁门把关,围墙很高。

  余恺和韦健成了第一批实地踩点的人。他和同事一起,坐上遍布金边大街小巷的 “嘟嘟车”,绕着可疑窝点转悠,记录下初步情况:大门紧闭,高约两米,装有倒刺,大门和楼上有多个摄像头。

  “嘟嘟车”走马观花,难免不够仔细。但当地并非景点,老出现中国面孔难免让人起疑。专案组又派出吴锐和万静艳两名女侦查员多次步行探视,尽量详细还原现场情况。

  一次接近别墅大门时,两人临时起意:想办法拍下来,这样就更直观。

  眼看别墅就在眼前,吴锐掏出手机,撕掉半截翻盖式手机皮套,双手握住手机佯装电话,缓步前行,手指不停地按动拍摄键。

  这时,一直封闭的别墅门竟然开了!里面探出半个人影,一辆轿车驶进,大门旋即关闭。

  内心一个激灵,吴锐的手指却没停过按动拍摄键。

  功夫不负有心人。“盲拍”的效果竟出奇的好,不仅将整体情况拍得十分清楚,甚至还拍下了开门的人及轿车的车牌号!

  就这样,专案组一点一点地拼贴出窝点现场情况,为日后抓捕奠定基础。

  反复

  12月8日晚上,抓捕行动的前夜。

  在赴柬专案组负责人杨维根的房间里,民警们再次确认了行动的所有细节。

  之前,他们挤在这小房间已不知开过多少次会,还经过两轮系统培训——公安部派出跨境抓捕经验丰富的专家与他们现场交流:“最重要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控制好现场人员和证据。”

  这天晚上,杨维根几乎没睡着。

  这起历时一个多月,在境外实施抓捕的案件,真能在几小时后成功吗?

  专案组从上海穿来的棉毛裤羽绒服,在金边统统换成了沙滩裤体恤衫。

  与温差同样巨大的,还有两地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与生活习惯。

  在上海,侦破电信诈骗最有力的线索,是来自电话号码、IP地址的“硬证据”。专案组信心满满地将前期侦查起获的相关情况提供给当地警方,却发现很可能“此路不通”:在柬埔寨,要查询与电信相关信息,须先提交申请给警察部门,警察部门再找邮政部门,通过邮政寻找电信公司查找。而柬埔寨大大小小的电信公司多达几十家,排摸完毕至少需要一周。

  这么长的时间,从刑事侦查理论上来说,已足以让“风声”传遍整个金边。

  事实上,最终传来的结果也让专案组哭笑不得:根据相关信息查询的登记地址,一个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馆,一个是普通居民住宅,另一个干脆是一条根本就不存在的道路。

  按照国际惯例,专案组在金边没有执法权。这意味着即使专案组掌握了翔实证据,也必须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开展行动。

  当地的工作流程则是专案组必须通过使馆联系柬埔寨内政部,内政部向警察部门发送批复,警察部门签字确认后才能展开行动。

  日复一日的焦灼等待中,专案组渐渐有种“有劲无处使”的感觉——跨境抓捕能否成功,像石头一样压在专案组成员的心上。

  12月8日下午5点,专案组得知,相关文件已送至当地警察部门的负责人手中。

  晚上10点,好消息再次传来:负责人已经签字同意行动!

  12月9日早上7点,吴锐就赶到现场。为避人耳目,专案组专门借了一辆该区域常见的越野车,斜停在距别墅20米外的路口转角处。

  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让吴锐必须保持着半躺的姿势靠在后座上,通过反光镜观察别墅里的一举一动。这个姿势很不舒服,却能让经过车旁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车内有人。

  这些天,她和万静艳等同事一直是这么过的。这项工作要持续到深夜,为此甚至曾有人连续11小时不上厕所。

  白天,柬埔寨的气温超过30摄氏度,密闭的车内不可能开空调,汗水就直往下淌。

  入夜之后,终于可以打开一丝缝隙透气,数量惊人的蚊虫却纷纷钻进车内,咬得侦查员浑身发痒。

  如果当天再出现“剧情反复”,会不会为自己的付出感到遗憾?万静艳说:“心里当然期盼这一次真的能行动,但其他的事情我决定不了,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